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期
网友:拍卖钱锺书私人书信无理又违法

当杨老质问信件持有人李国强先生时,李先生居然以一句“是朋友做的”,把责任推给了别人。一个已经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的人居然能以这样的语气、能以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简单了事,其用意暴露无遗。

名人信件的公开,应该说并不少见。比如: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将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捐赠给学校的近8万份文件整理后全部上传到网站。2007年,希拉里的大学笔友将其与希拉里在1965年至1969年间的通信主动交给了《纽约时报》。类似名人信件的公开,确实对学习研究有一定帮助,但是是否纯粹以学术研究为目的,还值得怀疑。

人都有窥私欲。关注别人的隐私,特别是名人等公众人物的隐私,是人类好奇心使然。因为他们高高在上、因为他们遥不可及,而这恰好成了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的法宝。那些不法商家是不会放过这种赚钱又赚眼球的好事的。

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拍卖钱老的私人信件,第一、从法律角度来讲,就算对方不是公众人物,也严重侵犯了隐私权和著作权;第二、公开信件是对钱老的极度不尊重,更是对中国文化瑰宝的不尊重;第三、作为公众人物在一定范围内会被当作意见领袖,其一言一行对外界都会产生一定影响,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公布于众的话,避免不了对社会有一定误导。【详细

律师:只拍卖不公开内容,不侵犯隐私权发表权

杨绛发声明反对家书被拍卖引发法律界的讨论。5月26日,清华大学法学院召开“名人信件拍卖的有关法律问题”研讨会。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等专家指出,未经作者同意拍卖私人信件,势必泄露公民的隐私,导致信件中的私人信息向第三方甚至社会公众公开。但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提出了更细致的辨别方法。

物权归李国强,著作权归杨绛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表示,此事中双方争议的实质是:李国强虽持有书稿及书信原件,拥有书信的物权,但信件内容的著作权实际仍属于写信者所有。拍卖这些信件可能涉及物权和著作权的冲突以及信件内容涉及的隐私、对他人评价的名誉等问题。

他提出了几个可供分析的点。信件、书稿上有哪些权利和权利人?游云庭说,李国强是信件原件和书稿的合法持有者,拥有原件的物权。但信件、书稿内容的著作权并不属于收信人,并不随原件的转移而转移。由于钱钟书、钱媛已经离世,目前信件、书稿的著作权人为其继承人杨绛。

信件、书稿公开发表才算侵权

游云庭指出,若信件、书稿内容公开,会涉及发表权、展览权、隐私权、名誉权。前两项属于著作权,后两项属于人身权。就目前来看,信件内容并没有公开。“拍卖并不意味公开发表。”游云庭告诉南都记者,如果拍卖行不公开内容,纯粹只是书信的流转,并不会涉及到杨绛的隐私权、发表权。

建议先申请禁令中止拍卖

最后,游云庭说:“假如我是杨绛,我会先找律师,向法院申请诉讼禁令,中止拍卖。若拍卖行一意孤行的话,可再进行下一步处理。”游云庭分析,想要阻止信件的拍卖,可以提出以下理由:拍卖将导致信件内容公开,侵害写信者的发表权。鉴于信件部分内容已经未经杨绛许可在媒体公开,已经侵害了杨绛的发表权;信件、书稿拍卖前,对竞拍者的展示程序虽不侵害作品的展览权,但内容涉及写信者或第三方的隐私,可能侵害写信者的隐私权;信件内容的公布还可能会引发公众对写信者或被提及第三方的社会评价降低,可能侵犯名誉权。(摘自《南方都市报》)

李国强不厚道,钱锺书遇人不淑

上世纪80年代,钱锺书曾与时任香港《广角镜》杂志社总编辑的李国强书信往来,其中不乏对历史和学者的评判;并赠其手稿,“只是留作纪念”。如今拿出拍卖,难怪杨绛反感,发表公开信质问:“……朋友之间的私人书信,本是最为私密的个人交往,怎么可以公开拍卖?个人隐私、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多年的感情,都可以成为商品去交易吗?”这等事,换做一般作家、学者,想来大多都不能接受,更别提一贯爱护羽毛、珍惜声名的钱锺书夫妇。

然而,人情归人情,法律归法律。杨绛在公开信中高呼“法治不是口号”,她的主张如“维护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这一基本人权”、“不得举行有关研讨会和拍卖”等,会受法律支持吗?

