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期
进入收费公路“永久收费”的新时代?

毋庸讳言,在《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正案公开征求意见稿里,这是三条最为核心的修改条款,它们都是新增内容,而且都以增加收费作为目的:一,节假日收费公路小车免费并不是增量福利,而是给你一块面包吃然后再放你更多的血。“通过适当延长收费年限等方式予以补偿”,不仅让眼下的免费政策毫无意义,而且给收费公路延长收费找到了借口。没人知道,这两者之间会如何换算,但对于收费公路来说,延长收费年限所获得的,肯定要远大于免费政策所付出的。

二,高速公路改扩建居然也可以成为“调整收费年限”的理由——当然,所谓“调整收费年限”只可能增加不可能减少。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同一条高速公路无论收费了多久,又或者已经产生了多大的暴利,只要从暴利中拿出一小部分用于改建扩容增加投资,就可以申请“重新核定”收费年限,然后接着赚取更多暴利。这无疑是很荒谬的,增加投资是为了赚取更多通行费,凭什么要据此延长收费年限?如果这样的操作逻辑成立,以后新修高速公路是不是都得留一手以待“改建扩容”?

三,收费期满后,竟然还能以“满足基本养护管理支出需求的原则”继续收取通行费!这无疑是最“惊天地泣鬼神”的一个新增条款。这意味着所谓最长25年的收费年限基本纯属“愚民”,因为收费期满后还是要继续收费的;只要公路还需“养护管理”,直到其报废收费也永无停止的一天,最多无非是适当降低收费标准而已。倘若这一条款得到通过,基本可以宣布,我们从此“很荣幸”地进入了收费公路“永久收费”的新时代,免费高速公路将永远与我们无缘。

“不收费公路将占全国总里程96%以上。”这是交通部曾经给全体国民做出的承诺。可是,倘若这三条新增条款得以实施,这个承诺恐怕只能成为一个笑柄。因为,我们“领会”《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案征求意见稿关于收费政策调整的“精神”,无非只有一个“延长收费年限”。原本,我们期待交通部能对每一条收费公路的实际收费情况进行审查,对每一条收费公路的实际贷款成本进行审计,然后进行持续监管并且将所有数据对外公开,让公众可以据此对“多少年才能买到一条免费公路”有一个明确的预期。

现在看来,公众也许应该趁早断此美梦。因为,收费期满后都有了继续收费直至永久收费的理由,延长收费年限的途径和借口又是如此众多,你还能奢望什么呢?【详细

可以合理补偿,但不可成为延长收费的借口

然而,一旦看到“延长收费年限”这样的字眼与收费公路连在一起,不少人都会打个寒颤。“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收费公路模式在中国已发展了近30年,如今,说收费公路已成为一个巨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并不为过。高速公路早在十大暴利行业中稳占一席,超期收费、账目模糊、腐败丛生几乎是每一条收费公路的共性,而政府高官及其亲属以隐秘形式持有收费公路公司股份与违规设置收费站、擅自提高收费标准等丑闻亦层出不穷,惟高速公路为地方政府带来巨大收益,即使乱象频出中央亦多次清理整治却未能动其分毫。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难免有人提出,可以获得收费公路经营权的背后莫不存在利益输送、官商勾结之事,本不是按契约行事攫取巨额利润,即使违背契约让其免费几天怎么就不行?这种说法看似解气,实则等同于无视被踩在脚下的合法权益去讨一颗不知甜不甜的糖(节假日公路免费带来的严重拥堵是否利民确有争议)。节假日免费的几天绝对无法弥补收费公路种种乱象对公众权益的长期损害,最终诉求显然不应是这颗糖,而是移开踩着公众权益的那只脚。

以延长收费年限弥补公路投资者损失并无不妥,但前提是统一标准—— 投资者“被免费”时依照契约精神对其补偿,日常运营中亦应依照契约精神严格遵照收费期限不得随意延期、收支账目需细化公开接受公众监督。否则,若依照双重标准,一面继续任由收费公路灰幕重重、对账目遮遮掩掩、收费无限延期,一面却以公平之名补偿投资者损失,只会令此新规成为公路收费延期的又一借口,在本已受损多年的公众权益上再踏上一个脚印。【详细

延长公路收费期的口子不能随便开

但细看征求意见稿,即可发现亮点不多、新意欠缺。去年交通部曾经表示,将研究取消一级公路和经营性二级公路收费的可行性和时机,然而在征求意见稿中,却并没有看到有关取消收费的研究结果。不仅如此,有些新增加的内容反而令公路的公益性大打折扣,在这其中,公众最为关注的当是在三种情况下,高速公路可延长和调整收费年限:一,因国家免费政策而影响收益的,可适当延长收费年限;二,因改建扩容增加投资可以调整收费年限;三,还贷、经营期满后,非公共财政承担养护费用的高速公路,可按满足基本养护管理支出需求收取通行费,收费年限可按照公路的两个大修周期进行核准。倘若征求意见稿付诸实施,必然为高速公路延长收费年限打开了一道口子,而由于征求意见稿并没有就延长收费年限作出具体限制,公众难免担心高速公路收费是否可无限期延长?

