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期
历史建筑被强拆,文物保护部门难辞其咎

最使人震惊的是:第一,这一处历史建筑并非是在寂寂无闻之时突然被拆,而是早就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保护之声一直可闻,开发商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强拆,胆子够大的;第二,开发商手里拿着的拆迁许可证经延期许可后的有效期也早已过期,因此在强拆之时已经没有了合法依据;同时,市国土房管局于去年5月已向开发商发出了“暂缓拆除”的通知,但开发商竟然置若罔闻,对行政部门的蔑视也是写到脸上来了;第三,利用节日之机,还要在深夜以后才突然动手,在夜幕下掩护下完成强拆,其蓄谋用心也昭然若揭。这种行为之恶劣在全国也是罕见的。

那么,相比之下,有关部门的态度和作为又是如何呢?我们可根据媒体报道把前后过程简要勾勒起来:先是去年5月17日网友在微博上呼吁保护妙高台金陵台民国建筑,接着是越秀区文广新局和广州市名城办先后组织专家到现场考察并建议作为历史建筑予以保留,市规划局回应称上述建筑均不属于文物保护单位,也无法认定这些建筑是否将作为历史建筑予以保护,因此向国土房管局发函,建议国土房管局通知施工方暂缓拆除。于是国土房管局于2012年5月25日发文至开发商,通知“暂缓拆除”。其后开发商对此通知曾提请行政复议,但媒体没有报道有关部门的回应。

从这个过程可以发现,在开发商强拆历史建筑的背后,有关部门实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首先,位于闹市中心区的该处历史建筑的价值要靠网友发现和提出才引起关注,这是否已经说明管理部门的失职呢?其次,广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拖了近10年才于去年底审批通过,为什么如此难产?广州的历史建筑已经拆了多少年了?而具体的保护名录据说是从去年才开始调研和讨论制订,说得好听是“滞后”,说不好听就令人怀疑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利益动机。

另外,房管局发出的这种“通知”究竟具有何种法律约束力?是否发了一函通知就算尽了职责呢?在发了通知以后究竟采取过什么措施使开发商无法或不敢贸然强拆呢?最后,当强拆突然来临之时,有居民电话报案,但从媒体报道来看,并没有看到哪个部门迅速来到现场处理,强拆行为就这样持续到天亮而完成。这个问题说起来相当严重,且不论事件的来由如何,三更半夜有人出动大勾机拆房,有人报案却没有部门处理,那么究竟应该由谁来保护我们的家园?!

其实,从拆权贵违建的艰难到保护历史建筑的艰难,问题都不复杂。问题是行政部门之间互相推逶责任,或者以法规不健全、具体保护名录未完成、现场执法不是其权限等原因推卸自己的责任。更关键的是,有关部门本身对于历史建筑及街区保护的态度与立场是暧昧和功利的。前不久继广州红会医院破例被批准建60米高楼后,位于广州历史城区的同福东路市二宫西侧又将建3栋百米高楼,大大超过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对于历史城区楼高30米的限制。说起来都是客观需要、专家赞成、领导拍板、规划通过,既然如此,《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是否还具有法律效力呢?

历史文化保护,必须完善立法强化执法

1961年,国务院颁布《文物保护管理暂行条例》。1982年2月8日,国务院公布广州为首批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1982年11月,《文物保护法》面世。1999年3月1日,广州市实施《广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国务院《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也于2008年7月1日起施行。从形式上看,历史文化保护似乎已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法律体系,但从内容上看,并未体现历史文化保护的优先性与紧迫性。立法不足,是历史文化保护失落的重要原因。

根据《文物保护法》规定,考古调查、勘探中发现文物的,由文物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建设单位共同商定保护措施,这种“与虎谋皮”的做法,事实上赋予了建设单位对文物局保护意见说不的权利。《文物保护法》还规定,凡因进行基本建设和生产建设需要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所需费用由建设单位列入建设工程预算。文物部门组织的保护工作,居然沦落到要由“文物破坏嫌疑人”建设单位来承担经费,怎能保证让保护工作走上正轨!

