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期
公开完整真相,才能捍卫城管应有正义

而综观两起事件,舆论的态度更多地是遵照同情弱者的定律:前一起冲突爆发后舆论不容置疑地站在了商贩这一侧,而后一起冲突事件中因为城管成为了受害者,又使得一部分人开始倒向城管。

舆论的反应体现出社会的即时心理,对于认识事件性质与影响范畴或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这一临时性的社会心理对于深入剖析事件,乃至于获得导致悲剧的内在根源,却未必有实质的促进作用。要想解开城管与小贩冲突的死结,最终还必须回归每一起冲突事件的本原,通过对真相进行拼接,整理出导致冲突的要素构成与爆发机理。

然而,在这两起事件中,无论是看似不利于城管的掐女商贩脖子事件,还是看似有利于城管的后一起冲突,广州市城管方面自始至终都没有对公布真相给予太多的重视。最起码,在对获知真相能够起到关键作用的视频公开上,相关部门的态度一直是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这的确会让许多关注城管的人感到迷惑不解,因为这两种看起来相悖的行为能够兼容,唯一的原因就在于这其实是符合城管内部行事逻辑的,而这种行事逻辑并不为外人所知。

完整真相的缺席导出的结果往往会失真。从前起事件来看,由于城管方面态度暧昧,导致真相就被定格在“女商贩被掐脖子”这一照片上,而边上一岁多女儿哭泣的样子更是打动了千千万万的网民。可以断言,公众对于商贩的同情程度一定会与对于城管的厌恶程度成正比。但事实上,从理性的角度看,一张照片即便可以打动所有人,却并不意味着可以垄断对真相的解释权。假使城管方面能够公开整个执法过程,舆论的倾斜程度亦未必到此地步。

在后一起冲突中,由于有目击者表示被砍伤的苏姓城管与持刀小贩有动手现象。值得注意的是,官方分别用了“暴力抗法”和“肢体冲突”来指代上述两起事件,这种话语上的变化一旦被公众所捕获,在视频缺失的情况下,官方的声明反而很容易成为公众保持怀疑的一个理由。具体到苏姓城管被连砍7刀一案,如果没有完整真相的公布,公众所持有的“城管强商贩弱”这一大逻辑就会支撑他们所有的分析。详细

城市管理要为底层留下更多生存空间

我们见证了太多的流血,有时流的是城管的血,有时流的是小贩的血,这都是悲剧,都不该有丝毫的幸灾乐祸。能不能终止这种无谓的冲突呢?关键还在如何调和城管、走鬼之间的矛盾,避免矛盾激化到使用暴力的程度。

其实,城管在中国只有十多年的历史。1990年代中期,各大中城市小商贩大批出现,严重影响交通、环境卫生。当时工商、卫生、环保等部门各自执法,效率低下,形成了所谓“七八个大盖帽,管不住一顶破草帽”的局面。城管的“综合执法”因此诞生。

城管本身法律地位相对模糊,执法对象又多是底层民众,易引发舆论同情;再加上长期以来编制空白,市、区、街道三级都设有城管队伍,成员良莠不齐,野蛮执法时有发生,这些共同造成了城管颇为负面的公众形象。

所以,针对协管员被连砍7刀,广州市城管局长会说:“最痛的不是挨了7刀,而是不被社会理解。”本月初,株洲市城管局副局长也在微博上称:“城管注定是舆论的弱者,一路少不了辛酸血泪。哪怕人人不理解,也要让城市更完美。”

当城管的领导纷纷在叹息“不被理解”、自怨自艾时,有一位颇为异类的城管,却有一番换位思考:“若人人不理解(城管的工作),完美城市有何意义?”他就是曾主动曝光过“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的城管执法秘笈的网友“桥上人家”,在现实生活中,他是南京的一位城管队员。

城管是城市迅速发展后的必需公共服务,中国的任何一座大城市都离不开城管;另一方面,摆摊贩浆是自古以来最卑微的生存方式,小摊是小贩一家的生计所在。城管要维护城市的秩序,走鬼要生存,双方必然有矛盾,但双方也并非“你死我活”的矛盾。在执政理念上,不能把城市管理的目标界定为“完美”,否则就是置小贩和城管于极端的对立中。

在城市总体卫生安全的同时,能否容忍一定的流动摊贩的生存空间,兼顾市民生活便利?在一尘不染的“至清无鱼”,与严重影响交通、环境的“市场活跃”之间,有相当广泛的政策空间,城市管理者与小摊贩可以也应该达成共识;这种城管的“柔性执法”,公众是会理解的。详细

和为贵 城管与小贩,请给对方空间

广州市城管执法局局长危伟汉连夜召集广州各家媒体表示:“最痛的不是挨了7刀,而是社会的不理解。”这7刀不是砍在他身上,他当然说不是最痛。我想多问一句的是:为什么不被理解呢?总是只看到自己可怜的一面,这种心理状态本身就很可怜。

