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期
禁骑电动车不如市场来调节

事实上,在交通日益拥堵的现实下,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确已成为令人头疼的安全隐患。据报道,某知名品牌电动自行车的董事长做过一次市场调查,他伤心地发现,很多人“最讨厌的车就是电动车”,认为电动车就是跑在非机动车道上的“坏孩子”,横冲直撞、毫无章法,时而窜进机动车道,隐患丛生。日常出行中,汽车驾驶人见到电动车特别是骑车载人者,总要特别地多留个心眼,怕他突然摔倒,或者乱穿乱插。两个轮子的车,毕竟没有四个轮子稳定,加之骑车人大多未经交通法规培训,安全意识薄弱,闯红灯、逆行、超载、胡乱变道等违法行为常能逃过处罚,即使被抓到,按各地交通法规,处罚也很轻。如此,怎能不让这些“骑手”成为被惯坏的“野孩子”,成为马路安全的一块心病?

但若因此而对其进行全面“封杀”,却需进行全面的慎重考量。就如人体两个肾,某个肾患了病,要不要一刀切除,需综合衡量其病变情况、会不会感染扩散、还有没有功能等因素。就目前中国大多数城市来说,电动自行车作为自行车的“升级版”和摩托车的替代品,仍是许多普通市民中短途出行的便捷工具。其使用价值虽在汽车时代有所削减,但并未趋于丧失。另外,骑电动车具有成本低、污染轻、方便灵活、占地面积小等优点,客观上还节省了公共资源。如果一下子将其“五禁”,不仅主干道,连小区也不许行驶和停放,则不仅不利底层民生,还会逼使部分骑车者比如快递员、小店采购员、短途上班族等改驾汽车,道路和停车场只会更加拥堵。

市民出行选择何种交通工具,往往取决于特定场合下对于他的使用价值,而这种价值是随着时代的变迁、环境的变化等发生改变的。比如古代流行的骑马和坐马车,为何在当代不需强调“五禁”而市民自禁?就因为机动车的出现,使马车的使用价值大大削弱而近乎丧失,市民对它已无需求。沿着这个思路,对于有安全之忧的电动车、摩托车,与其用行政手段来“一刀切”地“封杀”,不如借助市场这双无形的手来引导和调节。大力发展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通过改善道路、停车场等设施,降低小汽车出行的成本,逐步减少市民对电动自行车的市场需求,才是更科学、人性化的引导之策。

而在电动自行车的市场需求仍然旺盛的情况下,我们不妨借鉴国外的一些先进做法,对其实行严格管理。【详细

 

禁电动车摩托车还需多征求意见、小心求证

在各大都市里,非机动车和摩托车是很多人出行的主要工具,其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方面,这些车辆价格便宜,多数人都承担得起;另一方面,这样的交通工具方便快捷,堵车时可以从夹缝中通过。不过,非机动车和摩托车也带来了一些不良影响。某知名品牌电动自行车企业曾做过一次市场调查,结果发现,很多人最讨厌的车是电动车。

因此,对非机动车和摩托车进行一定的规范,显然在情理之中。毫无约束的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的确会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可以说,随着《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的出台和《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实施,电动自行车的生产和管理,已经开始进入比较规范的轨道。但是,非机动车和摩托车在很多城市数量庞大,如何监管是一大难题,当监管无法辐射全部的非机动车和摩托车时,其乱象便很难真正地改善。

之前的管理思路,仍然是必要的规范,信奉的仍然是“禁止不如规范”的原则。如今,思路似乎有所转变,在广州此次决策中,便大胆假设,走了“规范不如禁止”的路子。虽然有人质疑其为懒政,称其为不负责任的做法,但也有人支持这样的举措。向左还是向右,的确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如此“禁摩”的影响是很大的,因为与非机动车和摩托车有紧密关系的人,大多是生活水平不高的人,如果政策禁止这些车辆,那对这些人生活所带来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任何公共决策,都不能有被遗忘的人群,这是最起码的底线。在制定政策时,应该多几分慎重、多几分周全的考量,少几分拍脑袋决策。

广州此次出台的是征求意见稿,显然,这是一次“小心求证”的过程,这符合程序正当性。希望此次征求意见是货真价实的征求意见,而不是走过场敷衍民意。“五禁”封杀电动车摩托车的决策,大胆假设之后只有小心求证了,决策的正义性才可能体现,也才能最少质疑。而在征求意见后,如果民意指向“禁止不如规范”,相关决策也应及时顺应民意。【详细

 

