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期
成年富人直喝人奶,是营养还是色情?

深圳富人喝人奶的争议之处,是人奶究竟能不能作为商品进行交易,能不能让出了孩子以外的成人饮用?也有人说,只要不违伦理,不涉及色情,没有必要大惊小怪。但法律人士称,嘴对嘴远远超过饮食的需要,暗含性的影射,涉及色情服务。那么深圳富人吃人奶究竟是营养,还是色情呢?

首先不可否定人奶的营养。《随息居饮食谱》一书中说:人乳可以“补心血,充液, 化气,生肌,安神,益智,长筋骨,利机关,壮胃养脾,聪耳明目”。人乳含有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乳化钙、磷、铁、维生素等多种成分,营养极为丰富。有记载,清代的雍正皇帝最喜欢吃人乳配制的保健品。而身体病弱的光绪皇帝,在生命危在旦夕之际,御医给他开具的救命良方就是人乳炖温。足见人乳的营养和药用价值。要不,袁世凯也不用雇着两个奶妈,每天就吃这两个奶妈所挤出的奶。不过袁世凯比起慈禧太后来说,还算不了什么?当时的清宫规定,每个季节,精选奶妈40人,在内廷之中辟专室养护,称为“坐秀奶口”;再选80人住在宫中,由内府专门供应饮食,称为“点卯奶口”, 即“候补奶妈”。当“坐秀奶口”出现意外不能供奶时,这些“点卯奶口”可以补缺。除了奶妈多,慈禧喝人奶的时间长,从26岁开始,直到75岁去世,近50年间从未间断过喝人乳,每天有多名奶妈专门为她提供充足健康的奶水。

前面说到的慈禧、袁世凯、刘文采,大家都知道他们是什么人物,但姚晓红就可能有人不知道。姚晓红是谁?是人称“活阎王”、“三盲(文盲、法盲、流氓)”的原山西省绛县法院副院长,他也喝人奶。他听说喝人奶对身体好,便命令手下人到处寻找人奶。输液用的瓶子,他每天喝两瓶。还有如此拍马屁,不知廉耻的年轻法官,妻子生了小孩,赶紧给孩子断奶,以便省出妻子的奶水“孝敬”姚晓红。还有一个时期,姚听说吃蝈蝈能防治糖尿病,于是,绛县法院派出30多人到农田里抓蝈蝈。可见权力能衍生奶水,也能衍生腐败与耻辱。

很显然,喝人奶的也只有权贵与富人喝得起,因为雇奶妈的工资每月都在万元以上。深圳成年富人喝人奶,涉及到道德与伦理,难免让人感觉他们为富不仁。这些奶妈为了能挣到这份不菲的工资,不得不忍痛割爱,断掉自己孩子的奶水,而供给这些需要奶水的权贵和富人。

成年人喝人奶其实与“人乳宴”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10年前,湖南长沙一家餐馆推出中国第一桌“人乳宴”,遭到了社会的强烈“围观” ,尽管湖南省烹饪协会王桃珍秘书长表示,人乳做菜是个新课题,提倡营养、绿色、自然、卫生的饮食是餐饮业发展的方向,但最后“人乳宴”还是被叫停。“人乳宴”、喝人奶一旦火爆,那些贫困地区的妇女、城市下岗女工就会断掉自己孩子的奶水,像农民卖血为生一样,成为这个行业的主力。从喝人奶,到“人乳宴”,再到闹得沸沸扬扬的“性爱床”,无一不在践踏人的尊严、挑战传统道德。如果任由这种拜金主义盛行,必然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母乳用于哺育女性自己产下的婴儿是天经地义的。在这个倡导公平的时代,富人喝人奶是对文明社会的文明人的一种侮辱。详细

富豪直饮人奶,突破人伦底线、消费女性尊严

奶妈成为职业,历史悠久,她们向来都是替那些无法哺乳的妈妈喂食孩子。到了今天,居然还喂成年人,并且成了主流业务之一,乍听来很是别扭。这不仅在观念上让人接受不了,稍具常识的人都知道,孩子没有奶吃后果会很严重,而成人因为身体机能的健全,吃人奶完全没有必要。即便是对于做完手术的人来说,吃人奶也非最优选择。

