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期
“潜伏”出来的法官集体招嫖事件

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为取得赵明华违纪的相关证据,爆料人“潜伏”了一年,运用各种方式,掌握了一系列视频资料,在衡山度假村拍摄的视频只是其中之一。为了搞倒法官赵明华,爆料人是不辞辛苦,不择手段,不怕花精力和时间,不怕耗财力和物力,更不怕打击报复,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硬骨头精神,他在沉默中谋略,在悄然中跟踪。鲁迅有名言:“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爆料人“潜伏”了一年,始终保持沉默,当掌握了可结束对方“政治生命”的确凿证据后,就不再是沉默,而是爆发了致对方于“死地”的视频证据——法官集体招嫖。还有什么新闻能如此吸人眼球呢?

爆料人是赵明华的冤家,冤家宜结,不宜解。倪某称,发布视频是由于一起涉及自己的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案有人为因素干预,没有得到公正判决,干预判案者为视频中的法官之一赵明华。报道说,法官赵明华的堂妹夫是对方当事人,代理律师是法官的堂弟,而官司又败诉了,这种败诉就是赵明华结成冤家的原因。赵明华干预了判案没有?有待于有关部核实调查。至于法官干预判案、腐化的事情媒体报道了很多,就不再一一列举。如果法官屁股不干净,干预判案也就很危险。碰到了如此有心的“潜伏”者,落马只是迟早的事。除非屁股很干净,有道是“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其实这种“潜伏”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少见。江西省国土厅曾三名副厅长同时落马,缘于“潜伏”事件。报道说,江西多名官场人士证实,这几名副厅长和厅长刘积福不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跟刘积福矛盾最激烈的是副厅长李江华。李江华入职国土厅比刘积福早5年,很多干部都是他一手提拔,因此一直以厅里老大自居。两人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在公开场合多次争执。许建斌到来后,也投身到这种权力斗争中。据媒体报道,2009年年初,江西省纪委转给刘积福一封关于国土厅的举报材料,材料附带一张光盘,其中有刘积福与人在办公室谈话的影音记录。刘意识到自己办公室被安装了窃听设备,十分愤怒。而刘在震怒之余,开始调查,并推断主导者在国土厅内部。他向纪委反映了“窃听门”所怀疑的几个对象,其中包括李江华、许建斌,并提请纪检部门介入调查。但 一名江西省纪委知情人士又透露,“这个窃听,是存在的。”但窃听的对象不是刘积福,而是国土厅里的一名处长。而导演“窃听门”的,正是前副厅长许建斌。不过这次“潜伏”者,并没有搞倒对方,反被对方打倒。虽然“潜伏”者掌握了收贿的证据,但对方早“金蝉脱壳”了,把钱如实上交有关部门了。这是官场上的“潜伏”与权力斗争。早年间,那位闻名天下,号称浙江瑞安“地下组织部长”的陈时松,他就是常常“潜伏”在领导身边的“特务”,他对领导的跟踪是很有耐力的,他可以每天24小跟踪县主要领导,甚至持续一个月盯梢,不拍摄到领导“阴暗的东西”就决不罢休。正因为他搜集掌握了领导不少“阴暗的东西”,所以,他就能逼县领导就范,听他安排人事。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上海高院法官集体嫖娼成了爆料者的杀手锏,而瑞安县主要领导那些“阴暗的东西”,却成了陈时松要挟的“本钱”。如果法官洁身自好,没有不检点或腐败的行为,人家就再“潜伏”也没用;如果瑞安县主要领导清正廉洁,陈时松不要说盯梢一个月,就是一年也是徒劳。问题是他们自身不干净,有了那些“阴暗的东西”,才让他们有了“潜伏”的信心。倪某之前已取得了赵明华涉嫌违纪的一系列视频资料,其中包括频繁高档消费、坐拥多套房产、与妻子以外的女性存在不正当交往等等。但他仍然“沉默”,等到拿到赵明华在衡山度假村嫖娼的镜头,才去网络“爆发”。他懂得打蛇要打七寸的道理。广东省纪委副书记丘海曾说过,党员干部嫖娼是一票否决的,高压线,碰不得,一碰即死!所以,倪某公开了赵明华等法官集体嫖娼的视频,他们能不“死”吗?详细

“法官集体招嫖”是否还有“案中案”

法学家德沃金曾说,“法院是法律帝国的首都,法官是王侯。”然而,近日引爆舆论的一条新闻,却让法律帝国的王侯们,有些挂不住面子了。上海高院民一庭庭长等4名法官集体招嫖,上海纪委旋即介入。目前,4人已停职接受调查。