这种立法的不完善还体现在法律责任上。依《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拆除“金陵台、妙高台”此种非历史建筑的,最多处10万元罚款,即使其列入历史建筑名录,也最多顶格处罚50万元。这对于动辄上亿的开发项目以及早日建成所获得的利润而言,这种处罚额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刑法中只设有妨害文物罪一节,并无对损毁历史建筑、历史街区的刑罚应对。在建设工程违法损坏文物日益突显的今天,也没有相应的刑罚制约。

而地方“嘴上叫得凶背地放得松”的行政不力,则是历史文化保护屡失阵地的直接原因。众所周知,及时划定核心保护范围制定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是名城保护的重要一环。《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要求地方在一年内编制包括核心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等在内的保护规划并及时公布。可是,广州迟至去年年底才审议通过广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至今也未公布,人为制造了名城保护的数年“真空”期。

以金陵台、妙高台被拆为例,在海珠中历史文化街区的核心保护范围划定后,广州市规划等部门应当设立保护标志、采取保护措施防止被人破坏。但遗憾的是,他们想到是只是向房管局发文了事,而房管局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要求建设单位暂缓拆除。核心保护范围的划定,事实上已使得原有规划许可、土地出让及拆迁安排的重大基础事实不复存在。《行政许可法》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变更或者撤回已经生效的行政许可。由此给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造成财产损失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给予补偿。”如果工程建设启动时充分考虑了保护规划和措施,今天的“金陵台、妙高台”悲剧就不会发生。详细

金陵台风波折射大拆大建时代乱象

我觉得整个事件,关键的因素有两个:一是政府的土地财政诉求;二是我们国家的私有产权薄弱。

政府的土地财政诉求不用多说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总之一句话,土地是政府最大的钱袋子。政府敢于大举借债,底气就是土地出让的预期红利;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完全是因为土地国有。而城市里的土地更是寸土寸金,政府一定会想方设法将其上市变现,获取巨额的财政收入。近期许多这城那城的造城运动,其实都是为了脚下的那片土地升值、流通、变现。

城中的“烂尾地”就更是如此了。对“烂尾地”的处理,除了财政收入方面的考虑,更有解决问题、解除麻烦的考量。据报道,2007年前后广州市拍卖的23宗“烂尾地”共获得土地出让金37亿,其中就包括金陵台和妙高台。当时政府处理烂尾地遵循“一地一策”的方法,对包括香港丽丰控股公司在内的开发商都作出了种种承诺,但对其详情人们不得而知,以致近日有业主将到市政务中心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烂尾地政策”。其实根据“50%业主弃产”并且“上一手开发商无力继续开发”的明显不合理、急于出手的“烂尾地”定义,完全可以想见那些承诺有多么优厚。

在政府这种强烈的土地财政的动机和动力之下,那上面的历史建筑其命运就可想而知了,更何况我们还并没有“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严格的私有产权制度,以致钩机一夜之间就可以将一栋还住着人的房屋夷为平地,金陵台和妙高台的如此结局,真没什么好奇怪的。何况根据丽丰控股的声明,“根据目前广州法规,金陵台妙高台并没有定性为受保护的历史建筑。”

丽丰公司的声明其实是有相当道理的。如果是“受保护的历史建筑”,那就是文物了,而广州市已经制定出了《广州市文物保护规定》,对文物的破坏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但类似金陵台和妙高台这种既有一定的历史价值但又没有被列入文物保护的历史建筑怎么处理,则是一个空白地带。尽管有关部门比如广州市文广新局相当重视这一块,据说还专门进行过普查,有关领导甚至还说过对暂时不能定性的这类历史建筑一律不能动、否则毁掉了就永远失去了,“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后人”之类的话,但毕竟缺乏法律依据,正如那份针对两台的“缓拆令”一样缺乏法律的强制约束力,所以哪怕相关部门四次约谈开发商,但还是无法阻止开发商的“无证连夜拆除行为”,除了谴责,其实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何况开发商也有他的苦衷。要说有错,只能说当初将地卖给开发商的时候没有考虑到上面的这两栋历史建筑,但在强烈的土地财政冲动下,又有多少政府官员会因此而牺牲经济利益呢?那可是直接跟政绩考核挂钩的。详细