广州的小贩很多,这是现实。全世界凡是好搵食的大城市小贩都很多,这也是现实。但是暴力冲突如此之多之烈,广州很突出。这才是广州要面对的问题。说到底不是小贩有多坏也不是城管有多凶,只是这个城市对小贩管理的思路和方法不对头,才导致搵两餐的小贩和有组织有纪律的城管之间暴力冲突不断升级。我不得不直话直说:小贩和城管街头暴力冲突的升级是城市管理失败的标志,并不是谁比谁更先动手,谁比谁更占理,谁比谁更可怜,谁比谁更坏的问题。

广州对小贩的管理可以说是暴寒暴热不得其法。好起来好到把小贩当亲人,哄进流动商贩疏导区摆卖,可惜这些流动商贩疏导区大都因为人流不理想,小贩不领情。而“凶”起来则不惜冲突猛烈驱赶,尤其在各种关键时刻——— 什么才是关键时刻你懂的。小贩见一时能摆一时不能摆,必然的选择是摆了再说。

我们都知道,大凡类似的街头暴力冲突,双方的心理潜台词都是:不要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不一碗水端平,不持之以恒的小贩管理,结果是把管理与被管理的种种矛盾异化为欺负与被欺负的关系,这正是小贩与城管的街头暴力冲突一焫就着的根本原因。南都的报道披露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车陂街道办统计,仅去年下半年以来,车陂街道城管执法队先后有近20名队员因摊贩的暴力抗法而受伤。

既然广州是一个不设门槛不设防的城市,这就决定了一个城管和市民都不得不面对的严峻现实:神仙都没有办法控制广州小贩的日益增长!而面对着野草一样疯长的小贩,城管的人数增长了吗?对小贩的控制目标是不是合乎现实?城管的管理智力含量提高了吗?

我所说的智力含量并不是很高深的东西,只是诸如河南的小贩怎么管?安徽的小贩怎么管?中年的男小贩怎么劝导更有效?年轻的女小贩怎么劝导更有效?就是诸如此类的小贩管理“攻略”而已。而更重要的是,以目前的人力物力管理小贩,城管的最高领导对下属下达的目标,是能够实现的还是不可能的任务?只有简单的驱赶一招,就把城管队员长期推向与小贩的冲突前沿,本身就是冲突升级以至于演变成街头暴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常识告诉我们,在一个超级大城市里要铲草除根式地把全部小贩清掉是完全不可能的,可以做的只是控制——— 摆卖区域控制,摆卖时间控制,摆卖对社会的滋扰程度控制,小贩与城管的街头冲突频度与烈度的控制,等等。无论是争当弱者争当英雄都不是城管当局的明智选择,把小贩当敌人把细水长流的城市管理当毕其功于一役的战役来打则更是失智的昏招。

我这篇早茶不是在骂城管而是在撑城管,我也不是在帮着城管赶小贩而是在帮小贩。既然城管消灭不了小贩,小贩也消灭不了城管,给对方以空间,双方的街头游戏———而不是日益升级的街头暴力冲突———才能够继续玩下去。【详细

乱摆卖惹公愤,城管要大胆管

其实,当今广州“失守”的何止第十甫!仁济路、东华西路、人民路、中山六路、解放南路、机场路、广园路、员村二横路等地,都有类似的流动商贩大面积无序经营,又无人管理的现象。

广州部分街区公共空间被商贩占据,当然不是今天的事,问题是现在愈演愈烈。今年春节以来,这种现象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状态。可以讲,流动商贩已经形成了一种产业,有些街区还出现了“连锁经营”的态势!究其原因:一是城管被妖魔化,由于流动商贩是“弱势群体”,也由于有过城管野蛮执法,在一再受到舆论谴责的情况下,城管普遍不敢放手执法;二是城市管理模式滞后,与广州有众多外来商贩的现状不相适应。尽管城管委曾经出台过城市管理综合提升考评办法,可惜最近被废止;三是广州经过创文创卫并成为“全国文明城市”之后,政府部门有意无意放松了对有关方面的管理。

讲来讲去,还是要加强管理。管住流动商贩,乃城管的天职。我以为,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乃至压力下,城管都不能不作为。诚然,城管要文明执法。但何谓文明执法,我想在这里厘清一个基本事实。根据2011年10月实施的《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细则》,城管对乱摆乱卖的商贩享有行政强制权,可以“先行登记保存或者扣押物品封存”。也就是说,对不听从劝喻的商贩,城管是可以“上手段”的,这不是什么“粗暴执法”。我以为,也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治理商贩占道经营的乱象。在这个问题上,不仅城管要挺直腰杆执法,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联合多部门执法。【详细

