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期
李亚力"灭火"失败,特权"坑爹"发人深省

显而易见,这是一起典型的权力“灭火”失败案例,也可称作是偷鸡不成、蚀米一把。

可以想象,在新的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决心反腐立信、反腐立威、反腐立国、反腐立党的大背景下,当地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决不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一起原本很好处理的案件,却演变成这样的结果呢?它应当引起我们怎样的反思呢?

首先,李正源敢于醉酒驾驶并殴打执法交警,说白了,就是有一个绝对权力的父亲。我想,对李正源来说,类似醉驾这样的违法行为,可能不是一次了。如果查一查他的行车纪录,诸如闯红灯、乱停乱放等,一定数不胜数。只是这一次他遇到认真执法的“刺头”了,继而出现了这样的结果。而李正源敢于这样做,就是因为有一个具有绝对权力的父亲,且这个父亲一贯支持纵容儿子这样做。不然,绝对发展不到醉驾了还殴打执法交警这样的地步。其行为之恶劣,比“李刚是我爸”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不能不令人深思。

第二,指使交警支队造假,可见“一把手”的权力已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大凡贪污腐败、违法乱纪案件,很多都与“一把手”的权力过大有着密切的关系。李亚力敢于指使交警支队为其儿子严重违法乱纪案件造假,且交警支队也在“认真”地造假。说到底,还是因为李亚力在太原市公安系统的权力已经至高无上、没有任何可以约束与制约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他可以利用权力做出各种违法乱纪的行为,可以用权力来为儿子的违法乱纪“灭火”。所谓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也注释了此起案件。如何限制“一把手”的权力,也是此起案件需要我们深思的地方。

第三,在法治社会,李亚力敢于将法律当“家规”,可见领导干部的法制意识之淡薄。李亚力作为一名高级领导干部,身居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之高位,却在明显违法的案件面前,将法律当“家规”,企图用“家规”的方式处理违法乱纪案件,这不能不令人深思。如果每位领导干部都象他这样,都在与自己有关系的人触犯法律以后,采取严重违法乱纪的手段,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么,法律的尊严还何在呢?法治建设还有多大的意义呢?从这个层面来讲,要推进法治社会、法治政府建设,关键不在别人,而在领导干部,特别是手中掌握着很大权力的领导干部。只有领导干部的法制意识增强了,能够一切依法办事了,法制社会的春天也就真正到来了。

所以,奉劝那些遇到违法乱纪之事,就想用权力“灭火”的领导干部,一定要从李亚力身上吸取教训。详细

公权私用、执法人员“家丁化”

从目前公布的情况看,李亚力之子李正源醉驾殴打执法交警一事,有被打交警夏坤身上的执法记录仪拍摄的现场视频为证,应该确有其事。但对李亚力的调查不应止步于此,在此案中,其是否存在徇私枉法、干预办案、打击报复执法交警等行为,及有关执法人员是否存在“删改证据”、“滥用窃听手段”、“做假案”、“作伪证”等行为,更必须彻查到底。

李亚力之子醉驾殴打执法交警,本属一起普通案件,如能依法处置,则既可维护执法交警的权益,又能借此惩戒教育其子。但遗憾的是,该案最终演变成了一场“儿坑爹”的结局。李亚力是否直接指使执法人员违法办案、包庇其子,尚有待进一步调查,但相关民警的滥权行为,已涉嫌徇私枉法无疑。

就因为醉驾打人者是副厅长、公安局长的公子,不仅未遭查处,还引来一批大小领导“保驾护航”,甚至不惜利用职权弄虚作假、掩盖真相。从中可以看出的,不仅有下属官员的“媚上”,更有当地警方执法监督制约机制的单薄和脆弱。原本应该依法查处的案件,只因涉及领导,有人撑腰,就敢毁证灭迹、颠倒黑白,这何其可怕!

