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期
破除垄断才能根治“车管腐败”

机动车年审是有关部门特许经营的,而且很多城市检测点数量有限,所以供不应求。仅仅从理论上说,垄断导致供不应求,必然导致价格攀升。而公权力作为垄断经营的许可者,就有了寻租的可能性。

佛山车辆年审领域爆出窝案,不过是为我们的推测提供了一个注脚。公开的车辆年审收费是100多元,而中介收费有的高达近千元。不找中介,这不合格那不合格,车主花的修理费、再检费未必比中介费低;而找了中介,不合格车辆也能上路。在禅城区,车检近九成找中介,找中介成潜规则了。

如果我们只看到“年审腐败”,然后就事论事谈论治理方法,那肯定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我国车管领域的腐败是相当严重的,去年以来,广州市车管所原所长李斌、原副所长孔防军相继获刑。湛江市车管所42名驾照考官受贿,上缴红包2100万元,原所长梁志雄公开说:“全国都在收,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单单查我?”

权力容易导致腐败。车管领域之所以成为权钱交易的重灾区,原因就在于考驾照、车辆年审的权力很“实在”,权钱交易很方便,很多人被敲了竹杠,但也有所得,所以一般也不计较。

“车管腐败”很安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权力备有“白手套”。考照的“白手套”是驾校,年审的“白手套”是检测点。权力部门特许其经营,赋予其合理垄断地位。他们联手制造供不应求,然后涨价,并直接诉诸刁难和敲诈。一系列车管所长腐败案表明,“白手套”的部分获利流入了部分掌握权力者的荷包。

面对“车管腐败”,有关部门习惯性地想到“加强监管”。国家在全国推行一种车辆检测监控系统,并在现场实施摄像头监控。但正如有关部门所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事实上管不好、管不了。

要想遏制“车管腐败”,必须摒弃技术改良的单一路径,站到转变政府职能的历史高度,另辟蹊径。在很多国家,学驾、车辆年审都被政府当成“外包公共服务”,政府仅仅是标准和规则制定者,而具体操作由企业或行业协会完成,而且实行充分的市场竞争。政府管得过多,特许垄断经营,自然容易带来学车难、年审难,并导致权力寻租。

医治痼疾的办法,只能是打破行业垄断,增加服务供给,政府从中抽身,权力限于标准制定和市场监管。对于驾驶培训,要开办更多驾校,方便自学自考;对于年审,授权汽车修理厂、加油站、4S店等从业。看病难、升学难要解决,学车难、年审难也要解决,而且完全可以解决。详细

折腾人不浅的汽车年审,还是取消为好

昨天起,广州市全面推行机动车年审预约工作。@广州交警官微以“喜大普奔”的姿态,推荐了经交警部门精心设计的多种预约办法:街坊们可通过广州交警微信、广州公安局网上车管所、电话热线等途径实现预约。如何才能用微信预约呢?快戳图学习吧!

点开预约流程图,电脑屏幕显示的预约办法和说明足有二尺多长。看后真不由得心生感慨:太蠢太笨真不配做中国人。早在四十年前,计划经济年代,买什么东西都要商品票,豆腐票、火柴票、烟票、番枧票、肉票、布票、油票……每一种商品对应一个号,随时有变动,真折腾人不浅!老头老太根本记不住啊!这多少年过去了,好像没什么商品是紧俏的了,但管理部门折腾人的本色丝毫未变,还变本加厉。请问交警小哥,您真的觉得这二尺多长的预约流程很容易、很简单吗?

