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期
垃圾分类示范城市怎么创,怎么建

对于各种各样的创建我们并不陌生。而且在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创建之后,人们对“创建”二字已经有点怵。望文生义地说,创建本来的意思就是无中生有,但建设建立中必须有创意。创建本来就是难事。而究其动机,比如说创建文明城市,创建卫生城市等等,本质上是顺应民意的。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城市野蛮,也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城市脏乱。那又为何见“创建”二字而怵呢?原因也清楚得很,当创建变成了拔苗助长的政绩工程时,既扰了民生又乱了民心,人们自然就怵了。官意和民心两张皮,本来动机良好的事最终却让人们不太情愿努力,令人尴尬。

这次广州申请创建全国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城市,怎么个创建法,城管委提出了方案,但市长陈建华不太满意,他认为“全民参与不够,政府色彩太浓”。这一判断令人称赞。假如“创建”可以充分体现政府对民意和对现实的尊重,广泛争取民众的认可和动员民众,广州的垃圾围城僵局可望打破。

具体来说,为配合创建“垃圾分类示范城市”,广州打算进行“垃圾分类万人行”。而更引人注目的是,“万人行”活动所参观的,是广州现有的垃圾分类处理设施,例如火烧岗填埋场、李坑焚烧二厂等。与遇事就压就捂的行政处事惯性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广州看来是下决心要把众说纷纭风口浪尖的题材完完全全地晒在阳光之下。

又比如,政府承诺垃圾分类处理走向市场化,“包括垃圾焚烧厂、餐厨处理厂,下一步可以完全向社会开放。”众所周知,广州的垃圾分类处理大事一度受阻,除了焚烧厂的选址问题,质疑政府借此向企业输送利益或者搞政商联手,垄断经营是最大的障碍。垃圾分类处理市场一旦开放,并能接受舆论监督,纷纷扰扰的闲言碎语不攻自破,对于树立政府的公信力自然也大有裨益。

至于“定时定点”投放垃圾的新政,媒体讨论不可谓不多,高层住户如何参与?如何最大程度降低对市民生活的影响?“过渡期”及“误时投放点”的设置,对一些老弱病残居民上门收垃圾的做法,也令我们看到实事求是脚踏实地的作风,不搞一刀切,宁慢三分不抢一秒。

广州的垃圾分类是一场改变一千多万人口一辈子生活习惯的难事。说是万里长征毫不夸张。但时不我待,只争朝夕。因此,动员更多民众主动积极地参与是事情成败的关键。广州提出,到2015年底前要实现城市生活垃圾资源化回收率达到40%,无害化处理率100%,餐厨垃圾分类收运处理率达90%,农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100%。行吗?出题的是政府,答题的是政府和民众。从垃圾分类政府行政作风和工作思路的一系列变化,我依稀看到一线曙光。【详细

创建垃圾分类示范城市不是政府独角戏

继“创卫”、“创文”之后,广州即将开展的这场“创分”行动,可以说让人喜忧参半。喜的是,广州开展垃圾分类有了政绩上的激励,必将进一步刺激各级部门重视此事,有关垃圾分类的事项获得政策和财政上的大力支持就不再是问题;忧的是,“创分”的评估工作定于2015年年底,距今只有一年半的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若想让广州的垃圾分类有质的飞跃,很可能会催生一些急功近利的行为,而垃圾分类习惯的养成及垃圾处理设施的完善却不是毕其功于一役的事。

事实上,广州很多社区的垃圾分类试点工作已经证明,短时间内突飞猛进的成绩,在财政资金“断奶”后,几乎都被打回原形:居民不愿自掏腰包购买分类垃圾袋,物业也缺乏动力监督垃圾分类情况,以财政注血方式推动的垃圾分类,在花了钱、赚了吆喝后,可能依旧行之不远。

那么,上述情况会在广州“创分”过程中重演吗?这种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因此,在“创分”过程中,在财政资金不可能保持长期、巨额、不计成本投入的情况下,我们终究要想办法建立一种长效的机制,以应对日复一日的琐碎的垃圾分类工作。

那么,这种长效机制如何建立?这涉及垃圾分类、收集、运输、处理、监管诸多流程,每一环节都有很多工作要做。在这些工作之中,有一些指导理念上的问题,是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的。

其一,与形成声势相比,形成公开透明的垃圾处理运行机制无疑更为重要。

广州宣传垃圾分类这么多年,声势已经形成,但实际分类效果如何,官方和民间的判断可能见仁见智。就此次“垃圾分类万人行”来说,组织1.1万人参观广州现有的垃圾分类处理设施,包括火烧岗填埋场、李坑焚烧二厂等,声势无疑极为浩大,但效果如何尚未可知。若试图通过一次参观来说服众人支持垃圾焚烧厂的建设,恐怕是有点不现实的,更重要的,还是公开垃圾焚烧厂的各项数据,让公众,特别是第三方的环保公益机构,能够实时了解焚烧厂的整体运行情况并进行客观评估。