高速公路超期违规收费备受诟病,交通部、国家发改委等五部委曾开展专项清理超期收费的行动。可现在征求意见稿却规定,因国家免费政策影响收益竟可以通过延长收费年限来补偿,这也意味着四大节假日高速公路免费通行的规定失去了意义,对车主来说,“吃进去的终将还是要吐出来”,而且很有可能要加倍吐出来,因为节假日免费了,可是收费年限却无限期延长了,贪了一点小便宜,最终却要付出更多的通行费。而对那些节假日没有开车出门的车主来说,更是有苦难言,既没有享受到免费的利好,还要白白多交过路费。

为何会有此不合情理的规定?难道与节假日免费后、高速公路“亏不起”的“哭穷”有关?可是征求意见稿如此照顾高速公路经营管理者,让国家免费政策意义尽失,且完全不考虑车主的税费负担,这恐怕会落下偏袒高速公路经营者的嫌疑。此外,因改建扩容、基本养护管理支出就可以延长收费年限,这不但让25年的收费年限规定形同空文,还会让公路免费沦为“水中月,镜中花”,道理很简单:高速公路在任何时候都会有养护管理支出。【详细

修改“收费公路条例”不能为赚钱“开后门”

通观这个新鲜出炉的《征求意见稿》,我们看到的更多是相关部门在为收费公路投资者争取利益,而不是降低费用利民惠民。

一是为政府和其他投资者投资的公路收费张目。《征求意见稿》提出“非收费公路的发展资金由公共财政承担”,“全部由政府投资或者社会组织、个人捐资建设及养护管理的公路,不得收取车辆通行费”。这意味着,只要有哪怕1%的外来投资,都可以作为收费公路来建设。捐资建设的,居然连养护管理都要人家埋单,否则就可能要收费,我们的交通部门连燃油税里的养路费都不准备出。

二是为投资经营性公路赚钱张目。《征求意见稿》公然否定原条例关于设置收费期、逾期亏损由投资者承担的原则,要求“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按照收回投资并有合理回报的原则确定”,并且明确了“合理回报率”的确定方式。此外,还提出“车辆通行费收费标准可根据交通流量、当地物价指数变化情况等因素适时予以调整”,也就是公开要求确保投资收费公路可以收费赚钱。而《征求意见稿》并没有提出随着车流量增加,在达到合理回报额之后,应该停止收费!甚至不顾政府有规定“节假日免费放行”的权力,对于高速公路节假日免费放行所造成的损失,它公然提出要政府通过延长收费期给予补偿。

三是为延长收费公路收费期张目。《征求意见稿》不仅公开要求调整收费年限,提出“高速公路因改建扩容增加投资需调整收费年限的,可依据本条例有关规定重新核定”,而且还提出“还贷、经营期满后,除由公共财政承担养护费用的以外,高速公路可按满足基本养护管理支出需求的原则收取通行费,收费年限可按照公路的两个大修周期进行核准”。倘若如此,许多高速公路可能永远也不会有免费的一天了。

四是为在赚钱最厉害的城市公路、机场高速上继续收费赚钱张目。《征求意见稿》第十八条提出,建设收费高速公路,其连续里程必须在30公里以上,但“为完善国家高速公路网而修建的以及城市市区至本地机场的高速公路”则不用超过30公里。这就将这些历来应该用市政费用建设的市政公路,也变成了赚钱的收费公路!在这些历来不应该由公路交通部门插手的市政领域,打开了一个插足的口子。

面对这样的《征求意见稿》,我们怎能相信“部门的立法没有部门的利益”?我们如何相信交通部门“修改条例”是为了“降低流通费用”?我们的公路本应该姓“公”,难道交通管理部门连这个都不知道吗?难道你们还打算在建国100周年的时候,还让我们背着“80%以上的收费公路在中国”的骂名吗?详细

