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垃圾厂项目陷民意“囚徒困境”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表时间: 2009-11-25 09:13:21 

欧阳鹏

在番禺垃圾焚烧发电厂事件争议中,有人曾经指出,仅仅环评本身并不构成对该项目的“合法性论证”;一项公共政策无法拒绝作为权利主体的民众的参与。番禺居民在持续的意见表达中传递的也是这种诉求。

日前,广州市副市长苏泽群强调,如果环评不过关、大多数市民反对,该项目不会动工。市

城管委副主任孙金龙也表示,“第一决策者永远是广州市市民”。

这些话明白无误地表示:民众在这里不被视为政府决策的附庸或无关紧要而可以忽略的抽象人群,而是被抬高或还原为公共政策的决策主体。这种开明的姿态,无疑值得肯定和欢迎。

既然“民意”对于垃圾焚烧厂项目建还是不建有极端重要性已取得共识,接下来的问题自然就是:哪些人的声音可以算是“民意”?如何让民意得以表达?会不会出现政府挟“民意”推进垃圾厂建设而仍然不能让人信服的情况?

在我看来,有以下三个问题特别值得政府和整个社会认真思考:

其一,如何接纳民意的表达以使其不被过滤,并使“民意”可信?之前有论者指出,单个个体意见的表达其实是无关紧要的,对于整个公共决策来说极易被忽略和过滤。那么,市民的哪些意见表达更能体现民意?第三方调查机构的民意调查,是否比作为利益相关方的政府组织的“民意”表达更为可信?

其二,如何准确地界定其声音可算“民意”的市民?在建还是不建垃圾厂的问题上考虑东莞市民的声音当然是荒唐的。但是,假定一定要在番禺建,花都、从化居民的声音也不见得就要考虑,因为他们和东莞市民一样,都不是利益相关者。

在这种情况下,由全广州市民来决定(假定可以这样操作)是否在现在的选址上建垃圾厂,对于番禺居民来说是不公平的。除非不在番禺建,而是可能在花都、从化等相对适合建垃圾厂的任何一个市、区建,花都、从化居民才因利益相关而有投票权。或者,问题变为在广州建还是不建垃圾厂,投票才显得必要和正当。

其三,假定番禺的垃圾一定是番禺自己处理,假定垃圾焚烧厂一定要建,只不过选址还可以有讨论空间,那么,看起来更适合番禺居民说了算。但在这样的前提下,番禺居民可能陷于“民意”的“囚徒困境”。

正如市城管委副主任孙金龙一语道破的,垃圾厂选址村民和附近楼盘的业主肯定是不同意建的,但稍远一点楼盘的业主态度可能是“无所谓”,“范围再扩大的话,我相信绝大多数市民还是同意建的”。

不希望在自己家门口建垃圾厂是居民的本能反应。如果不能推翻一定要在番禺建垃圾焚烧厂的假定,那么,不是在会江村建就是在别处建,离选址远的居民因自身利益当然愿意投赞成票使自己躲过一劫。这种投票的结果肯定会倾向于现在的选址:200余万人VS 30万人,何者属于“大多数市民”一目了然。

毫无疑问,假定一定要在番禺建,那么所有番禺居民都是利益相关者。但是,这种利益相关不是均等的,现有选址周边的居民更为利害相关,他们显然有更大的发言权,而且投票的话,分量必须要重得多。由多数人因躲避风险而合法地强加以少数人某种命运,这公平吗?

民意是用来检验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是否具有合法性的。但如果“一定要建”的假定无法受到触动,那么,它也就不再是一个检验合法性的问题,而是变成了一个按多数意志选择的地址的问题。

延伸阅读

垃圾焚烧项目果真是“依法推进”的吗

垃圾焚烧:依法推进绕不开民意这一环

相关新闻

如果大多数市民反对 垃圾焚烧厂绝不会动工

(编辑:杨日)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