成人吃人奶,是健康的非必要条件,那么开展这项业务的中介,拿人奶作为成人的营养品,就显得噱头十足。并且,如果有必要,成人可对着乳头直饮,更让人不免浮想联翩——什么是“有必要”?是情还是色呢?底线的模糊,难免不会让哺乳变了味。

问题是,这项业务在灰色地带顽强地生存着,当然是固有利益契合。对于奶妈来说,甘愿狠心抛下自己的孩子,还是想多赚点钱。迫于生活的压力,这样的冲动不算过份。退一步来讲,拿乳汁当商品,价高者优先,当然更好。没有了底线,自然尊严与伦理也会随着奶水一起变卖了。

而对于吃人奶的成人来说,他们仅限于“富人圈”,因为不缺钱,虽然人奶对健康可能裨益不大,但绝对不会坏事,当成保健品来吃亦无妨。并且因其稀缺与安全,也契合奢侈消费的心理。再进一步,对着乳头喝奶,如果是年轻饱满的少妇,他们或许还能咂出暧昧的味道。

奶妈喂成人突破人伦底线,它跟“富豪相亲”一样,都是一种财色各取所需的游戏,都是有钱人占主导地位,对女性尊严的一种消费,其中折射出部分富有阶层扭曲畸形的观念和占有欲。【详细

成人吃母乳交易当迅速“断奶”

儿童吃母乳,完全是一种“食粮”需要,即使按照弗洛伊德性心理学说,婴儿从吮吸、咀嚼、咬等口唇活动中可以获得性快感,也只是一种最原始最低级的性本能。但这是一种天真烂漫的亲密关系,完全可以远离淫邪的范畴。而成年人吃母乳,且又是毫无血脉亲情的陌生女子,又该如何界定他吃的到底是奶水的营养还是在消费奶水的“附加值”——情色?

有公安人士透露,即使成人雇佣奶妈的行为涉嫌色情行为,但侦查难度相对较大。也就是说成人购买奶妈“嘴对嘴”吸奶并不能排除情色成份,这确实一个非常纠结的令人想入非非的隐秘交易。乳房历来作为性器官功能具备的,不是非常亲密的关系,对一名妇女的乳房直接接触历来被看作伤害尊严甚至是非礼和性骚扰性侵害判定的。现在让一名成年人直接对着陌生女子鼓胀的乳房吸食,难免会发生心理反应会春心萌动或继而发生更深层次的“交易”。

根据卫生部法监司《关于人体母乳不能作为商品经营的批复》,人体母乳不是一般的食品资源,不能作为商品进行生产经营。“奶妈”不能理解成传统意义上的“生产经营”,如果社会组织或个人将乳汁经营产业化、规模化,并从中渔利,是违法的。很明显,奶妈与成年人以及中介的交易活动是违法的行为。只是在法律执行力上,仍存一些“空白”让一些人钻了法律的空子,这应引起重视。

其实对于成年人而言,人体需要的营养成分完全可以从日常饭菜中摄取,奶水对于成人作用不明显,高价吃母乳的做法恐怕在“营养”的掩盖下有着更重“情色”的驱动。一些中介恐怕也在借此促销,毕竟诱惑力很大的。在他们的业务推介中从不注明“奶妈”字眼,而是以家政保姆掩盖之。恐怕也掩藏着许多心照不宣的秘密吧。倘若一些乳母在喂吸母乳的过程中被雇主的金钱和“感情”逐渐“招安”,或最后衍变为“后院起火”的闹剧,那问题就更大了。详细

“成人奶妈”红火背后的法理与伦理

关于人体母乳的买卖问题,前些年已见诸新闻媒体,早已算不上特别新鲜的新闻和谈资。不过,这一次,有关人体母乳的报道,特别是因为家政一句语焉不详的“还可以对着乳头喝奶”,却搅动了舆论的一池春水,招来了诸多的道德谴责和法理质疑。