只有垃圾焚烧的各项数据公开透明,才有助于将科学理性转化为社会理性,为焚烧厂的开工运营营造更好的舆论氛围,否则,要么诉诸恐惧——“如果焚烧厂和填埋场不按期推进,到明年6月,广州垃圾就没地方埋了”,要么诉诸感性——“垃圾分一分,广州美十分”的宣传,恐怕并不能够真正唤起公众对于建设垃圾焚烧厂的支持。

其二,垃圾分类需要政府主导,更需要社会资本参与。

有关负责人直言,广州“创分”的征求意见稿政府色彩太浓,缺乏全民全社会的参与。窃以为,这种全民参与不仅仅是指市民被政府部门调动起来、积极参与垃圾分类,更多的,应该是鼓励社会资本、企业参与到垃圾处理的各个环节当中。

记得前几年广州在社区推广垃圾分类时,尚不乏各类企业参与的身影,但如今,社区的垃圾分类似乎都成了政府一竿子插到底的活动;而去年广州市两会期间,更有民营企业家高呼“民企一点儿垃圾都拿不到”,称处理的垃圾要花钱向事业单位购买,不能擅自回收处理——这些现象,不知眼下可有改观?

据市城管委副主任鲍伦军透露,有关部委领导评价“广州在全国搞垃圾分类,数一数二”,这份赞誉固然让人高兴,但城市管理者应该认识到,哪怕参评垃圾分类示范城市拿了奖,广州的垃圾分类之路仍任重道远,造一时之声势远不如建长效之机制。【详细

创建全国垃圾分类示范城市须“虚功实做”

在经历“创卫”、“创文”等争夺国家级荣誉之后, 广州又将为可能简称为“创分”的荣誉展开行动。无论是以申创为载体推动垃圾分类进程,还是给城市荣誉再添奖牌,且还获得国家层面的政策及经济支持,申创行动自然有其积极意义。然而,申创行动的初衷与归宿毕竟不是为了一块奖牌, 要借此破解垃圾分类的困局, 使之朝着良性循环的方向发展,能否虚功实做尤显重要。

此次申创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2015年底前广州要实现城市生活垃圾资源化回收率达到40%,无害化处理率100%,餐厨垃圾分类收运处理率达90%, 农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100%。仅这几项指标, 其实现难度之大已可掂量。

而且, 各类创建活动一定程度上就有“运动式”色彩,从发动、推进至冲刺诸阶段, 依赖把任务指标压到区街,再加几次突击行动,看上去轰轰烈烈,或也会有局部的量变,但要实现全局性量变至质变无疑有赖于完善的顶层设计构筑起垃圾分类投放、运输、处理的系统化。

国外经验已证明破解垃圾难题最有效之计即打破政府大包大揽,让企业充当垃圾处理链条上的核心力量,构建分类、回收、利用的市场化运作体系。这点广州并非不知晓。早在2002 年广州实施每户加收5 元垃圾费, 就称以此维护运作和盈利, 使垃圾处理单位从政府部门分离走向市场化, 改变由政府包揽的状况, 但至今仍无实际性之举。

相关民营企业还在为“一点垃圾都拿不到”叫苦,垃圾焚烧项目垄断遭诟病不休。直至近期, 政府部门还称“目前想出的破解之法”是让社会力量参与垃圾分类前端, 且依然固守“政府专营或特许经营方式”。即便此次申创示范城市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也还被市长指“政府色彩太浓”。如何将垃圾分类处理市场化的认识化为现实,这道关尚待跨越。

同样需指出的是, 申创举措须防急功近利。广州垃圾分类在全国具备起步较早的基础, 但根基亦非足够扎实。远的如1998 年广州就在老城区部分街道搞垃圾分类收集试点,2000 年又作为全国首批8 个试点城市之一从政府层面推进垃圾分类, 但都半途夭折。近的则是两年前全市铺开垃圾分类, 进行家庭分类、定时定点投放及按袋计量等试点, 效果并不理想。正在筹谋包括按袋计量、随水费征收和混合垃圾多付费三种方式在内的垃圾费改革方案也颇多争议, 给人视收费改革为撒手锏的观感。倘若没有夯实民意基础,形成合力,任何行政措施的单兵突进恐难带动全局的改观。

倘若申创垃圾分类示范城市志在必得,还须避免“不惜代价”追逐配套设施建设“高大上”而加分。

此前在金沙洲、亚运城小区投入数亿元搞的垃圾真空收集系统成摆设,一些耗资不菲的餐厨垃圾处理站功效甚微,投入试点小区几万元一张的垃圾二次分拣桌因不实用而“下岗”,诸如此类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大把财政资金砸下去不难, 却唯有一分一厘务求实效,创建行动才不致落入争来一块含金量微薄的奖牌之嫌。

推进垃圾分类处理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申创行动充其量只是一个载体,归根结底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组合拳”。其中包括更有效的宣传推广、打破焚烧项目选址僵局、吸纳社会力量推进市场化以及以合理的经济杠杆激励居民分类,等等。【详细

  • 广州组织万人参观垃圾处理场

    从6月10日起至7月4日,广州将组织发动11000余人参观垃圾终处理场。昨日市政府常务会新闻发布会发布了《广州市创建全国垃圾分类示范城市宣传发动“万人行”工作方案》。《方案》透露,广州市四套班子领导将在后天带头参加参观活动。广州市城管委主任危伟汉表示,希望通过活动进一步增进广大市民对垃圾分类处理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参观活动人均花费80元钱