对文明的敬畏在拆拆建建中荡然无存

被强拆的金陵台、妙高台历史不过百年,该不该享受保护文物的“待遇”尚未确定,给它们被毁于一夜的最终命运埋下了伏笔。而这5座被毁的千年古墓身份是绝对明确的,考古队在现场设置了红线、黄牌的施工警示,依然逃不掉被毁的命运。这两件让广州当代城市文明史蒙羞的事件都发生在2013年的6月,相距不过短短5天,这似乎是在昭告天下:广州的文化真的没救了。

再上溯广州近年来一件件一桩桩的此类事件,一再证明了这个城市的无奈:说文化他们不懂,说历史他们不在乎,说法律他们不害怕。还有什么能够阻止他们拆毁城市历史文明的狂热呢?难道在现代文明城市的阳光下,在法制社会的朗朗乾坤,我们还要用最古老的办法祈求神灵来保佑我们的城市大步跨过这段黑暗吗?我估计法律都管不了的事情,神灵也无能为力,果断地连夜挖古墓,不是鬼神不惧天地不敬的人不敢动土。

这是一个没有文化信仰没有历史敬畏感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没有价值观只有价格观。所有的东西———土地,地上地下———都早已被打上了价格的标签。在这个时代,金钱才是唯一的判断标准和通行标签。拿着十块钱你只可以进一家脏兮兮的小食店吃碗面,拿着十个亿就可以打横行为所欲为了。相比之下,50万元的罚款真是湿湿碎。罚又怎么样?不罚又怎么样?地铁是国家的,古墓是谁家的?指不定哪怕假模假式地罚款了,买单的还是纳税人呢!穿越迷乱的历史云烟,这样的荒唐,和家属为亲人被枪毙掏钱买子弹如出一辙。

这个时代,假如谁在荒山野岭捡到一个缺了一角的陶碗,第一反应是“是不是文物”,然后紧接第二秒就是“能卖多少钱”。这叫国民素养。所以,难怪发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村庄,一个山清水秀的无人之处,或者几个古墓,甚至一个传说,都要迫不及待地开发,动机就是两个字“卖钱”。只是广州这5座被毁于一夜之间的千年古墓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还没有等到被开发被“卖钱”的一天,就给连夜毁掉了。表面动机是地铁是城市发展,内在动机是什么,这个问题谁想谁知道。

“用来做什么”和“能卖多少钱”是这个时代非常直截了当的思维方式和判断方式。地铁是用来做什么的?坐。开辟新区。地价房价。SEE?古墓是用来做什么的?谁能答得上来?文化是用来做什么的?历史是用来做什么的?假如没用假如不能卖钱,古墓、文化和历史有什么用?不要小看这些在文人甚至是常人眼中属于白痴式的问题,你一天答不上来他就一天停不下拆毁的机械。

这是一个荒唐和荒唐追逐着兜着圈子玩的时代,就像猫和狗一高兴就绕着自己的尾巴转圈一样。都说国人没有信仰,但是有了几个臭钱一出门旅游,不管到了哪里都是逢山进庙见神磕头扔钱添香油。香客们都懂这神那神懂这鬼那鬼吗?懂不懂不重要,他们最重要的是自以为心诚。他们从来不问这神这鬼有什么用能卖多少钱。相反他们心甘情愿地为自己不懂的掏钱。

假如广州上至最高首长下至各个大小工地的包工头,对这个属于我们的城市的文化和历史,以及作为城市文化历史载体的每一个遗迹,不管是一块斑驳的广告墙体、一个有八百年水乡历史的村庄或是一座千年古墓,都有一份犹如对神灵一样的虔诚和敬畏,这么多的毁灭文明的悲剧不会发生更不会一个接一个地发生。懂并非最重要——除了极少数的专业人士谁都不敢妄言懂——敬畏才是最重要。为了一块文明城市的牌子广州曾经砸锅卖铁志在必得,相比之下,这个城市对文明的敬畏感却在拆拆建建的不断折腾中荡然无存,不得不说这是另一场更加悲催的荒唐对荒唐的追逐。详细