终结城管小贩冲突,出路不在素质

暴力冲突是谁也不想看到的,但在更多事实被坦率披露之前,暂时无法对刀伤协管员的事情做更多的评价。然而,城管执法局相关负责人的讲话与立场,实在值得重视。作为城管系统最高负责人,他对城管社会形象的理解,以及对城管在街头境况的描述,都具有代表性。

城管的“得不到理解”,恐怕是事实。谈起城管,最常见的都是负面评价,很少有站在城管的立场为其辩护的。城管系统相关负责人将不获理解的原因,归结为文明执法程度不够以及街道人口素质差。换言之,这种对城管与游商困境的解释乃是源于素质论。

不排除有极个别城管或小贩修养不足,但无论是城管还是小贩,都是有家有口的,打打杀杀是最不符合他们家庭利益。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可能都是温和善良的普通人。可是,当城管和小贩各自走上街头后,彼此遵循各自的角色安排后,却演化到拔刀相见的地步。问题何在?

这就要说到街头的权力安排。在街头权力体系中,相较于游商,城管获得了唯一的,也是压倒性的赋权。游商小贩的反抗,很有可能会被套上暴力抗法的枷锁。因此,城管相对强势,小贩相对弱势。问题是,此种权力上的强弱对比,不一定带来预期的街头秩序。

小贩缺乏街头权力,但他们必须要为活口奔忙。活着本身就成了弱者的“武器”,所以才会和城管斡旋,而弱者的身份地位又给了他们获得一般社会同情的可能,这也是他们与城管博弈的资本。面对为生活奔波的难题,再高的素质恐怕都无法避免这必然而然的冲突。而看似强势的城管,面对游动的小贩,面对一般的社会情绪,执法方式是否文明且不说,其执法的正当性、合理性恐怕都颇遭质疑。城管显然无法单靠权力来实现规范街头秩序的目的。

然而,城管并不认为这是权力的失效问题,而将其归咎为权力不足,反而要求增人、扩权。如此做的效果是反向的,越扩权矛盾越多,越增加人手,冲突的接触面越大,而一旦缺乏必要的监督,问题只会加倍滋生。

街头扩权的临界点是城管警察化,这个提议早几年曾有动议,但幸运的是遭到否决。城管警察化,意味着街头扩权达到极限,必定抬高游商小贩求活的成本,进而令双方都容易逾越界线,后果不堪设想。若要改变城管与游商的对立局面,出路不在于泛泛地提高素质,根本在于改变街头的权力结构。详细

  • “城管掐小贩”执法视频公布

    3月20日上午10时,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召开媒体和城管监督员座谈会。在会上,城管公布了3月6日客村牌坊执法视频。视频显示,双方互有口角,也互有动手。

    视频显示,城管执法队员先是到场对女小贩进行劝导,女小贩不接受劝导。在劝导期间,一位执法队员拿了女小贩摊前的水果刀。按照视频播放现场城管领导解释,此举为暂扣其刀。女小贩要求执法队员还刀,执法队员把刀还了后,女小贩仍不愿离开。双方为此争吵,争吵期间双方都有不太文明的用语出现。当双方争吵到最激烈时,女小贩用手指着最后被停职的协管,这一指疑似碰到该协管面部;该协管还手,其手疑似碰到女小贩的手;女小贩再还手,拿起摊前番石榴朝执法队员砸,虽然没砸中被停职协管,但视频显示番石榴砸到其他执法队员。被停职协管随后扑到女小贩面前,双方拉扯。在此期间,多位执法队员上前欲把两人分开。

    两人分开后,女小贩返回摊前,打电话叫人到现场,执法队员也打电话报警。随后,直到警方到场前,女小贩一直留在水果摊前,被停职协管则守在水果摊前,视频显示被停职协管衣袖被扯烂。随后警方到场,视频播放结束。根据视频显示,女小贩所带女儿一直坐在水果摊前,截至视频播放完为止并未哭闹。

    虽然该视频较为完整反映执法过程,但该视频并没反映警方如何处理女小贩。【详细

  • 城管委致市民公开信吁商贩自律

    针对3月17日天河区车陂街城管队员苏家权在执行公务时被小贩砍了7刀一事,广州市城管委和广州市城管综合执法局昨天联合发出致广州市民的公开信。

    公开信透露,一方面坚持民生为重,积极为流动商贩经营创造环境条件;另一方面会对违规占道经营和乱摆卖行为继续依法依责加强管理,严格执法。

    据悉,广州去年新建了72个流动商贩疏导区,引导3万多名流动商贩入室入场入点经营。目前全市已有124个疏导区,能够安置流动商贩5万多名。按照今年3月6日城管大会的部署,广州今年还会加快推进流动商贩临时疏导区建设,适当扩大严管区范围,全年新增疏导点50个,争取引导约5000名流动商贩入点规范经营。

