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报价查询

向人民功臣 奉上一份国庆大礼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表时间: 2009-09-30 11:43:47 

邢理建

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大庆来临,国家向为新中国的诞生浴血奋战而致伤致残的人民功臣,以及1949年以后不同历史时期为建设新中国流血牺牲的烈士遗属和伤残人员奉上了一份国庆大礼。

民政部决定,从10月份起,调高部分优抚对象的生活补助标准,总体调高幅度为15%。就此,国家财政拨付专项资金173亿元

人民币。自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已累计16次提高残疾军人残疾抚恤金标准,19次提高烈属定期抚恤金标准和在乡退伍红军老战士生活补助标准。本次调整是历年来幅度最大的一次。

本次受惠的优抚对象包括:残疾军人、伤残人民警察、伤残国家工作人员、伤残民兵及民工(后者主要因战争年代支前时受伤致残)、烈属、牺牲或病故军人遗属、在乡退伍老红军战士、西路军在乡老红军战士、红军失散人员等,总的受惠人数共有620万人。

从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至解放战争,数千万中华儿女为新中国的建立抛头颅洒热血,另有大批中华儿女为创建新中国而致伤致残。他们是人民的功臣,是历史的创造者。新中国成立一甲子,又有无数我们的长辈甚至我们的同事,为新中国的建设,为保卫国家的安宁,为改革开放事业流汗流血,英勇牺牲,受伤致残。他们也是人民的功臣,亦是历史的创造者。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百废待兴,急于集中资金进行经济建设,战争年代的伤残人员,绝大多数被回乡安置。以笔者的叔叔为例,他在淮海战役被炸瞎左眼,未及新中国建立就回到了家乡,同村同一批被安置的就有4位,都是在淮海前线负伤。时至今日,还活着的就剩我叔一人。昨日一早,我收听“中国之声”获以上喜讯,上午即打电话告诉我叔,可他依然豁达地对我讲,能活到今天就是福,我叔对65年前(当时他17岁)在胶东根据地参加许世友将军率领的“山东八路军”打小鬼子的光荣经历只字不提,对淮海战役伤残后回乡当了一辈子农民也只字不提,他对我说,你要是出生在那个年代,你也一定是血性男儿!抗战那些年,村子里包括你父亲在内,前后走出去参军的小伙子有20多位哩!

1949年以后,受经济发展水平所限,外加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在相当长的时间段内,国家对因公伤残人员的抚恤补助标准并不是很高。然而,不管是为了建立新中国还是为了建设新中国而伤残,绝大多数伤残人员均未对国家提出过高的安置要求,争待遇的更是十分稀少。他们流血流汗,无怨无悔,他们深知国家困难,因此不提过高要求,不图索取与回报,而是选择了自食其力,用辛勤的劳动创造自己的生活,尽管他们每月也能领取一份不能说与他们的付出完全“相称”的伤残补助或抚恤补助……

想想他们的无私奉献,今天享受着美好生活的人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出生的一代人——我们没有理由忘记他们。1949年前伤残的他们,是共和国的开国功臣;1949年后伤残的他们,是共和国的建国功臣。将无数的他们合为一体,他们则是中华民族当之无愧的“脊梁”。

为活着的功臣们增加生活补助,为烈士们的遗属和家人提高抚恤标准,甭说现今的标准并不算高,即便比社会平均生活水平再高出一截,老百姓不会有任何的不满或抱怨。这是什么道理,答案就在每个人的心里。

目前,建国功臣活在世上的已经不多,在国家财力允许的条件下,尽量提高他们的待遇,尽可能照顾好他们的晚年生活,已不是简单的待遇问题,而是尊重历史、敬仰先辈,继而尊重我们自己的必然选择。这是活生生的、不可多得的、最具有震撼力和心灵冲击力的爱国主义教育。这样的教育最本真地回答了今天的人们普遍迷茫的两个问题:我们来自哪里,我们将走向何方。

(编辑:杨日)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