在市场逻辑和包容度越来越壮大的当下,即便是有供给和需求,人体母乳买卖问题面临着伦理道德的困境。不过,客观说来,即使是市场客观存在的人乳买卖里,间接供奶给成人喝和成人对着乳头喝奶,二者仍存在本质差别,后者因为涉嫌色情而理所当然遭到法律和道德的禁止。

如果这一未得到实证、语焉不详的“色情性猜想”被证伪而被剔除出事实,真正值得探讨的是人体母乳买卖本身的合法性和伦理性难题。

当下,在国内,关于人乳买卖问题,唯一的具有法规色彩的是卫生部法监司2000年发给上海市卫生局的一个关于人体母乳不能作为商品经营的批复,该批复称人体母乳不是一般的食品资源,不能作为商品进行生产经营。今天,当我们重新检视人乳买卖问题发现,这个10多年前制定的批复虽观点明确,却仅是出自一个行政部门的规范性文件,严格说来不具有法规、规章级的法律效力,因此,导致人乳买卖问题在法理上存疑。

法律之外,揆诸伦理道德时人们会发现,对于经济困难,母乳充足的农村女性,将多余乳汁供应给急需人乳等营养品的术后病人等消费者,而自身能凭此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以补贴家用,这种行为似不应受到道德的审判。

人乳买卖不等于人体器官买卖,且在国外早就存在,例如在日本,不少超市就可以买到盒装的人乳,而且它们是法律许可经营的正规商品。可见,对于人乳商品化问题,与其由于存在含糊暧昧的法律真空而让市场混乱,我们的法律不妨也作出明确的界定。如果明晰了法理,相信人们对其的争论也会更趋于理性,褪去过多道德色彩而让人乳问题回归到医学、营养学等层面。

要明辨人乳买卖是非,回归这一课题的严肃性,我们就不应被色情、富豪等标签遮蔽和牵着鼻子走,也不要被商家制造的某些夸大其词的噱头所欺骗。成人到底是否有必要购买、饮用人乳,病人到底是否需要人乳来补充营养,对这些问题,在公开透明的市场和法律环境里,相信人们自然会作出理性的选择。详细

  • 深圳奶妈可为成年人哺乳

    人乳交易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后,奶妈中介异军突起,最先嗅到商机的便是深圳本地中介。不过每个月1万元的成本,加上深圳毗邻香港方便购买奶粉,许多“抛夫弃子”来深淘金的哺乳期妇女,最后却只能“待岗”,或转做保姆。纵然有星星之火,但并未形成燎原之势。但南都记者近日调查,香港婴儿奶粉限购导致奶妈行情水涨船高,而中介亦另辟蹊径,将奶妈的服务范围扩展为成年人哺乳。

    工资不菲

    何梅是一名25岁的年轻母亲,两个月前宝贝儿子诞生,丈夫在宝安一家工厂打工,月收入2000元,想到未来可能面临的巨额教育成本,何梅做了一个狠心决定。本来奶水充足的她,将儿子甩给婆婆抚养,而自己则在中介介绍下到福田一户人家做起了全职奶妈,月薪8500元,吃住全包,她的“工资”是老实木讷的丈夫的五倍。

    将何梅介绍给雇主的,是位于龙珠大道香榭峰景苑6楼名为“心X语”的家政服务点。一进门,负责人林军立马递上名片介绍,自称是深圳甚至是全国唯一的专业奶妈中介机构。而在其名片中除了印有保姆月嫂等基本服务项目外,奶妈中介赫然在列。每成功介绍一个奶妈,他可获利8000元,其中雇主支付6000元,而奶妈则承担2000元。对于他来说,一本万利。

    林军来自河南,从事家政服务行业已十多年,而从事奶妈中介行业也有六七年。林军说,因为早年生意萧条,许多同行已经转行。嗅觉敏锐的林军开始开辟第二战场——将奶妈业务拓展到成人消费群,“特别是刚做完大手术的人,人奶是最好的补品,比燕窝好”。他自豪地透露,这块需求远远超过他的预期,甚至成为主流业务。一头是城市的精明分子,一头是淳朴的乡村妇人,在利益的驱动下,在灰色地带越走越远,“如果有必要,还可以对着乳头喝奶”,林军说,只要开得起价格,奶妈很少有异议。