  • 古墓被毁 陈建华发话绝不姑息

    古墓被毁事件的“罗生门”,近日来愈演愈烈。现在都别争了,市政府牵头来管这个事!昨日下午,在第14届71次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市文广新局副局长赵冀韬发布关于萝岗古墓遭毁事件的会议情况,发言称会议上陈建华市长指示,“不能轻易放过。”并且成立调查组,由一名市府副秘书长担任组长,市文广新局、公安局等多部门组成,于10个工作日内完成调查。

    市长发话绝不姑息

    “陈建华市长指示,不能轻易放过。对破坏古墓者我们要依法依规,严肃查处,绝不姑息。”在市府常务新闻发布会上,赵冀韬在发言中转述市长讲话,并强调广州正在培育世界文化名城,保护历史建筑和文物等文化遗产更应当成为每个人的责任。

    其实早在常务会议之前,陈建华便对此事给予高度关注。前日在考察古墓现场,赵冀韬便向地铁总公司相关负责人传话,“在事发后,王东副市长也是第一时间传达陈陈建华市长指示,对此事提出要求,要认真追责。省文化厅也对此事定了性,要求严肃追究责任。5座墓被毁,在全国的影响也比较大,会全程公开来说这件事。”

    公安局等介入调查

    进行表态之后,赵冀韬进一步透露,市政府将就此事成立新的调查组,“指定一名市政府副秘书长任组长,由文广新局、法制办、监察局、建委、规划局、公安局等部门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专家共同组成调查组。”其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调查组将于今明两日成立,公安部门将介入该事件调查取证。

    调查组成立后,市文广新局执法总队是否撤出调查?赵冀韬表示,两个调查组同时进行,执法总队继续执行自己的行政处罚任务,调查组也独立查处该事件。赵冀韬明确称,最终以市政府调查组结果作为最终的执法参考,依此来判罚。

    10个工作日完成任务

    昨日宣布的市政府调查组,明确了严格的调查时间表。赵冀韬发言中明确,“用10个工作日时间完成调查,查清责任,提交调查报告。”而这10个工作日的起算时间,为调查组成立时间。据介绍,调查组最晚也得在明日成立。也就是说,最长两周之后,就得完成调查任务。

    整个调查组因为融了文广新局、法制办、公安局等多个部门,赵冀韬表示将会在调查取证方面获得更多便利。10个工作日内完成任务之后,是否向市民公布结果?对此,赵冀韬并未给明确的答复,仅表示调查结果出来后,按程序进行决定。至于结果出来之后,会采取的处罚方式,赵冀韬表示会依法依规处理,包括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详细

  • 五座先秦古墓一夜被毁

    据新华社电 广州民国时期历史建筑金陵台和妙高台被拆事件尚未平息,广州市萝岗区来峰岗遗址考古发掘现场14日夜间也遭到破坏,考古人员称正在进行考古发掘的数座商代晚期至春秋战国时期墓葬被毁坏。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苗慧告诉记者,挖掘现场已经结束了考古勘探试掘阶段,正进入考古发掘阶段,墓葬刚刚露出墓口,整个工地都在挖掘清理中。他和同事们今天7时30分到现场上班的时候,突然发现发掘现场已经被毁坏,里面的古墓无一幸免。

    来峰岗考古发掘现场位于开泰大道与伴河路交汇处,处于广州地铁六号线萝岗车辆段项目工地内。记者在现场看到,来峰岗遗址发掘面积约2千平方米,边缘处一个10余米高的小山头几乎被挖了一半,厚厚的土层上有明显的挖掘痕迹,挖出的巨石集中堆在一旁。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现场设有工作点,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已经试探了18个墓孔,其中3个探入发现有文物。研究所在整个区域围起了红绳,并挂出“文物考古勘探发掘区”的警示牌。施工单位之前就有过两次破坏,被考古人员制止,这次他们的挖掘机把整个山头都挖了,里面还有数座古墓。