这样一桩可称丑闻的事件,颇有些超出想象。比如,涉嫌集体招嫖的酒店,竟然是“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做得一点也不掩饰;再比如,涉嫌此事的4名法官,都来自同一个法庭,可谓“一去一窝”。种种情节,显示出对于类似行为的习以为常、司空见惯,也显示出长期以来对这一法庭监督的失效或缺位。

与大众传播时代的各种案例一样,此事因为有“爆点”而备受关注。涉及性的“招嫖”、涉及权的“法官”、增加严重程度的“多人”,都是舆论的兴奋点。然而,这也是一起典型的“案中案”,让人咋舌的“多人招嫖”或许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问题或许还需彻底清查,才能浮出水面。

比如,爆料人所说的合同纠纷案,是否真的存在人为干预因素?所谓“一大把证据”中频繁出入高档场所消费、拥有多套房产等,是不是隐藏着腐败剧情?而律师请法官招嫖的背后,可能牵扯出行业之间利益交换的“潜规则”;“公务定点”饭店的不规范服务,也很可能有着不可告人的猫腻。一旦问题从舆论的兴奋点深入水面之下,需要的不是热度,而是更专业的取证与调查;依靠的也不只是一个人的跟踪偷拍,而是制度与机构的合力。

应该说,涉及司法的腐败案,往往比政府普通官员的更“恶”。因为法律是社会公正的底线,底线若被击穿,将难以负载公众最低的诉求。法官涉嫌招嫖,影响的不仅仅是当事人,更可能是整个社会对公平正义的期许。

也正因为如此,相关部门需要以更高效率、更大决心,处理好这一公共事件。严肃的惩处,能够让公众看到打击不正之风的决心,从而尽可能挽回失去的公信。有时候,一个“亡羊”的事件,不仅能带来“补牢”,甚至可能完成篱笆的“整体升级”。比如,如果能以此为契机,完善制度规范法官与律师之间的关系,防止可能出现的利益输送;能以此为契机,提高法官入职门槛,公开法官所有裁判活动,进一步维护司法公正。【详细

“法官集体招嫖”制度监管不能沉默

对于一般公众,嫖娼狎妓只关涉私德,有违社会公序良俗,被曝光最多也就是治安案件,交点罚款了事。法官是社会正义最后的底线,居然也有这种蝇营狗苟之事,突破了社会的底线,令法治与正义的节操碎了一地。

社会“最铁关系”中最特殊的一种便是“一起嫖过娼”。这么龌龊的事能够相互不回避,“要爽大家一起爽”,肆无忌惮,这得是多么的臭味相投、多么的不要脸才能炼就的境界啊。法庭上道貌岸然,法庭下集体嫖娼,他们玩弄的不仅是女性的身体,更是玩弄了法律,玩弄了法治。

“法官集体招嫖”事件之所以在舆论场上持续发酵,并非如有些人臆想的那样,是媒体对色情的低俗关注,这实在低估了公众和媒体的品位,此番网上爆料之所以产生如此巨大的眼球引力,关键不在“嫖娼狎妓”花边,而是它关乎中国法治的形象,动了社会“公正公平”的天平。正如上海市纪委与监察局的官博所言,“令法律失去尊严、司法蒙羞、正义受损”。

“一起嫖娼”对应的就是官场上一起做坏事的潜规则。我很难想象他们只是在风月场上“抱团玩玩”,而不会在法庭也有如许默契,抱团玩弄法律,收昧心钱,办糊涂案。事件的最新进展也恰好验证了公众的猜测。爆料人倪某称,除招嫖外,赵明华还频繁出入高档场所消费、拥有4套房产、与妻子外的女性存在不正当交往。

“法官集体招嫖”也是被“群众隔墙扔砖头不幸砸中的”。事件报料者称,他是因为对一起官司的不满才跟拍赵明华的。“6月9日当天,只想拍摄赵明华,没想到视频中还有陈雪明等其他法官。”想起赵本山小品中的那句台词,“妈呀,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当事人无心插柳的一次盯梢试探,没想到却有如此高的命中率,这不禁令人唏嘘。这不仅暴露出法官队伍里少数法官道德沦丧的现实,更暴露出制度监管的失守。

从几位法官在“佳丽”面前娴熟自若的调情手段上不难看出,他们既是风月场所里的常客,也是谙熟此道的高手。为什么之前的很长时间里他们没有被制度的篱笆阻挡在风月场之外。如果没有倪某“吃了亏的官司”后的“福尔摩斯”行动,他们是否依然风流着?