政府部门事难办、门难进、脸难看,是许多人都有过的经历。就拿这机动车年审来说,真是折腾死人不偿命,花时间排长队不说,一个不小心,就算是新车也有可能不通过,许多车主还不得不帮衬“黄牛”代为年审——还真奇怪了,交了钱以后,这些个“黄牛”却是有如神助般地轻松过线。

其实“黄牛”也是肉体凡胎,哪里有什么神功。隔壁佛山曝出的汽车年审窝案,给出了内外勾结权力寻租的利益链。羊晚的报道说“公安副局被查53人被抓”,还“震惊广东”,恐怕是记者太年轻,车管所窝案根本不是孤例,近的,2012年广州市车管所“窝案”,上至所长下至干警,7人受审,5人已被判刑,涉案金额高达1300万元;远的,2002年,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原队长张林生系列案,都曾经“震动”过广东甚至是全国。

车管所“窝案”连连,原因明摆着:太过集中的权力,必然导致寻租,抓了“一窝”干部,却没有限制它的权力,这就好像是割韭菜不除根,隔段时间就又是一茬,“震动”的频率,取决于查还是不查。可见,汽车“年审”失之过严、交警权力过于集中,腐蚀干警、折腾百姓、败坏人心,可谓是弊端丛生。可是任车主怨声载道,有关部门却还是要死守年审权力不松口,这是何苦、何必?

没有哪一个国家比中国的汽车检测更苛刻。这还不只是折腾人这么简单。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发达如美国,贫穷如古巴,街头都时有“老爷车”出没,可是在号称是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六年以上的车就已经面临淘汰,尽管规定说私家车不设报废年限,可是车主拥有一台老车,想过年审难过登天,谁能经得住这样的无休止的折腾?于是,政府主导的汽车消费观念就是“贪大求洋、喜新厌旧”。我们不禁想问:中国真的富裕到连老车都要嫌弃的地步了吗?再拿广州来说,号称要建“中国的底特律”,汽车是支柱产业,广州又有全球最大的汽车改装和用品市场,可是年检却对车主的改装一概禁止,年检之前还要求“完全恢复车辆原貌”,如此“严格管理”,不知实际意义何在?

专门以折腾群众来显示自己存在感的政府部门,稍稍放松手中的绳扣就说是“便民”。但其实,真正的便民是“放权”,市场的归市场,社会的归社会,你不能死抱着权力不放,还要吓唬人说“如果没有我,这世界会乱套”。

对手伸得太长的权力,作为老百姓,我想说:“你若不在,便是晴天”。折腾人不浅的汽车年审,还是取消的为好。【详细

车检的伪社会化,背后是权力的真垄断

车检黑幕及其背后的腐败窝案,已经不是个别地方的偶发案件,随着社会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长,车管所俨然已经成为腐败高发地。不久前,广州市车管所腐败窝案,包括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何靖在内的诸多官员涉案,上至公安局副局长、下至普通民警,机动车检测站经营者耗巨资打点,让10万辆次“病车”通过检测。稍加检索可知,车检腐败从民众抱怨到窝案频发,可以说大江南北遍地开花,无一幸免。

为什么公众对车检怨声载道,从佛山车检黑幕可以看到,车管所、检测站与中介所达成的利益链条已然相当严密,机动车主送检不可避免要遭遇成建制的非难,当腐败成为制度本身(或它的一部分),每个人都难以逃脱受难的角色。在佛山,车辆年审存在“不花钱请中介代办就很难通过”现象,这种以代办形式进行的车检,收费标准是实际检测费用的3-4倍。经年累月、雁过拔毛,一个简单的车检,灰色利益动辄千万。而据几年前的公开信息,佛山市质监局曾推所谓八项举措,实现机动车安检机构监管模式“由粗放型转变为精细型”,实际效果如何,现在或许可以窥见一二了。