首先,杨绛弄错了。争议的主体虽是书信,却无关通信权,而关乎其一家三口的著作权、隐私权、名誉权等。

其次,要分清书信的物权、著作权与隐私权之归属。你写信给我,著作权归你;信到我手,物权归我,所以李国强享有这些书信的物权,殆无疑义,展览也好,拍卖也罢,都是他的合法权利。只是他行使处分权,不能越界,不能伤害写信人的著作权(这三人当中,钱锺书、钱瑗已经去世,不过其著作权仍在50年的保护期内,当由杨绛继承),以及写信人与信中涉及的第三方的隐私权和名誉权。

基于此,杨绛可以保护隐私权等为由,要求终止拍卖,反过来讲,只要拍卖方能做到保护写信人一方的隐私权等,那便可继续拍卖。故此,争议出现了和解的可能,即如游云庭律师所建议的那样,在信件内容不予公开的条件之下进行拍卖,这样便顾全了双方的权利和令名。

坊间对于此事的评论,偏向杨绛一方,甚至以其“年逾百岁”作为声援的理由,不免有些以人情压迫法理之嫌。其实细究起来,在法律之内,人情之外,还是有一块宽阔的地带,供正义缓冲,权利两全。明乎此,我们就不会匆忙唱高调、下结论。

最后说一点题外话。李国强将钱锺书一家写给他的书信、赠予他的手稿,在杨绛尚且在世之日,便拿去拍卖,虽符合法理,却不合情理。也许他有难言的苦衷,然而被杨绛及媒体追问,却将责任推到朋友身上,称“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则令人不敢恭维。钱锺书阅尽千帆,老于世故,与这等人为友(全家与其通信近百封并赠予手稿,关系自然非同一般),九泉之下,只能慨叹遇人不淑。详细(摘自《南方都市报》)

展示钱锺书私信 侵犯的是发表权

在处理个人文件、私人信件时,拥有一定地位、名望的人往往会谨慎以对,因为这些文件、信件往往关乎同事、朋友不愿公之于世的一面,甚至涉及他们自身或者他人的隐私问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几位大法官即为著例,比如,雨果·布莱克大法官在临终前吩咐儿子将个人文件以及私人信函全部付之一炬,而戴维·苏特大法官虽然在退休后将个人文件全部捐献给了新罕布什尔州历史协会,但他却立下规矩,要求将这些文件封存50年。

但如果这些文件、信件属于另一个人所有时,所有者的处理方式,或许会更少几分顾忌,而这也难免会招来非议。

数月前,作家张爱玲的生前好友夏志清教授出版了新书《张爱玲给我的信件》,收入了张爱玲的103封信件,涉及到张爱玲晚年美国生活的诸多隐私,包括她所经历的许多困窘和不堪,这也立即引来了批评,指责夏志清教授的做法于道德有亏,只是满足了一些人的窥私欲。

回到拍卖钱钟书先生私人信件事件上,信件所有人欲将这批信件拍卖,拍卖公司接受委托从事拍卖行为,这两者都不存在违法之处。但是,拍卖公司却在拍卖的同时公开展出这批信件,却属于一种侵犯发表权的行为。

著作权中的发表权,是指作者享有的决定是否将作品公之于众、何时何地以何种形式公之于众的权利。这里的所谓“公之于众”,是指以出版、展览、网络传播等方式披露作品,使之处于为公众所知的状态。“公之于众”是一种事实结果,与著作权人的主观意志是没有关系的。只要作品向不特定的人公开了,就构成“公之于众”,也就构成“发表”。如果这种事实结果是他人所为,并与著作权人的主观意志相违背,自然就构成对著作权人的侵权行为。但是,钱钟书先生已经离世多年,杨绛先生是他唯一的继承人,而信件所有人却同时又对这些信件享有所有权,到底应该由谁来享有这些信件的发表权,有权决定是否将这些信件公之于众呢?