法院是公众权利救济的最后防线,如果任由淫官、贪官们去把持,相信对每个公民都将是个极大噩梦!但愿一直沉默着的制度和监管能够就此被唤醒,盯紧每一个法官,让他们不能淫,不敢淫,一淫就被抓。唯如此,公平正义才有希望,法治才有保障。【详细

“法官集体招嫖门”终要靠法治关上

法官集体招妓,让人大跌眼镜,更是让司法尊严扫地。而公众关注的,不仅是事件过程和细节表现出来的戏剧性,更多是“招嫖门”可能通向的司法不公以及司法腐败。

手里高举法治的圣旗,背地里却满面红光地走向违法乱纪的邪路,如果“法官招嫖门”的真相如爆料者指控的那样,那么“执法者犯法”对法律的戕害和践踏,比其他公民群体违法要更加深重因为,没有人会比法官更清楚法纪的底线和边界在哪里。

确立是否集体招嫖的事实很重要,而以此为线索查证生活腐化背后的司法溃烂更重要。民众指责法官花天酒地,并不只是愤怒其个体私生活糜烂,更担心职权在风月场所蝇营狗苟。就这场招嫖风波而言,爆料者曝光的是法官私生活,实际上却是质疑司法不公的公共议题和司法伦理。被指控的法官们出入暧昧色彩浓厚的娱乐场所,还在“钻石一号”的高端包房选陪侍,到底谁来买单?私相授受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利益输送和权钱交易呢?一切,都需要公开透明的真相来解答。

基于想象的道德批判只是引子,公正透明的调查以及司法的介入,才能深入“法官招嫖门”的正题。如今相关人员被免职并接受调查,调查不能浅尝辄止。如果说,作风糜烂违背党纪国法,只是污染正义的水流,那么爆料人所指控的有关法官干预司法,所制造的不公判决,则是污染了正义的水源。唯有以法治之力涤荡水流且正本清源,因“集体招嫖门”损伤的司法公信和法律尊严才能够得到根本的救赎。

暧昧迷离的“法官集体招嫖门”,最终需要靠真相和法律的公正裁决来关上。这起风波所暴露的,绝不仅仅是法官的作风问题,更涉及如何制约维系社会正义的司法权力如何正当运行的问题。作风伤及司法形象,而作风背后的苟且却流毒法治的根基。

30多个小时视频里到底揭露了怎样的糜烂?生活糜烂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权力腐化?【详细

  • 疑法官徇私,爆料人"潜伏"挖猛料

    记者联系到事件爆料人倪先生,他表示,公布视频是因为上告无门。他称自己涉及的一起民事案件中,法院的判决存在严重不公,而该案原告系涉事的上海市高院法官赵明华的堂妹夫,原告的律师系赵明华的堂弟。倪先生认为,极有可能是赵明华利用职权干预了案件审理,影响了案件的公正裁决。

    2010年5月,倪先生开始了上访之路,他曾向上海市各有关部门反映,但未得到实际的回应。后到北京,将此事反映给有关部门,直到2012年年底,问题仍未获解决。花费了三十几万元的费用和近两年的时间、精力后,他感到上访无望,转而想到借助舆论的力量。

    因此,在得知原告及其律师赵某与上海市高院法官赵明华存在亲属关系,赵明华很可能干预了案件审理后,他开始搜集赵明华涉嫌违纪的证据。2012年7月,他开始跟踪赵明华。通过电脑、手机、摄像机等器材跟踪拍摄,经过近一年的时间,他取得了赵明华涉嫌违纪的一系列视频资料,其中包括频繁高档消费、出入娱乐场所、坐拥多套房产、与妻子以外的女性存在不正当关系等。由于赵明华并不认识倪先生,所以在取证过程中,他并没有被赵明华发现。

    倪先生称,衡山度假村的视频只是其中之一。拍摄视频是针对赵明华,而拍到陈雪明及其他3名法院工作人员涉嫌违纪的视频,纯粹是意外。视频公布后,他并没有收到直接威胁恐吓,但是有人通过朋友带话,“让我小心点” 。

    倪先生介绍,目前他已和上海市纪委进行了谈话,并提交了时长30多个小时的完整视频证据。他表示,自己这样做完全是被逼无奈,已经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憋着一股气,要曝光法院队伍里的蛀虫。【详细

  • 上海涉“集体嫖娼”四法官被停职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4日披露,该院民一庭庭长陈雪明、副庭长赵明华等4人已停职接受调查。此外,爆料人倪某已将总时长达30多个小时的完整视频提交上海市纪委。