    律师称属违法

    广东省鹏翔律师事务所律师梅春来:根据卫生部法监司《关于人体母乳不能作为商品经营的批复》,人体母乳不是一般的食品资源,不能作为商品进行生产经营。“奶妈”不能理解成传统意义上的“生产经营”,如果社会组织或个人将乳汁经营产业化、规模化,并从中渔利,是违法的。但这条规定法律效力比较低,只有规范作用,因此执行力很弱。

    专家称有风险

    深圳第二人民医院营养科主任张茂祥:虽然可以通过体检手段,排除奶妈患有肝炎、艾滋病等传染性疾病。但整个哺乳的过程其实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如果奶妈在期间染上疾病,或者滥用抗生素类药物,都会对人体健康构成威胁,由于缺乏动态监管,建议慎请奶妈。【详细

  • 奶源少,“成人奶妈”推广难

    近日,有关“奶妈”的话题成为网络热点,有网站披露,深圳有家政公司正在热火朝天开展“奶妈”业务,而深圳富豪圈也兴起喝人奶热。记者就此进行调查,发现开展“奶妈”业务只是极个别家政公司,而“奶妈”业务由于奶源、营养价值的阶段性等限制,并不具有太强的可操作性,很难推广。

    网站推介“成人奶妈”

    昨天,记者到南山区香榭峰景苑采访了网上所指的开展“奶妈”业务的深圳市某家政服务公司。记者看到,该家政公司规模并不大,里面显得比较冷清,听说记者是来雇“奶妈”,前台的一名女工作人员很是警觉,直接否认他们经营“奶妈”业务,其告诉记者,他们只是开展保姆、月嫂等业务。

    然而记者却在该公司的网站上看到,他们公司经营的业务包括奶妈、代孕等,在公司产品目录中,列有“成人奶妈”、“高级奶妈”、“奶妈”等,并贴有妇女胸部及给小孩喂奶的照片,其中“成人奶妈”的简介为:“奶妈:20-26岁,高中以上文化,身体健康,第一胎,小孩1-3个月,奶水多,营养丰富,调节消化功能,增强免疫力,抵抗禽流感,为亚健康的成人提供奶水”字样。记者注意到,该公司“奶妈”的月薪为8000元至15000元不等,其中“成人奶妈”月薪最高。

    对于公司网站上有关“奶妈”业务的介绍,该家政服务公司工作人员辩称,那是以前的,他们公司现在已经不再开展此项业务。

    业内人士称其操作性不强

    深圳“奶妈”业务是否真的很火爆?昨天,记者在深圳市家庭服务就业指导中心网站以雇主的身份逐一联系了提供服务的家政公司,但却发现鲜有家政公司开展“奶妈”业务,其中一家家政公司向记者坦言,以前确实曾有客户咨询过“奶妈”业务,但由于很难联系到稳定的“奶妈”,所以他们公司此项业务一直开展不起来,所以就没有保留此项服务。

    深圳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卢震坤告诉记者,当年在三聚氰胺事件爆发时,“奶妈”业务确实被热炒过一段时间,当时也确实有少部分家政公司开展此项业务,可半年后,“奶妈”的话题就慢慢冷了,目前几乎没有家政公司开展此项业务。

    “网上所指的公司只是一家小小的介绍所,不是专业家政公司,也不属于家协的会员,据我所知的六七百家家政公司基本上都没有开展此项业务,以前还有人打听一下,后来连打听都没有了。”卢震坤说,先不管“奶妈”业务合不合法,其操作性并不强,一是奶源很难稳定,即很难找到稳定的刚生下小孩的“奶妈”;二是人奶营养效果主要是头6个月,超过6个月之后效果就不明显了,至于其对于病人是否有康复作用,目前还没有确凿的科学依据。(据深圳特区报)

成人直饮人奶,涉及人伦和法理,不能只奉行“有奶便是娘”而放任。只不过如今对直喝人奶现象是否违法,似乎尚存灰色地带。因而对直喝人奶现象,除了伦理上的约束外,更重要的是法律上给一个明确的说法。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