机动车定期接受安全检测,其最大的必要性在于交通安全的保障,但目前反映出的问题却是车检程序收钱走过场、坐地起价、拦路分肥,甚至收钱让病车免检。任由这样的车检程序存在,不仅无法达至以策安全的初衷,更成为非难车主、藏污纳垢的重灾区。在此背景下,不乏废除车检的声音,此种痛心疾首的呼吁,不可谓不真诚。然而,车检的必要性是一个问题,车检行业因垄断而乱象纷呈是另一个问题,彻底解决后者,关键在于行政能否真正放权,垄断是否切实被破除,以及车检“伪社会化”局面能否彻底改观。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规定,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检验实行社会化。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车检社会化,写入了法律文本,但国家层面的具体办法迟迟未见出台。各地在执行车检社会化过程中,对检测机构的资质认定与审核缺乏透明、少有监督,现有检测站点其资质认定过程,掺杂太多不可为外人道的灰色因素,权力寻租、利益分肥的现象普遍,检测站虽系社会独立法人,但却离真正的社会化相去甚远。存在同类问题的还包括驾校的设置乱象,驾校、车检等所谓的社会化改革,已经成为职权部门、车管所亲朋故旧、利益攸关方的分肥狂欢party,只可能有一种结果,那就是腐败。

对比其他国家也存在的车检会发现,机动车安全检测主体的真正社会化、市场化,共性特点在于检测主体的多元化,包括汽修厂、加油站等场所均可进行,而非由政府部门指定的少数几家检测站独揽。只要符合车检技术条件,便应当赋予其检测资质,进而由政府部门对检测活动予以后置监督。否则,检测机构的资质便会因限量而稀缺,因稀缺而为权力寻租提供机会与可能。行政权力在此间之所以恋恋不舍,在于巨大的利益空间,政府的“放权”改革,总有所谓油水多寡的说法与判断,没油水的推给社会,有油水的大权独揽,这不仅是毫无诚意的改革,更是滋生腐败的罪魁。

车检的伪社会化,背后是权力的真垄断,权力与利益勾结,公众得到的绝不可能是方便,只会是合法权益的被侵蚀,甚至人格尊严的被羞辱。只有真的破除垄断、真的社会化改革,才会有车检本意的回归,这不独是斩断车检黑金链的必须,还可以延伸到权力与社会公共利益长久拉锯的诸多领域。【详细

斩断车审黑金链 须强化监督、修正制度

车辆年审检测问题多多,无论是过往已查案件还是公众质疑,早已不鲜见,但如佛山这般“乱成一锅粥”,挖出的涉案部门和人员如此之多,也着实令人震惊。其最可怕的不仅是车检中几近公开化的利益输送,而且暴露出车检制度设置的天然缺陷。车检乱象使年审成车主苦旅,给交通和人民生命安全带来的巨大危险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从细节看,佛山车检乱象及其腐败窝案有几个看点:其一,检测站通过“特殊”年审表卡住车主,及为外地非法改装货车放行年审吸金。其二,检测站串通中介炮制车检漏洞,乃至偷换软件屏蔽监控设置障碍,逼迫车主花钱找中介过关。其三,把关部门及人员与检测站、中介沆瀣一气,尤其是实权官员介入合谋牟利。其四,检测线“僧多粥少”,客观上造就“年审难”而提供乱象滋生的土壤。

检测站通过歪门邪道一年可牟利几千万,诱惑力之大不言而喻。事实早已证明车检乱象并非个别,而具相当的普遍性。此前,广州、中山、江门、茂名等地和全国一些地方曝光的车检乱象制造者伎俩如出一辙,代表委员与社会对加强车检乱象监管、检讨现行制度、破解“年审难”的呼声日急。从监管与制度修正上压缩车检的非法牟利空间、截断车审黑色利益链,已不容迟疑。

表面上看,监管上面临类似检测站偷换软件等新招,有难度,但这不是乱象无法消除的理由。问题的根本在于,某些部门对乱象视而不见,对公众的质疑听而不闻,日常监管形同虚设。再加之相关部门与检测站及中介狼狈为奸,乱象势必雪上加霜。

无疑,对车检各个环节的监督,首先需要公安、车管、交通、质检、环保等部门理顺职责,把住各自关口,强化内部监督。其次,纪检监察部门必须对车检这一腐败易生的灾区重点“关照”,严惩害群之马。再次,人大、政协也当对车检领域乱象的整治和不法行为的打击施加压力,监督公权力的行为。

