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期
4920万打水漂,“黑漆路”岂能无问责

“黑漆路”终被弃用,沥青路重返舞台,只是市建委是否还记得,当初采用“黑漆”铺路时自己给出的理由正是“路面老旧荷载不够,不能承受沥青的重量,只能涂一层薄的涂料”?难道以前承受不起沥青的路面,现在竟可以了?这样自打耳光的事情,市建委怎么做得出?

市建委用近2年的时间证明了“黑漆路”在广州行不通,可谓代价不菲:除去当初铺路时花费的4920万元(这还只是招标价格,实际造价恐远高于此),其后数次维修,不知花费几何?眼下又要铺回沥青,想来花费也不是小数目。那么,市建委用纳税人的钱缴了一笔不菲的“学费”、折腾了一圈之后,现在是否应向市民交待一下,这些“学费”总额有多少?具体一笔笔又用在了哪里?

除“黑漆路”各项花费之外,市建委更需向市民解释清楚的,是有关“黑漆路”决策背后的诸多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黑漆路”招标程序涉嫌违法一事。查询“广州建设工程交易中心”网站可发现,“黑漆路”工程采取的是邀请招标而非公开招标,更荒谬的是,工程于2010年10月22日-27日尚在中标公示中,媒体报道其实早在2010年10月19日之前,东濠涌高架、江湾桥、黄村立交等路面已被刷上“黑漆”。也就是说,中标单位尚未产生,部分“黑漆路”工程已经完工了!

有律师表示,上述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及广东省实施办法,应当受到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详见2011年6月2日《羊城晚报》)如今“黑漆路”要退出广州了,市建委是否应该解释一下,“黑漆路”招投标过程中的乱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外,“黑漆路”频频掉漆,这到底是施工方偷工减料造成的,还是“黑漆”材料本身在广州水土不服导致的,市建委总该给个说法。但现实来看,找出原因恐怕很难。查询资料可知,“黑漆路”工程早在2010年10月底前都已完工,而中标的施工监理单位直到11月8日—11日才在网站公示——没有施工监理的“黑漆路”工程,其施工质量责任如何追究?

“黑漆路”作为广州城建中一个失败的尝试,如今就要盖棺论定退出广州了,相应地,围绕其决策、招投标、施工、维修等一系列过程中的诸多经验教训也该适时总结一下了,否则,类似“黑漆路”这样失败的尝试今后恐难避免。而监察审计部门更应及时跟上,彻查“黑漆路”招投标程序涉嫌违法一事,追究相关人员责任。详细

“黑漆路”当做“面子工程”教训范本

回头看,亚运前斥资近5000万元给机场立交、江湾桥、解放桥等16 座桥梁桥面进行黑色化“美容”,用号称“德国引进的新型材料”给桥面刷了一层薄薄的“黑漆”,但不久“黑漆路”就四处“掉漆”惨变“大花脸”,其技术成熟性、与广州“水土不服”、工程质量及行车安全性等均备受质疑。

然而,面对市民、专家质疑及舆论炮轰,包括还被媒体挖出工程招标先斩后奏及应公开招标而采取邀请招标等违规操作问题,建设部门始终极力辩护。尤其称所以要使用SMA 改性沥青,是因为桥梁和立交比较老旧、不能承受沥青的重量,而只能选择刷涂料的说法,更是令人啼笑皆非。

令人不愿见到的是,“黑漆路” 不足一年寿命的铁证摆在眼前,城建部门却“打死不认”。为掩盖“黑漆路”变“花猫”的难堪,应对舆论危机,去年6月继续掷钱大修,还花60万元雇人每月检测一次路面,到处修修补补,使“黑漆路”的维护变成无底洞。如此狗尾续貂,建设部门做得从容淡定。

纸终究包不住火。时至如今,“黑漆路”的丑态实在无法长久遮掩,材料“耐久性不足”等问题根源彻底暴露,建设部门才肯低下头。由此,避免更多纳税人的钱继续被拿去“玩”,填无底洞,值得庆幸。但是,“黑漆路”背负的前因后果是否就此一笔勾销?

毫无疑问, 这是一起政府部门决策失误的事件,是“面子工程”的真实写照。其中,暴露出市政工程决策轻率、不顾浪费公帑的原则性问题。5000 万元(还不包括后来的维修投入)对于广州不足挂齿,但公共财政一厘一毫都不容随意浪费。既然决策错误已被确认, 且涉嫌违规招标等谜团一直未揭开, 就应当顺势追根溯源, 查清真相,对失职渎职者加以问责。

尤其是,“黑漆路”须作为“面子工程”的范本进行剖析,从中汲取教训。市政工程首要的不能是光鲜的“面子”,而应是实用、节俭、经得起推敲验证的“里子”,且必须经过充分论证、征询民意、公开招标等程序,避免出现“拍脑袋工程”甚至“腐败工程”。详细