全面禁电禁摩 制定法规要hold得住

所有的立法过程,并不是简单的法律条文的适用形成,而往往是多个利益阶层代表的博弈。该条例预计可能引发争议,是很有可能的,因为,这个试图一揽子解决城中非规范车辆违规行为的《条例》,涉及的上位法、有依据的执法手段、利益群体处置的伦理问题等等,恐怕很难在条文中充分表述。虽然,征求意见稿提高了违法者的成本,对违法行为的最高处罚甚至提高到了没收违法工具加以销毁,以及对非法营运所得的处罚也大大提高,但是,对如何实现执法执罚,对违法行为的界定等等,并没有太多实质的界定,其执法主体的表述,因为涉及多个方面,也停留在“联合执法”上面,执行起来恐怕也很难高效且严厉。

坦率说,广州市有两个类似地方法规,在全国是落实得比较有效的,一是“禁烟花爆竹”,一个就是城区“禁摩”。这两方面之所以比较到位,我看执法主体的明确和执法上的毫不拖泥带水应当是主因。前者事关地方上下头头脑脑的乌纱帽,出了问题牵扯巨大,哪方面都不敢掉以轻心。后者则因为违法主体一旦违法要付出的代价太大,所以循规蹈矩的人自然也就占了绝大多数。

此次“草案征求意见稿”的出炉,估计思路就是按照后者的经验展开。

然而,由于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管理条例对违法主体的界定太过复杂,想一揽子解决问题,恐怕是不大可能的。而且,面对不同的使用群体,执行时恐也未必能和谐推行。比如说,“电单车”禁止的主要依据是非标拼装和非法生产,但是商家销售有正式生产许可的车辆又当如何?非油类机动车因环保受到国家产业政策的保护又怎么办?……【详细

 

全面禁止电动自行车依据何在

财产权和财产使用权是公民的基本权益,法无禁止,就有使用的权力,这是以民为本的社会观的核心。老百姓买了东西,就是为了消费,不让消费,就是剥夺了他的消费权,这必须由人大或其常委会来决定,而非某个部门向媒体开个通报会就可实施的。这次,有关部门打算制定行政规章来禁止,当然是一种进步。但我是坚持以为,所谓禁行禁停,必须通过人大立法才算真正得到授权。

我们现在就来讲讲不能禁止电动自行车的理。电动自行车是一种有明确技术标准的商品,要禁止一种商品的销售和使用,显然不是行政部门随意可以决定的。如果行政部门可以随意根据自己管理的需要就去禁止商品的流通,那么市场经济何来?现在自行车可以上路、滑轮鞋可以上路,甚至电动独轮车一个人站着也可以开,随着技术进步,以后还有更为先进的电动车,是不是全面禁止呢?

有关方面的理由之一是占据道路资源多。这是什么道理?道路资源理应人人平等,有什么理由取消电动自行车的道路资源使用权?电动自行车是一种环保而又方便的交通工具,既然我们提倡绿色出行,鼓励公众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和自行车出行,这当然也包括鼓励使用电动自行车出行,有什么理由依旧向私家车倾斜,禁止电动自行车呢?

理由之二是没有慢车道,电动自行车在快车道上行驶不安全。我们的慢车道是一直有的,多少年之前广州人是骑自行车上班的,千军万马过海珠桥的壮景至今还在老照片集的显著位置刊登着。是谁把慢车道取消的?有关部门真正该做的,是恢复主要交通干道的慢车道,而不是取消慢车道,把自行车逼上人行道后,进一步禁止电动自行车的使用。

理由之三是电动自行车不规范,许多电动自行车速度超过规定的15公里/小时。如果真是不规范,那就应该按规范进行管理,可以取缔不规范的电动自行车,而非一刀切全面禁止电动自行车。

说一千道一万,背后的真实动机不就是以为禁止电动车摩托车之后,广州就一下子摆脱了“大集镇”的形象,成为了“国际大都市”。且不说权利不能因功利性的目的而受损,这种想法显然是一厢情愿的。为什么不看看:北京电动自行车到处跑,它依然是“国际大都市”;上海电动自行车也在到处用,它也是名副其实的“国际大都市”;就连杭州这个国际著名的旅游名城,雷峰塔下、西湖湖边到处也有电动自行车在开,西子姑娘骑着那种像女式摩托一样的电动自行车,飘逸着秀发,此情此景,不仅没有“大集镇”的样子,倒为旅游城市增色几分。广州想首先封杀电动自行车,有什么理由呢?难道就是某些人说的“恢复电动自行车就是倒退”?怎么个倒退法,倒是要好好辩论的。【详细

 

  • 广州封杀电动车?相关业界叫苦

    《广州市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简称《条例》)正在市法制办官网公开征求社会意见,针对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的生产、销售、供油、通行和停放管理,《条例》首次做出“禁售”、“禁油”、“禁行”、“禁停”、“禁坐”等规定。消息一出引发多方关注。新快报记者走访的部分依赖电动自行车生活、工作的人群,明确对此措施表示反对,甚至有快递员称如果“禁电”将立刻辞职。