从治本来看,亟待对现行车检制度的检讨、修正。虽然机动车年审已实行社会化运作模式,但随处仍可见多个政府部门的影子。权力只管审批,管理只是盖章,这就是病根。最突出的是,车检机构实行审批许可制度,本身就是保护利益垄断,而且直接造成检测线供不应求的局面。这不仅使“年审难”经年难以解决,还随车辆与日俱增而不断加剧,也使行政权力插入利益输送链条无法斩断。

车检乱象摆在眼前,腐败案频发,怨声载道,民众呼唤既要治标又要治本。听之任之,或者只查个案,不革新制度,车检乱象就没有根绝之期。【详细

  • 佛山车审窝案:公安副局长被双规

    佛山车审腐败窝案再爆猛料:佛山市公安局副局长黄宏强在内的多名警员涉案日前被纪委双规。佛山市纪委昨日回应新快报记者表示,正在核实具体案情,佛山市检察院方面则表示,未有相关案件移送审查起诉。

    昨日,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披露称,在佛山车审腐败窝案中,日前包括佛山市公安局副局长黄宏强在内的多名警务高管涉案车审腐败被纪委双规,多家机动车检测站老板被调查,更有质监官员涉案畏罪自杀。

    “佛山市禅城区有8家检测站,除去年新建的2家,其余6家均有不同程度涉案,南庄罗南检测站涉案最深,行动当日抓捕了几十人。”《瞭望东方周刊》援引一位接近纪委的人士消息称,这个案子是佛山市政协重点督办提案,佛山市纪委从2012年下半年就开始了秘密调查。

    报道称,佛山这几年中介的代办费不断上蹿,简直到了离谱的境地:几年前还是300元,2012年就涨到了450元,2013年更是到了800元,“一口价800元,不还价!”

    作为技术监测部门之一,佛山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梁志光证实,确实有一些不正当的行为:“比如黑中介,黑中介与经营人勾结的不正当行为,本来就在排队,还有一些不正当的东西在里面,群众意见很大。”

    为此,佛山市政协专门开展机动车年审重点督办提案调研和座谈会,并对佛山部分汽车检测站进行了实体调研。调研发现,佛山车辆年审存在“不花钱请中介代办就很难通过”现象,佛山车审普遍以代办的形式进行,其收费标准是实际检测费用的三四倍。

    有车行老板透露,代办年审的车行可以从检测站买到一种“特殊”的检测表才能过线,而一份定价为188元的检测表,由检测站集中批发给中介后,价格变成了350元,中介卖给车行变成了450元,最后由车行以650~750元的价格卖给车主。

    知情人还称,为外地非法改装货车放行年审是检测站的另一大吸金术。一部改装车只要交够3000元左右的费用就可以顺利通过年审,而改装车年审原来分散在各个检测站,后来集中在南庄罗南检测站。

    检测站敢如此胆大妄为,其底气从何而来?报道称,黄宏强等公安交警领导与检测站老板关系密切已是圈内公开的秘密,坊间传言黄宏强还持有南庄罗南检测站的“干股”。

    黄宏强在2012年6月就任佛山市公安局副局长之前,长期在交警口任职。

    佛山汽车年审窝案震惊广东 公安副局被查53人被抓

    检测站大玩猫腻,不请中介代办就难过年审关;消息人士称,包括市公安局一副局长在内的警方多名官员被查

    在佛山,不少车主年检时都有这样的感受——自己去送检很难过线,但如果高价请中介帮忙“代理”则很容易搞掂。在当地论坛乃至市政府问政平台上,屡有市民质疑其中必有黑幕。

    14日,羊城晚报记者经多方核实后证实,这样一条黑色利益链确实存在,至今已有包括公安、车管所、交通局、检测站等在内多个部门的53人被抓。消息人士透露,包括佛山市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在内的多名警方官员,因身涉车审腐败被纪委调查。【详细