而被打的交警夏坤,原本是严格、公正执法的模范,却因为查处的对象是公安局长的儿子,不得不忍辱受屈、备受打压,甚至其家属也遭到监控和威胁。在通过组织渠道难求公正时,他不得不自行向记者求助,并以上网公开的方式寻求外界支持。即便如此,网上的发帖和微博也一度被迅速删除。可见,当面对失范的公权力时,任何个体都是弱者。

在王立军一案中,我们看到了公权私用、部分执法人员“家丁化”的严重倾向。类似的现象,又在太原重演。如何杜绝此类现象,综观历史,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腐败,这是万世不移的真理,对此,惟有强化权力制衡、加强监督制约一途。

近年来,公安机关着力推行执法规范化建设,强化内部监督制约,取得进展。但透过李亚力事件,仍可看出,这方面的工作尚有很大缺陷。特别是当一些案件涉及当地公安机关主要领导时,似乎一切办案规范、监督制约都形同虚设。这与权力过于集中的体制相关,也与外部监督不足、公民权利缺乏救济有直接关系。

十八大报告提出,领导干部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治国理政,反对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而要做到这点,就必须推进法治建设,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特别是强化社会监督和舆论监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才能避免公权力的部门化、私人化。【详细

斩断权力对抗监督的“黑手”

太原市公安局局长之子醉驾并殴打交警之事终于暂告一个段落。好消息是,嚣张的公子哥儿因为自己的狂妄把父亲也拉下马了;但在这一事件中,有关官员对抗民众监督、舆论监督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而且,以往的类似事件中也有反映,某些官员的权力之大骇人听闻。

首先是警察知法犯法,为包庇局长公子竟然伪造证据,“官官相护”让人寒心。李亚力之子李正源殴打交警并涉嫌醉驾,这两项都是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甚至是犯罪行为。面对如此严重的违法行为,被殴打交警夏坤的上司得知打人者是局长公子后,不是为夏坤作主,而是将他的执法记录仪收走,并商量好给李正源重做一套假案,重新做假的酒精测试,还要让夏坤违心作假记录。身为执法者的警察,连基本的公平正义、甚至连自己下属的权利都不维护,颠倒黑白,令人何等的不堪!然而,这种现象并非绝无仅有。在重庆“打黑”期间,就有一帮警察听命于王立军,将自己的同僚打成“黑社会保护伞”,为王立军升官铺路。

其次,有关官员为阻遏舆论监督,威胁他人,删帖,手段触目惊心。为了防止有关证据传到社会上,太原迎泽大街事发时段的实时路况监控全部被删除,有关部门还将附近单位的监控设备全部进行了排查,并对现场群众进行走访,凡发现有事件录像或照片的全部删除销毁。而网络上曾经一度出现关于“李亚力之子醉驾殴打交警真相”等帖子,但这些视频和帖子当天就迅速消失,相关爆料微博也被删除,甚至通过网页快照功能也无法查询。这些手段同样为其他有些官员们所熟稔。例如重庆“艳照门”的主角雷政富,就雇佣人在网上大量删帖,并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过举报者。

再次,有关官员为了防范被害人举报,竟然公器私用,使用窃听等手段。据报道,事发后,夏坤的电话被收缴,他被要求暂时休息,不准随意和外界联系,并安排技侦部门对被打交警及其亲属的电话实施监控,防止消息传播。为了包庇局长公子,有关部门居然对被害人也动用技术侦查手段,实在是骇人听闻。而现在,有关窃听和滥用技术侦查手段,的确有蔓延之势,公权以维护社会秩序为名,甚至对上访的公民也进行窃听,这一现象值得警惕。

十八大之后,不断有官员落马的新闻见诸报端,体现了我党加大反腐力度的决心,也令公众感到振奋。但是,对于如何打破官场的“官官相护”,如何防范官员封锁舆论和网络,特别是保障公民的舆论监督权利,防范官员滥权遮丑反“反腐”,我们似乎并没有看到更多的动作。如果这些制度建设不能跟上,那么,“反腐风暴”仅仅是风暴而已,风暴过后一切又风平浪静,而贪官们照样可以借助手中的权力,继续干着蝇营狗苟之事,对抗着民众的监督。【详细

  • 太原公安局长涉嫌滥用公权被双规

    12月10日,记者从公安系统最新获悉,因儿子醉驾殴打交警而遭停职调查的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李亚力目前已被双规。据悉,李亚力被双规的主要原因是其为包庇儿子涉嫌滥用公权力。