    如果要“禁电”,他们说——

    电动车销售者:十年生意料月亏上万元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靠近客村立交桥下的路段,聚集了六七家电动自行车店,其中张姐的店已经开了差不多十年。她店里出售的电动车全是产自广州番禺沙湾镇的一品牌。当记者告诉她广州拟对电动车出台“封杀令”后,张姐立刻表示“不支持”。

    她颇为委屈地告诉记者,之前政府要求不允许改装电动车,她出售的全是符合标准的锂电池电动车,每小时最高时速才18公里,相比加油的摩托车,速度不快又节能环保,是很多市民上下班和接送小孩的必需品,如果禁止电动车上路,肯定会对市民的生活造成不小的影响。而对于她自己来说,更是斩断了其主要经济来源。

    张姐称,前几年广州也曾要求不许电动车上路,那段时间生意低迷,但之后“屡禁不止”,买电动车的人还是很多。“现在又说要‘禁电’,这段时间人家肯定不敢买车了,我也不敢进货了。估计这两个月我要亏一两万。”

    “有些骑电动车的是不太守交通规则,但问题出在人身上,为什么要禁售电动车呢?”张姐认为,政府应该首先加强对驾驶人的管理。

    天河东快递员:送货艰难快递费肯定涨

    谢先生做快递员多年,每天要骑着电动车穿行在天河东一带,“几乎每天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都在电动车上,不骑让我怎么送货啊?”

    谢先生说,做快递这一行是风里来雨里去的苦差,全靠揽件送货计件算酬,公司里99%的快递员都是骑电动车送货,如果将来“禁电”,他们是不可能骑自行车送货的,“一次装不了多少货,要往返多次的话,身体肯定吃不消,除非快递公司再多请人,那快递费肯定也要涨”。

    谢先生称,外界传快递员们收入高,其实是“血压高”,因每天上路都要时刻担心交通安全、货物安全,有时遇到态度差的货主还要忍气吞声,“如果将来不让骑电动车送货,我和我不少同事肯定要辞职,干不下去的”。详细

     

  • 广州"五禁"全面封杀电动车摩托车

    10日,《广州市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针对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的生产、销售、供油、通行和停放管理,首次做出“禁售”、“禁油”、“禁行”、“禁停”、“禁坐”等规定。同时,市法制办将于11月1日对《条例》进行立法听证。

    创新规定:禁售禁油禁行禁停禁坐

    针对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的生产、销售、供油、通行和停放管理,《条例》创新性设定了“禁售”、“禁油”、“禁行”、“禁停”、“禁坐”等管理制度。

    在生产环节,本市行政区域内禁止生产不符合国家标准的非机动车,禁止生产未列入国家《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的摩托车。

    在销售环节,在广州市限制摩托车行驶范围内禁止销售摩托车,在越秀区、海珠区、荔湾区、天河区、白云区、黄埔区范围内禁止销售人力三轮车。违法销售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的,处3000元以下罚款。

    在供油环节,规定广州市行政区域内的加油站禁止向未悬挂号牌的摩托车、残疾人机动轮椅车供油,本市摩托车限行范围内的加油站禁止向摩托车供油。违反的,由经贸行政管理部门视情节依法给予警告、责令停业整顿、处违法所得3倍以下或3万元以下罚款处罚。

    在通行环节,广州市行政区域内禁止下列车辆行驶:电动自行车;未在本市登记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摩托车;拼装、加装、改装的非机动车和摩托车;本市禁止上道路行驶的其他非机动车。

    在停放管理方面,在广州市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停车场不得停放电动自行车,在本市限制摩托车行驶范围内的公共停车场不得停放摩托车。禁止在越秀区、海珠区、荔湾区、天河区、白云区、黄埔区范围内行驶、停放人力三轮车,市政、环卫等单位因作业需要除外。

    销售者未尽告知义务购买者可退货

    《条例》规定,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的销售者应当在销售场所显著位置张贴政府部门有关摩托车、电动自行车、人力三轮车等禁止上路行驶和限制上路行驶的告示,并向购买者告知本市有关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等车辆禁止上路行驶和限制上路行驶的规定。因销售者未履行告知义务,导致购买者购买的车辆无法上道路行驶的,购买者可以依法要求退货。

    此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拼装非机动车和摩托车;不得在非机动车和摩托车上加装动力装置、车篷、座位等设备或装置;不得更换非机动车和摩托车动力装置或者改变排气装置的尺寸;不得拆除或者改动非机动车和摩托车消音、限速、尾气处理装置;禁止其他影响非机动车和摩托车通行安全的加装、改装行为。否则处2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罚款。详细

广州欲“立规”全面禁止电动自行车,提出“五禁”措施,但其法理依据却备受质疑。除此之外,全面禁止电动车摩托车也难说是公平、正义的公共政策,其中颇受关注一点就是路权的公平分配问题——电动自行车一族的路权被无情剥夺了,但又罕见其声音!坐小车者,剥夺电动车一族的路权,这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