黑漆路“试验”终止,公众等待释疑

虽然只有短短两年,但广州的“黑漆路”却一直是一个让人纠结的议题。一方面,公众眼见“黑漆路”轻易成了“掉漆路”,不仅面目难看,更重要的是大量司机反映黑漆路太滑,对行车安全构成威胁;另一方面,市建委回应,黑漆实为“超强水泥聚合物封面料”,多次检测结果表明改造后这批桥梁桥面抗滑性能有大幅度提高,并言之凿凿地援引交警部门的意见,论证路面改造后交通事故并没有明显增加,至于掉漆的原因则系施工养护不足、雨水浸泡冲刷等所导致。一方面,公众质疑弃沥青选黑漆的决策过于草率,另一方面,市建委称施工方案“经过了综合的方案比选和审慎研究”,从实施的效果看,路面平整,颜色均匀,表观效果较好,而且道路抗滑性能、耐久性完全达到要求,也满足了不增加恒载、施工后很快就开放交通等各方面的条件。

这个议题之所以在两年的时间里都让人纠结,就因为双方似乎都持之有据,而且看样子一时谁也难以说服谁。而今随着广州市建委的最新表态,这个貌似的死结终于解开了。

现在广州市建委说这是一个“试验”,虽然有悖于其过去长期贴在黑漆路上的“科学”、“严谨”标签,但也应该承认,新的工艺新的材料需要一个试验的过程。也许问题首先在于试验的物质成本,当初铺路时花费了近5000万元,后经数次维修,现在又要铺回沥青,如果这是一笔“学费”,是否过于高昂了一点?其次在于试验的场合,路是要行车走人的,为保证安全,一切不成熟的方案都应该在摒弃之列,在不能有丝毫疏忽的地方做试验,又是否过于大胆了一点?

广州市建委宣布试验终结,无异于承认过去公众和媒体关于黑漆路的质疑有理。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因为就在去年8月不得不对黑漆桥面进行每月体检时,市建委犹坚持,“此举并非暗示黑漆桥面有问题,过去曾对其检测,新的做法只是在最近更换检测单位后加强原有做法而已。”很难想象,如果不是黑漆路经过一修再修,至今为止仍然连表面的光鲜都无法维持,广州市建委可会承认公众质疑有理?

围绕黑漆路争议,现在回头看这两年来广州市建委的屡次回应,其中之无法自圆其说处实在不少。不仅是从对黑漆路的力挺到现在的“试验”之说,这一步跨得过大过急,而且人们都还记得,当初市建委解释称选择黑漆弃用沥青是因为路面老旧难以承载加铺的4厘米沥青薄层,现在却又建议待黑漆自然脱落,“下一步在桥梁加固维护后,桥面摊铺黑色的消音沥青”。路面的承载力不可能突然得到了大幅提升,既然桥梁加固之后可以铺沥青,当初为何要选用尚需“试验”的“黑漆”?

无法自圆其说,要想让公众完全释疑,肯定困难重重。黑漆只是一种材料,它是无语的,隐藏在黑漆背后的一切,如何向公众敞亮,需要有人出来作一个像样的交待。特别是在黑漆路的招标程序上,如果说当初实行邀请招标而非公开招标尚有赶工期的不得不然,那么媒体披露的“中标单位尚在公示,部分工程已经完工”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招标乱象因何而生,又与黑漆路糟糕的结果有着怎样的关系,类似的追问恐怕不能随着一句试验终止而告结束。详细

“黑漆路”丑闻,岂能一句“试验失败”了之

因打滑、反光、掉漆不断等,舆论对广州“黑漆路”丑闻旷日持久的质疑和追问终于有了结果,日前,广州建委承认,耗资4920万元的黑漆路“试验”失败。

道路维护事关市民出行安全,建委“试验”说一出,可以想象舆论的哗然。但这似乎并没有惊扰到建委的美梦,他们依然表现出了与事件严重程度完全毫不相称的淡定——在官方公告中,“试验失败”轻描淡写,甚至使用了“效果难尽如人意”这显得克制、谦逊但几乎肯定是经过精心斟酌的评价——通篇公告,公众看不到建委一丝本应有的愧疚和自我检讨的诚意。

不得不赞叹建委强大的内心,当然,这一幕对广州市民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广州穿衣戴帽工程被爆豆腐渣、广州大剧院外墙爆裂、地铁三号线北延断验收涉嫌作假、花城广场地下空间漏水以及BRT专行道出现大量坑洞,他们何曾出现过慌乱?

这样的描述,对建委来说,也许未必很公正。但是,对有自证清白的义务的建委来说,所有事关黑漆路丑闻的疑云,是否能以一句“试验失败”就归于无声无息呢?

毫无疑问,“试验”是一个经过精心权衡的说辞,而且在媒体曝光出兄弟城市深圳同样耗资5000万建座花架子天桥也不过是“应急工程”而已时,我们大概可以感受到此刻建委内心的更加笃定———同样耗资5000万,黑漆路何止有应急之意义,它甚至有科研的价值———是的,他们证明了一种黑漆涂料不适合南方的气候和道路,仅仅花了两年的时间,4920万元!