著作权包括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两个方面的内容。著作人身权是由作者与作品之间的人格关系而产生的,包括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和发表权等;著作财产权则是作者本人或者授权他人能够利用作品获取经济利益的权利,包括复制权、发行权、收益权等。由于各国的立法传统不同,对著作权可否转让,规定各异。在以英、美为代表的普通法系国家,著作权可以像普通财产一样转让,受让人能以自己的名义行使著作权。而以德、法为代表的大陆法系国家,则规定著作权是一种与作者个人不可分离的个人权利,其中,著作人身权更是不能转让与继承的,可转让的只能是著作财产权。我国的著作权立法,遵循的基本上是大陆法系的立法传统。这也就意味着,无论他人是通过转让还是受赠得到作者的信件,他只能享有著作财产权,并不享有著作人身权。

而在拍卖公司拍卖钱钟书先生私人信件的这起公共事件中,尽管信件的所有人对这些信件享有所有权,但很显然的一点是,他并不因此享有包括发表权在内的著作人身权,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17条对此有着明确的规定:“作者生前发表的作品,如果作者未明确表示不发表,作者死亡后50年内,其发表权可由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行使”,只有在“没有继承人又无人受遗赠”的情况下,发表权才能“由作品原件的所有人行使”。既然钱钟书先生的唯一继承人杨绛先生不同意发表,则无论是信件所有人还是拍卖公司,只要用公开展览的方式“发表”了这批信件,就将构成侵权。

拍卖公司或许是想增加这场拍卖会的轰动效应,才大肆宣传,要展出文化名人钱钟书先生的这批信件,但这一做法的违法之处,在于这是一种侵犯杨绛先生作为继承人所享有的发表权的侵权行为。杨绛先生所说的“公开私人之间的事,不妥”,固然是出于保护个人隐私方面的考虑,但钱钟书先生作为文化名人,属于公众人物,他的书信具有相当重要的文学和历史价值,在合理范围内公开一些“私人之间的事”,并不必然构成对隐私权的侵犯。不过,尽管杨绛先生一向淡泊世事,但此事不但关乎他们夫妻一向极为重视的私人隐私,而且也牵涉到著作权行使的问题,如果拍卖公司一意孤行,不但会给杨先生带来伤害,而且恐怕也将会为此种侵权行为负上法律责任。拍卖公司以此种方式来扩大影响力,实非明智之举。详细

  • 钱锺书手稿拍卖引起轩然大波

    钱钟书手稿拍卖掀起轩然大波。5月20日,北京中贸圣佳拍卖公司在京宣布将拍卖一批“钱钟书书信手稿”,包括60余封钱钟书书信、13封杨绛书信和6封钱杨独女钱瑗的书信,以及钱钟书《也是集》手稿和杨绛《干校六记》手稿。其中,60余封钱钟书的书信大多写于上世纪80年代,收信人是香港《广角镜》杂志社原总编辑李国强,信中涉及不少对历史事件和学人的评判。今年102岁的杨绛知道这消息后,发表公开声明并发出律师函,表示此事让她“很受伤害,极为震惊”,并希望有关人士和拍卖公司尊重法律,否则她会亲自走向法庭,用行动维护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这一基本人权。

    拍品内容:79件书信、两部手稿

    据悉,这批书信、手稿6月21日将在北京万豪酒店拍卖。从该公司公布的资料来看,这个拍卖专场包括了60件钱钟书毛笔书信,13封杨绛钢笔书信以及6封钱瑗钢笔书信。

    钱家与李国强相识于1979年,交往频密。这批书信以钱钟书重要作品《也是集》为线索,时间横跨1979年至1999年。李国强在香港先后帮助钱家出版了《干校六记》(1981年)和《也是集》(1984年)。此后,钱钟书又托李国强用稿费买西方书籍,通信颇为频繁。信件内容涉及钱钟书及杨绛关于书稿出版的一些细节,以及对一些历史事件或学人的评判,比如鲁迅。