    危伟汉表示,此次活动的主题为“全民动员,人人参与,创建垃圾分类示范城市”。参观活动共分14批次进行,时间从今天开始,到7月4日结束,将组织市四套班子领导、基层公务员、学校校长、媒体记者、青年志愿者、家庭妇女、房地产开发商、物业管理公司经理等共11000余人分批参观垃圾终处理场。

    参观的垃圾终处理场包括番禺区火烧岗生活垃圾填埋场、广州市第一资源热力电厂二分厂和封场复绿后的李坑生活垃圾填埋场。

    “这近20天的时间安排了11000人参观,平均一天有500人左右,从交通和接待能力来说已经是满负荷了。”他同时透露,此次参观活动平均一个人花费约为80元钱。如以此计算,此次活动需花费约88万元。

    增进市民对垃圾分类的支持

    他同时表示,14批次活动将分别由市教育局等部门以及10区2市政府牵头组织,“各个牵头单位都分别成立了工作小组,进行(参观人员)甄别遴选、交通时间和路程安排,因为人数比较多,我们在几个参观点都设了医疗点,交警也会在交通线路上给予安排,和正常的交通不会有太多的冲突。公安和有关部门也会进行配合,确保活动安全有序进行。”

    “我们组织的人有各个阶层,有些其实跟垃圾分类处理没有直接关系的部门我们也有邀请参加。”对于此次活动的目的,他表示,希望进一步增进广大市民群众对垃圾分类处理工作,特别是垃圾焚烧设施建设工作的理解和支持,更好地达成共识,凝聚力量,为创建全国垃圾分类示范城市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全面推动广州垃圾分类和终端处理设施建设。【详细

  • 为何不多给市民参观垃圾场机会?

    今日开始至7月4日,市四套班子领导、志愿者、学生、记者等共11000人将分14批参观广州市垃圾终处理场。昨日,《广州市创建全国垃圾分类示范城市万人行工作方案》(以下简称《工作方案》)经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原则通过。广州市城管委主任危伟汉透露,活动人均成本80元。据此,此次活动将花费80多万元。

    根据《工作方案》,此次“垃圾万人行”分14批次进行,时间从今日起至7月4日,共25天。参观人员约1.1万人,主要包括两类:政府官员、基层干部和各界人士代表。其中各界人士代表包括千名记者、千名家庭妇女、千名志愿者、100名房地产开发商和200名物业经理等。

    其中公务员的比例很高。垃圾分类的主体是市民,为何不多给市民一些参观机会?

    “接待能力有限。一天安排约500人参观,从接待和交通上讲已经是满负荷了,”危伟汉回应,市民参观每周都有安排活动,但政府各阶层人员未必了解垃圾处理工作,所以利用这20多天集中让政府官员参观。“有一些跟垃圾分类没有直接关系的部门也受邀参加,是为了让社会各个阶层都了解分类,形成合力。”他说。【详细

  • 创建垃圾分类示范城市分"四步走"

    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显示,“创分”分“四步走”,明年年底前城乡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将达100%

    广州经历过“创卫”、“创文”等争夺国家级荣誉称号过程。如今,又要为一场可能简称为“创分”的国家荣誉争夺而努力。昨天,广州市政府召集城市固体废弃物公咨委委员开会,通报了广州准备创建全国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城市的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对于征求意见稿中可能影响民生及垃圾处理行业发展,及需要市民配合的细节,有公咨委委员提出意见。对此,广州市市长陈建华在会上作出回应。

    广州要“创分”,缘起今年4月,国家有关部门在广州进行的和垃圾分类有关的闭门会议。

    据悉,国家住建部、发改委、财政部、环保部、商务部,今年4月曾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城市(区)创建工作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各地市(区)人民政府,以市人民政府自主申报为原则,申报并创建全国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城市称号。国家相关部门将在2015年年底,组织对申报城市的评估工作。

    对于如何组织“创分”,国家相关部委在今年4月份,曾连续在广州进行闭门会议,会议期间也曾对广州垃圾分类情况进行考察。鉴于广州在全国较早实操垃圾分类,广州已派人参与日后“创分”的方案实施和标准起草工作;与会的国家部委领导,还邀请广州带头“创分”。

    据悉,如果广州“创分”成功,不仅会让广州的城市荣誉室再多一份奖状,日后广州垃圾处理工作,还将获得国家层面的政策上及经济上的帮助。市城管委副主任鲍伦军称广州在国家部委领导口中得到较高评价:“广州在全国搞垃圾分类,数一数二。”【详细

     

垃圾分类是改变全市一千多万人口长期养成的生活习惯的太难事。足见创建垃圾分类示范城市的不容易,或许比“创卫”更难。正因如此,如何循序渐进、如何动员广大民众主动积极地参与进来,是垃圾分类成败的关键所在。但与此同时,推进垃圾分类、创建垃圾分类示范城市,也不能急于求成。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