  • 高速收费年限拟延长补偿节日免费

    8日,交通运输部公布《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正案征求意见稿)》,向公众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对收费公路的期限新增规定,并提出因国家实施免费政策对收益造成影响的,可通过适当延长收费年限等方式予以补偿。对此,不少网友和车主质疑,这是为公路收费延期开绿灯。

    “天下果然没有免费路!”不少网友在微博如此感叹。这是因为交通运输部的征求意见稿中说,“国家实施免费政策给收费公路合法收益造成影响的,可通过延长收费年限等方式补偿。”

    按照2012年8月公布的重大节假日收费公路免费通行政策,每年的春节、清明节、劳动节、国庆节,对7座及7座以下小车实行免费通行。从去年国庆节首次实行至今,已经历四个节假日。根据今年4月初11家路桥上市公司年报,在免费通行政策、经济下滑致车流量减少、其他经营业务减收等因素的多重作用下,多数路桥公司净利润比上年有所减少。如宁沪高速2012年净利润同比减少3.97%;深高速同比减少21.78%;粤高速A同比减少18.91%。有专家认为,2013年免通行费的实施对于路桥公司业绩的影响可能会有所扩大,因为2012年的免费期只有8天,而2013年的免费期一共有20天。

    “总觉得这免费餐不好吃,原来在这儿等着咱呢。”对此,不少网友和车主表示“坑爹”。网友“冷兔么么茶”说,每年几天的收费公路免费却可能换来收费期延长。节假日免费延长收费再找补回来,收费公路可是一点都不吃亏。这是还利于民,还是给司机下了个套?【详细

  • 最大疑虑:高速公路变相永久收费

    收费年限将至时扩建怎么办?

    征求意见稿中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按照收回投资并有合理回报的原则确定,最长不得超过25年。国家确定的中西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30年。同时,又增加两项作为第三项:“高速公路因改建扩容增加投资需调整收费年限的,可依据本条例有关规定重新核定。“

    对此,网友“晓雨闻铃”指出,这可能会使经营者在收费期到24年零11个月的时候,再通过扩建来延长收费年限。广州车主马先生表示,随着经济发展,高速公路肯定会越来越繁忙,部分高速公路肯定要通过扩建满足需求。但为了防止经营者借机变相延长收费年限,条例应该明确不论何种情况,收费公路最长的收费年限是多少,而且这个期限不能过长,这样才能杜绝变相延长收费年限的情况发生。

    高速公路还贷期满还可收费?

    征求意见稿第十四条还规定:“还贷、经营期满后,除由公共财政承担养护费用的以外,高速公路可按满足基本养护管理支出需求的原则收取通行费,收费年限可按照公路的两个大修周期进行核准。”而对现行条例第十六条修改为:“对于还贷、经营期满后的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应当根据养护及运营管理成本确定。”也就是说,高速公路还贷、经营期满后,在一定条件下还是可以继续收取通行费。

    对此,不少车主表示反对。广州车主马先生说,公路的本质是公益性,高速公路在还贷、经营期满后,车主司机只要按国家规定交纳了税费,实际上已交纳高速路的养护和运营成本,完全有权利免费行驶。而且,经营期满的高速公路养护管理成本,应该从所收税费中支出,而不是继续收费。而据记者向业内人士了解到,高速公路的大修周期一般是10年左右,如果的确如此,那么“按照公路的两个大修周期进行核准”就意味着可增加20年左右的收费期限。详细

  • 高速路负巨债 正找借口延长收费

    专家称高速路负债数万亿 正找借口延长收费年限

    《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正案征求意见稿)》一经发布,部分新增和修改条款即引来广泛关注和热议。昨日,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他们就收费公路因免费政策延长收费期、经营期满高速路可继续收费以满足养护支出、收费公路如何回归公益等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

    之所以规定四个重大节假日收费公路免费,就是因为大家对高速公路收费意见大而做的一种安抚。

    现在面临的现实问题是,高速公路负债已达到数万亿元,这么多债务什么时候能还完?25年收费年限更像是一厢情愿的事情。即使节假日不免费,到25年也还不完款变成免费公路。

    所以这次的条例修改更像是找更多的借口来推迟还款年限,延迟免费期的到来。(摘自新华网)

国家的节假日高速公路免费政策,确实让高速公路经营管理者的收益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是即使要给予其合理补偿,也必须有统一的标准、规范的操作并进行严格审核,做到适当、合理补偿。若有关部门欲以此为借口,随意延长公路收费年限,则无异于愚弄公众了。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