    另悉,这批钱钟书书法信札大多采用文言文、八行笺。八行笺是指古代的一种信纸,以竖排的八列为一整张,每页信纸都是八列,从右向左书写。根据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殷华杰先前对媒体的说法,“目前这批书信有2万字,可以称为是研究钱钟书的重要‘书籍’。”

    杨绛致电李国强要求答复

    得知拍卖消息后,前日,杨绛发布了三点声明,表示震惊之余,亦要求停止拍卖。

    据知情人透露,杨绛及其代理律师已于昨日给中贸圣佳拍卖公司发去律师函。该知情人未透露具体内容,“可能会对他们不利,他们如果理智的话,应该撤拍。”知情人同时表示,杨绛先生是大家尊重的作者,不喜欢炒作,这也对她的健康不利。

    此前有报道称,杨绛得知拍卖一事后,曾致电李国强,认为此事不妥,要求对方给予答复。李国强答应给予书面答复,并称“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是我朋友做的”。昨日,当南都记者就此报道说法致电李国强时,刚表明采访来意,李国强就挂断了电话。据知情人透露,李国强虽然答应给杨绛先生书面答复,但是“回信答非所问”。

    该知情人还透露,去年6月,李国强就带人看过这些藏品,可能由于价格原因并没有成交,拍卖公司“前后花了三五年时间才征集到这些作品”的表述存在漏洞。(摘自《南方都市报》)

  • 国家版权局力挺杨绛先生

    中国国家版权局29日就备受关注的“钱钟书私人书信将被拍卖”事件公开表态称,钱钟书私人书信将被拍卖的行为可能涉及物权、著作权、隐私权、名誉权等多项权利。

    中国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当天下午就此事件涉及的著作权问题发表意见指出,就著作权问题而言,书信作为文字作品,著作权属于作者,即写信人。拍卖活动的相关行为方在对信件进行处分的时候,未经著作权人同意,不得对书信做著作权意义上的任何利用,否则涉嫌对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侵害。比如,将书信的全部或部分内容公之于众,就可能涉嫌侵犯著作权人的发表权。

    近日,北京一家拍卖公司宣称将拍卖钱钟书及其夫人杨绛信件及手稿,杨绛女士发表公开信坚决反对,以及公众和媒体的相关争论,均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于慈珂表示,国家版权局高度关注“钱钟书私人书信将被拍卖”事件,支持著作权人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诉求,并将继续关注事件进展。(中新网北京5月29日电 记者孙自法)

  • 杨绛先生公开声明

    近来传出某公司很快要拍卖钱钟书、我以及钱瑗私人书信一事,媒体和朋友很关心我,纷纷询问,我以为有必要表明态度,现郑重声明如下:

    一、此事让我很受伤害,极为震惊。我不明白,完全是朋友之间的私人书信,本是最为私密的个人交往,怎么可以公开拍卖?个人隐私、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多年的感情,都可以成为商品去交易吗?年逾百岁的我,思想上完全无法接受。

    二、对于我们私人书信被拍卖一事,在此明确表态,我坚决反对!希望有关人士和拍卖公司尊重法律,尊重他人权利,立即停止侵权,不得举行有关研讨会和拍卖。否则我会亲自走向法庭,维护自己和家人的合法权利。

    三、现代社会大讲法治,但法治不是口号,我希望有关部门切实履行职责,维护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这一基本人权。我作为普通公民,对公民良心、社会正义和国家法治,充满期待。

  • 李国强是何许人?

    李国强,曾任香港《广角镜》杂志总编辑、香港广角镜出版有限公司总编辑等职。曾任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各界文化促进会理事长。

    《广角镜》于1972年10月在香港创刊,是一本综合性政经月刊。李国强以收藏著称,其收藏专攻文史资料和图片,始于上世纪70年代。

对钱锺书手稿拍卖争议,还是那句话:人情的归人情,法律的归法律。不过,在钱锺书的夫人杨绛先生尚在人世,李国强便迫不及待地拍卖钱锺书的手稿、私信,还将责任推给他人,真是让人无语!钱锺书真是“遇人不淑”啊!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