怎样平息捡钱归还反成被告的公众道德饥渴

来源:金羊网  发表时间: 2009-11-27 10:55:26 

作者:李妍

我们似乎生活在一个普遍无德的时代。身处陌生人社会,每个人从踏出家门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死死抱住自己的东西,不敢有半点松懈。哪怕有好心人过来拍拍你的肩膀,提醒你钱掉在地上了,都会警醒得像梦中的余则成,随时准备拔枪。

今日同时出现于网站热题上的三条拾金新

闻,就很能印证当下信任缺失中,人们充满戒备的生活状态:11月6日,江苏淮安一卖豆饼的老太途中捡到1700元现金,几经周折找到失主归还。失主却坚称丢了8200元少了6500元,将老太太告上法庭。同题的另两条新闻,一则发生在广州:丢钱者称钱数不够在派出所大骂捡钱者;一则发生在重庆:低保人员拾金不昧反受失主怀疑质问。

捡钱者因被失主怀疑藏钱而受质问,人们很容易将其与此前发生的,好心人扶跌倒老人反被索赔事件进行类比。只是,与之前偶发的个例不同,当这种被人们归类于“恩将仇报”的事件,以新闻集聚的面目出现时,这本身就昭示着一种社会现象的吊诡。它至少意味着,不仅我们的社会本身正遭受着巨大的信任危机,身处事件之外的人们也正处于一种严重的道德饥渴中。从这些事件里,人们几乎一边倒地对失主进行道德讨伐就可看出,在人人对他人都充满戒备防卫的语境中,人们从一些偶发的善举中,比如拾金不昧,更希望看到一种平等的道德回馈,比如感恩,从而重建这个在道德互信上早已失范的社会秩序。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这是曾流行于恋爱男女之间的话,放诸于陌生人社会的语境中,是否可以转换为:“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用怀疑的目光打量我”。最遥远的距离,的确就是当下陌生人社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常态:当你挤上公交车,你会小心看住随身包袱,防止突然伸出的第三只手;当你到饭馆吃饭,即使去上厕所,也会自己带上包,或者嘱咐朋友替你看管;当你逛商场、坐火车时,连警察都不断警告你:不要与陌生人说话,包裹定要随身携带。所以,当你的钱财丢失,捡拾者归还钱财却发现钱数不够时,你还会对此泰然处之吗?抑或即使你没有当面质问出口,你的内心还会对此释然以对吗?质问捡钱者的失主心理大体就是如此。也因此,充满道德义愤的人们大可不必把“反咬一口”的失主都打入道德洼地,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自己正是这样做的。

当然,这并不是说,因为陌生人社会的道德失范,失主的自我防卫行为就一定恰当。也许,卖豆饼的老太的确没有贪拿钱财,也许,失主也并非想讹诈老太进行诬告,也许,那些丢失的钱财只是被另一个行了贪恋的人偷偷拿走了,一切只是个误会。正如老太委屈的眼泪,失主为了不让别人说“我在讹她钱”,要还自己一个清白才告上法庭一样,身处这样互不信任的陌生人社会,每个人都是其中的道德焦虑者。它也不同于此前发生的扶助跌倒老人事件,那里有众多目击者,且瞬间发生的事件并没有多大变数。本身经历时间颇长、转折颇多的拾金事件,其中变数颇多,仅这一点就让人难断事件真伪,也因此,简单地从失主或者捡拾者一方进行道德批判,实际上也正陷入了批判者本身所批判的,无论善恶都一律不分青红皂白地进行怀疑与质问的窠臼。

相比传统氏族乡绅进行社会道德规范的“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确更需要一种类同契约合同的东西,来规范社会的道德秩序。法律,正是那杆将人们的道德伦理强化成法律责任的天枰。从这个角度来说,失主将老太告上法庭,就如同此前的跌倒老太向搀扶人索赔一案,法律判决的过程,不仅是清晰还原事件真相的过程,还更应在人们心中树立起陌生人社会在道德上的法律示范效应。

(编辑:杨日)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