    消息人士透露,因近期全国各地公安部门被频频曝出相关丑闻,日前,公安部召开了全国公安系统视频大会,其间,公安部主要负责人专门提到李亚力事件时用了“滥用公权”的字眼。

    “这意味着对李亚力事件已经基本定性。”一位长期从事政法系统的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

    记者经过多方调查获悉,李亚力涉嫌滥用公权的具体表现主要是在其子发生醉驾袭警事件后,为封锁消息,甚至动用技侦手段对相关人员实施监控。

    据交警夏坤回忆,在自己执勤遭打事件发生快两周后,有一天他们队长拿着从网上打印下来的一篇文章找他询问,怀疑是否是其家人写上去的。

    “当时我说不可能,因为父母那辈儿连电脑都不会,但我发现他们已经把我家人都调查了一圈,包括我老婆老家很远的亲戚,我感觉这是使用技侦手段调查了,但我很纳闷儿,技侦只能用于犯罪嫌疑人怎么能用到内部人身上。”夏坤称。

    据知情人透露,事实上,李亚力其子醉驾殴打交警事件发生后,为杜绝消息扩散,相关人员被安排做了大量“工作”。详细

  • 威逼利诱 无所不用其极掩盖真相

    第一步,先收了夏坤的电话,给他重新配发了新手机,然后对该手机实施监控,接下来,凡是与这部手机联系过电话都分别实施监控,一旦发现其中有媒体人员,马上派人去“做工作”。

    第二步,对网上出现的相关爆料帖的IP地址进行跟踪,以此查询到发帖人,进而继续“做工作”杜绝新帖出现。

    第三步,调阅与夏坤通过话的所有电话的电话单进行所谓“案情分析”,尤其是分析往来短信,如果发现其中有李亚力字样的立即查询到人,想办法“做工作”。

    第四步,以安保为借口对手机短信实施关键字检索过滤,发现有李亚力名字的内容便立刻予以实施监控,然后根据需要“做工作”。

    “这种情况下,所谓做工作自然免不了威逼利诱。”一位熟悉山西政法系统的人士这样分析道。

    据悉,为确保此种行为能够隐秘进行,打交警事件发生后不久,太原市公安局杏花岭分局下的一名派出所副所长便被调至公安局技侦支队情报大队任副队长,负责监听工作。详细

  • 回放:局长儿子醉驾、打人

    8时许,那辆黑色现代越野车驶入迎泽大街大南门十字路口,夏坤将其拦下进行检查。夏坤要求司机出示驾驶证和行车证,但该司机自称是太原市公安局9处的干警,并出示了一张太原市公安局的执法证。

    门禁卡显示,司机的姓名为李正源。

    李正源称自己急着去火车站送人,夏坤便扣押了李正源的门禁卡,让其先去车站送人后,再来接受处理。但这一处理方式被李正源拒绝。夏坤称留下驾驶证也行,李正源说没有带,一番争执后,李正源出示了行车证,夏坤予以扣押后转身离开。

    据夏坤告诉新华社记者,这时,李正源开门便冲夏坤跑过来,一把掐住了夏坤的脖子,连打带骂试图夺回门禁卡和行车证。夏坤喊道,你是警察咋还打警察呢,边向路边跑边用对讲机请求附近交警的援助。这时围观的群众纷纷指责,有人出面试图制止李正源。

    稍后赶来增援的3名交警将李正源控制。随后,夏坤用对讲机向110指挥中心报告了情况,并请求指挥中心通知巡警和督察。

    赶来的交警发现李正源满嘴酒气,就强制要求李正源吹酒精测试仪。经现场民警对李正源强制进行酒精检测,结果为酒精含量89mg/100ml,属于醉驾,应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为了进一步取证,现场交警随即准备将李正源带离进行抽血化验。详细

当执法公权力也成了为权力中人的“打手”、“家丁”时,那司法公正、社会公平从何而来?老百姓还有什么盼头吗?答案必定是否定的。可悲的是,像类似公安局长滥用权力、妨碍司法公正的现象,却罕见能有效监督、遏制的体制机制!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