  • 广州车管窝案:原副所长孔防军获刑

    羊城晚报讯 记者凌越,通讯员邓娟、缪伟奋报道:担任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副所长期间,受贿8万元及价值34万余元的烟酒、虫草、燕窝、家具等物,放松对人禾检测站违规办理新机动车上牌、机动车年审等业务的监管,致使大量“病车”顺利上牌。今日上午10时半,市车管所原副所长孔防军被白云区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

    一审孔防军否认玩忽职守罪

    公诉机关称,2006年9月至2012年4月间,孔防军担任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副所长,分管车辆技术检验业务和车辆牌证管理业务。其间,他不认真履行工作职责,长期放松对广州市人禾检测站违规办理新机动车上牌、机动车年审等业务的监管,致使大量不符合要求的机动车违规顺利上牌。

    2007年至2012年间,孔防军利用担任广州市车管所副所长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人禾公司负责人黄集洪贿送的人民币8万元及价值人民币34万余元的烟酒、虫草、燕窝、家具等。

    庭审时,孔防军对受贿8万元现金表示认罪,但否认自己犯玩忽职守罪,并认为自己所收受的礼品价值并未达到34万元人民币。他称,自己与人禾检测站并无直接联系,而是自己分管的车辆检验科与人禾检测站互相联系。“黄集洪过年过节给我送东西,我也没想过他有什么意图。”

    2010年,广州市正式启用新机动车检测系统,旧系统同时全面停用。黄集洪出资成立的广州市人禾机动车检测有限公司,主营为车主代办机动车年审、新车上牌、异地车迁入等交管业务。黄集洪为了继续使用旧检测系统,向8名官员、民警行贿。此举致使大量违规车辆上路,后被执法机关查处。

    有自首情节减轻处罚

    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孔防军犯受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罪名成立,惟指控被告人孔防军犯玩忽职守罪的证据不足,法院不予认定;被告人孔防军及辩护人提出不构成玩忽职守罪的相关辩护意见有理,予以采纳。被告人孔防军犯罪后有自首情节,可从轻或减轻处罚;孔防军案发后已退缴赃款,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

    今天上午10时半,白云区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孔防军有期徒刑6年,没收财产五万元。孔防军退缴的款项人民币42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判后,孔防军表示他不知道所收的礼金有这么多,对法院的判决存有疑惑,要回去跟律师商量再决定是否上诉。

    窝案行贿者均为黄集洪

    据了解,2012年,广州市交警支队车管所系统爆发腐败窝案,从所长到民警共6人被指控收受贿赂款,原副所长孔防军就是其中之一;广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何靖(曾在白云区公安分局担任局长)、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人和派出所原副所长李淑彦也牵涉其中。

    而行贿者均为同一人———广州市人禾机动车检测公司老板黄集洪。5年间,黄集洪先后向这8名官员、民警行贿财物1300万余元。今年,白云区法院一审以行贿罪、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判处黄集洪有期徒刑17年。

    车管所窝案被判刑人员

    李伟强,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原副支队长:经广州市中院一审认定受贿370万元,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财产30万元。

    李斌,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原所长:经广州市中院一审认定受贿340万元,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20万元及扣押赃款294万余元等。

    孔防军,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原副所长:涉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刑6年,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

    梁国伟,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车辆技术检验科原科长:因犯受贿罪一审被判刑5年。

    朱孔球,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原民警: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审被判刑12年。

    李淑彦,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人和派出所原副所长:已被海珠区法院一审判刑。(2013-06-24《羊城晚报》)

车管、车审腐败,说到底还是权力腐败,只不过权力之手戴上了雪白的“白手套”罢了。所以,放权、限权,修正现行的车检制度,打破车审的垄断局面,才能具有标本兼治的可能!车审乱象及腐败窝案频发,民众怨声载道,沸反盈天,是该痛下决心改革了!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