    尽管流动商贩疏导区数目在不断扩充,但违规占道经营和乱摆卖行为依然屡禁不止,去年城管部门共收到市民投诉5.6万宗。对此,城管部门在公开信中呼吁广大流动商贩加强自律,自觉守法经营,服从和配合各级政府对市容环境秩序的管理工作。他们同时希望在执法过程中得到广大市民的理解、支持和配合,广大市民也能积极为城市管理工作出谋划策,主动参与到城市管理中来。

    公开信结尾部分则承诺,城管执法队伍也将“内强素质,外树形象,不断提高执法能力和水平,努力构建法治、文明、亲民、和谐城管,为广大市民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详细

  • 城管局长:最痛的是得不到理解

    17日下午2时许,天河区车陂街道两名城管对一占道经营的小贩进行劝导时,小贩突然挥刀袭击,27岁的城管苏家权被砍伤7处,其中5刀在头、面部,或致其毁容。

    监控录像显示,下午2时08分,苏家权和另一名城管到达执法现场进行劝导,其他摊贩都已散去,只有一名卖菠萝的40多岁男子不愿离开;2时11分,该小贩突然挥舞一把用来切菠萝的、约30厘米长的刀,砍向离他较近的城管队员苏家权,整个过程不到4分钟。

    广州市城管委主任危伟汉昨日表示,天河区城管被小贩砍伤一事引起广州市副市长谢晓丹重视,他已下令全力追捕凶手。

    危伟汉说:“最痛的不是被砍了7刀,最痛的是得不到理解。”他表示:“一个有20万人口、面积5平方公里的车陂街道,仅有9名正式编制的城管执法队员,他们周末也没有休息。街道设立的流动商贩疏导区,小贩们不愿去。市民也买小贩的东西。”

    他表示,这件事不仅仅是一个城管和一个小贩之间的纷争,而是全社会需要关注的问题,在提高文明执法程度的同时,也必须提高街道人口素质,为城管创造和谐的执法环境。

    昨晚10时许,记者在东圃大马路上看到路边靠近人行道处有众多流动摊贩。天河区车陂街道城管执法中队副队长张德华告诉记者,昨日下午案发后,城管暂停执法,此为该街道没有城管时“最自然的状态”。【详细

  • 回放:小贩七刀砍倒城管队员

    17日下午2时许,广州天河区车陂街道城管执法中队两名城管队员对一占道经营的小贩进行劝导执法,小贩突然挥刀袭击,27岁的城管队员苏家权被砍伤7处,其中5刀伤及头部和面部,伤情严重。砍人小贩为40多岁男子,作案后潜逃,广州市副市长谢晓丹已要求全力追捕。苏家权目前仍在天河区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救治。记者昨日通过事发现场附近一栋高层建筑的监控视频大致了解了事件经过。

    车陂街通报事件经过

    2013年3月17日下午14时许,天河区车陂街城管执法队辅助队员苏家权和钟泳德两人一组,在车陂街东圃大马路附近进行守点巡查。14时08分,当发现东圃大马路路口(车陂街辖区)一侧有流动商贩在人行道上设摊经营,两人当即上前进行教育,劝导其离开。大部分小贩立即离开,其中一名兜售水果的40岁左右中年男性小贩没有离开,执法队员继续向其宣传相关法规,要求其离开。小贩一边谩骂,一边推着车子移动到东圃大马路的东边(前进街辖区)。为确保小贩离开,两名队员继续尾随直至其离开执法范围。

    就在两名队员准备撤离时,该商贩突然从后面挥刀连续砍向苏家权,致其身中7刀血流不止。随后,该商贩丢下手推车向东圃大马路方向逃窜。由于事发突然,另一队员钟泳德未能及时控制住该商贩,钟泳德立刻将苏家权抱上汽车,就近送往天河区人民医院抢救,并第一时间报警。

    视频:动刀前有肢体接触

    记者昨日在现场附近一大厦的监控视频记录上看到,当日14时10分许,一名商贩推着车从东圃大马路转弯沿中山大道向东行走,随后,一辆白色车辆跟随着该商贩向东行驶;14时11分,该商贩拿着白色的布条朝东圃大马路的方向摇晃。此时,视频记录到该商贩和一名身穿灰蓝色服装者发生了肢体接触,但由于该视频监控器设置在高层建筑上,难以分辨是谁先动手。【详细

显而易见,城管与小贩水火不容、刀剑相向,不管谁强谁弱,也不管谁占上风谁处下风,其实都不会有赢家,始终都是令人痛心的悲剧。这是城市管理的失败。城管和小贩都是社会管理的制度之恶的牺牲品、替罪羊!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