    完整视频提交上海纪委

    8月1日,有网友上传视频,爆料“‘上海高院副院长陈雪明’等5人在某度假村夜总会娱乐”。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纪委分别做出回应,上海市高院表示,对此事高度重视,已组织专人开展调查,并将根据查清的事实和有关规定严肃处理。上海市纪委称,已对陈雪明、赵明华等4人在某度假村夜总会娱乐的情况开展调查,将根据查清的事实依纪依法进行处理,并向社会公布结果。

    据媒体报道,网上爆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多名法官“集体嫖妓”后,上海市纪委即与爆料人取得联系。据爆料人介绍,纪委工作人员首先问到了已曝光视频的真伪问题。爆料人回应,视频均为他自己拍到,内容属实。网上已公开的视频是剪辑过的,提交给纪委的视频未经任何剪辑,总时长达30多个小时。此外,爆料人表示,公布视频是个人行为,没有受到其他势力的指使。如果不是自己的权益受到损害,向各级机关反映未得到有效解决,他不会这样做。爆料人称,公布这些视频并非针对陈雪明,而是针对赵明华,拍到了陈雪明及其他3名法院工作人员涉嫌违纪的视频,纯粹是一个意外。

    发视频因法官干预判案

    爆料人倪某称,他对自己涉及的一起民事案件判决有严重质疑,对方当事人顾某为上海高院法官赵明华的堂妹夫,顾某代理律师赵某为赵明华的堂弟。他认为,赵明华可能在案件审理中进行干预,影响了案件公正裁决。为取得赵明华违纪的相关证据,爆料人持续一年,运用各种方式,掌握了一系列视频资料,在衡山度假村拍摄的视频只是其中之一。

    倪某告诉记者,在发布视频后,他接到两次威胁电话,“打电话的人转告我说,他们在浦东很有势力,要我注意点”。(中新网)详细

  • 涉嫖副庭长被指在沪有四套房

    “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一定会给我一个公道。”5日,上海市高院法官“嫖娼门”的爆料人倪某称,身陷“嫖娼门”丑闻的赵明华除了热衷于嫖娼,在上海还有四套房产。

    4月份就曾发现倪某介绍,其实除了6月9日获取的赵明华等人的嫖娼视频之外,早在今年4月8日晚上,他就已经发现赵明华涉嫌嫖娼并报了警。4月8日下午5点半,倪某一直在上海市高院门外等候赵明华出现。5点40分左右,赵明华驾车从上海市高院离开,20多分钟后到达了延安西路近江苏路的新雅涛苑会所。几乎在同时,律师胡某也驾驶自己的宝马车来到此地,并且与赵明华一同进入会所。

    二人在新雅涛苑会所吃饭后都找了小姐。倪某发现后,立刻报警。警察到达后,只有胡某一人出现,并且要驾驶赵明华的帕萨特轿车离开。

    追踪核实记者核实,胡某名叫胡岷,原是闸北区法院执行庭法官,后辞职做专职律师。现在何处供职无人知道,其联系方式该律师所也没有人掌握。

    除了嫖娼一事,倪某还把赵明华的房产信息也全部掌握在手中。经过倪某的调查,赵明华在上海共有四套房产,其中两套房是老房,现在用来出租。另外两套房则是其在2005年付全款一并购置的。这两套房都在四平路780号,只是单元门和楼层不同。其中一套由赵明华自住,另一套则由他的岳父和岳母居住。

    在倪某眼中,这两套房在上海市绝对属于高档小区。倪某估算,两套房子价格合计700余万元。让他怀疑的是,赵明华的妻子没有工作,家里也没有生意,以赵明华一个人在上海市高院的工资是无论如何也买不起的。

    此外,赵明华的朋友圈都有哪些人也都在倪某的掌握之中。甚至连每顿饭的价格也被倪某知晓。“有一次,赵明华和一个律师一起吃饭,在武康路上的武康公馆,一顿饭的消费价格就是2万多块钱。”倪某说道。

    追踪核实倪某称赵明华住在四平路780弄源森地带公寓5号1802室。隔着房门,一名女子听说是北京媒体记者寻找赵明华后,便不再有任何回应。

    记者从社区居委会所得到的消息是,5号1802室确实为赵明华住处。一位工作人员称:“上海市高院法官集体嫖娼一事,现在尽人皆知。”(据《法制晚报》)

“法官集体招妓”,让人瞠目结舌,真是斯文扫地!如此丑闻曝光后,尴尬的不仅是当事几位法官,甚至可以说司法公信、法律尊严也因此而蒙羞!都说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法官生活腐化的背后却是司法溃烂,这尤其可怕。公众尚可期许吗?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