    广州地铁六号线萝岗车辆段项目施工方——中铁二局电务公司该项目经理部安全生产总监廖勇告诉记者,整个项目施工面积30万平方米,文物考古现场正处在咽喉区,即整个工地排水的箱涵本该由此经过,但考虑到考古发掘,就没有建设箱涵。“平时考古人员要机械配合,我们都帮忙清土堆。这次现场的破坏,是因为没有明显的标示,施工工人不清楚,是个误会。”【详细

  • 金陵台妙高台民国建筑遭强拆

    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金陵台、妙高台民国建筑未能在“缓拆令”下幸存——6月10日深夜11时到次日清晨,金陵台2号、4号与妙高台1号、3号的残留部分和尚完好的诗书路69号、69号之一被钩机野蛮拆毁。这一骇人听闻的强拆在微博上引起震动与声讨。

    民国建筑如同被轰炸

    金陵台、妙高台所处的拆迁和开发地块位于观绿路和诗书路的汇合处的北面,目前地块被围墙围了起来,新快报记者现场看到,在诗书路上的围墙大门用铁链锁住,被拆毁的民国建筑正好位于诗书路街道办对面。据街道办的工作人员介绍,被拆毁的建筑为诗书路69号、69号之一。

    从高处和通过围墙大门的门缝可以清晰地看到,被拆毁的建筑残骸纵横交错、横七竖八堆积在一起。梁柱歪斜,露出钢筋,大面积的青砖墙倒塌下来。红砖墙也断裂成几大块倒在上面。走过诗书路的行人纷纷在民国建筑的残垣断壁前驻足观望,摇头叹息。这个建筑只有一面有着拱形装饰的两扇窗户的墙还未倒下。窗户的南边用七八米长的编织布挡住里面的建筑残骸,窗户的北面用绿色塑料搭建的棚子还没倒下。

    10号晚至11号清晨深夜施工

    在原诗书路街道办事处前停车场的管理员告诉记者,前两天他轮休,这个民国建筑还好好的在那里,今天端午节我上班,一大早过来发现建筑没有了。

    家住对面的一位街坊告诉记者:“一个多星期前,开发商就准备干坏事了。他们先是用编织布把对着我们诗书路这边挡起来。这个工地对着观绿路一面是人民路高架的一个出口,大家很少会注意那边。”他说,前几天他们白天就有人在里面敲敲打打,我们就过去看,他们一看有人来就溜走了。

    另一位老伯说,10号他很早就睡了。“到了晚上12点左右,就有轰轰的声音把我吵醒了,震动好大,和地震一样,持续了几个小时。我就出来喊了几声,不让他们在深夜施工。但是没人理我。到了早上,一看,这个建筑就变成这样,简直就和日本仔轰炸过一样。”

    “凌晨4点左右,听到钻头打墙的声音,我还以为哪里出事了。”在附近某物业公司上班的保安李大维,仍清楚地记得6月11日凌晨,自己在宿舍休息,迷糊地听到响声,“我住的地方在二楼,看过去有树挡住,但也能看清是挖机在推墙,模糊记得是两辆车。”李大维说自己当时纳闷,为何这么晚进行施工。他回忆称,直至清晨,整个工地才安静下来。

    李阿姨说,我们知道这个民国建筑早就说不能拆了,他们深夜鬼鬼祟祟来拆楼,肯定不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我当晚就打了12319城管电话,但是早上起来,这个楼还是拆了。【详细

城市建设日新月异,城市越来越光鲜,越来越现代化,但是,这个城市越来越让人感觉陌生,越来越没有历史和文化的积淀。因为现代化的钩机,硬生生地割裂、推毁了这个城市的历史和文化的血脉,以至于几令这城市没有了“根”。这是谁的城市?谁爱这样的城市?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