只是,建委的乐观豁达令人费解。按说,作为生产黑漆涂料产品的企业,为拓展在广州的市场,耗资在广州的路桥作“试验”,尚可理解。建委作为“消费者”,不仅自愿作为“试验志愿者”,还慷慨自掏腰包近5000万元?这难道是有正常智商的人会做的事情?

这其中可能存在的猫腻,难道想以一句“试验失败”就想掩盖?

而且,当初邀请招标而非公开招标是否也是“试验”?而舆论质疑的“中标单位尚在公示,部分工程已经完工”如此明显的违法行为,难不成也是建委的“试验”?

再提供一个细节:资料显示,当初最终中标的承包单位广东省基础工程公司的中标价为4611.98294万元,第二候选人广州市市政工程机械施工有限公司则出价4613.998895万元,第三候选人广州市黄埔建筑工程总公司则出价4614.492091万元。近5000万的工程,中标单位之间的出价差额只在2万元之内,这该是多惊人的精确、精准?会有多少行业内人士对此出价及其背后的想象力表示叹服?这只是巧合吗?详细

  • 广州市建委宣布不再建"黑漆路"

    针对近期广州诸多“黑漆”高架桥、立交桥桥面掉漆现象,昨日,广州市建委明确表示,未来将停止使用超强水泥聚合物进行桥面整修。而已经采用了该材料的桥面,将在今后大修中摊铺黑色的消音沥青,届时掉漆问题有望彻底解决。

    将铺设消音沥青解决问题

    针对“掉漆”现象,广州市建委表示,部分是封面料脱落造成的,其它则是封面料被自然磨耗造成的。广州市建委同时表示,在2011年铺了超强水泥聚合物的桥面出现剥落现象,建设单位随即组织施工单位进行了应急性抢修,“但是由于缺乏对该材料的维护经验,修复效果难尽人意”,今年雨季后,桥面再次出现了磨耗剥落扩大的情况。

    市建委称,桥面铺好后,相关建设单位一直对该材料工艺进行跟踪检查和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该材料本身耐久性不能满足广州市桥面的实际要求,“维护困难且成本较高,应停止使用这种材料进行桥面的整修”。

    负责桥面施工的建设单位指出,桥面“掉漆”本身不会增加交通安全隐患,但是由于这批主干道桥梁均处于市内交通要道,车流量大,桥梁的弯道和减速道较多,不少为事故多发地段,故此需提醒驾驶员严格执行交通标识指引,保障行车安全。

    相关技术人员提出,为了减少桥面交通噪音、提高行车舒适性,下一步在桥梁加固维护后,将在桥面摊铺黑色的消音沥青。【详细

  • 修补再修补还是“掉漆路”

    如今记者巡城发现,黑漆路桥掉漆现象不仅没有缓解,在近期的多场大雨天气过后掉漆状况更显严重。

    以往广州对于黑漆路桥的修补,基本上采取了“补漆”或直接刨铺路面重新铺漆的作业模式。

    28日下午,记者在天河路岗顶立交看到,该立交桥和记者去年到访时,路面呈现的掉漆状况基本相同:在车轮与桥面摩擦最严重的上下桥位置,黑漆磨损脱落情况非常严重,有的路面甚至出现整段水泥路面裸露的现象。即使在桥顶摩擦较少的路面,也可发现有黑漆脱落的痕迹。整座立交桥路面,都出现了因黑漆脱落而修修补补的痕迹。

    在以往的采访中,不少抱怨黑漆路的司机曾表示广州应该重新考虑为这些路桥铺沥青并放弃黑漆,但记者在岗顶立交所见,广州对黑漆路桥的修补施工,已经采取了“新工艺”———不再“补漆”,而是直接用沥青铺在路面破损处。

    在去年记者对“超强水泥聚合物封面料”的生产厂家进行访问时,曾有厂家透露该材料为路面修补材料。然而就岗顶立交的“修补效果”,搭载记者的出租车司机认为黑漆根本起不了修补作用。

    “岗顶立交上面的坑洞,根本就不是黑漆可以修补的。”出租车司机表示,岗顶立交上被沥青填补的坑洞,早在2010年亚运会前夕便存在,之后他数度驾车经过该立交,都发现施工人员对该路桥修补,仍然是采用黑漆,“那个洞就一直在那里,越来越大,我们开车上去就框框响。”

    “现在既然都用沥青修补了,为什么不干脆直接用沥青铺桥呢?”对于该桥的修补状况,该司机大惑不解。详细

  • 市建委曾解释黑漆剥落原因

    根据目前出现的一系列情况,市建委初步判断是由于以下一些原因造成“黑漆”剥落:

    其一,施工前桥面状态各异,因为该工艺没有对路基表面进行刨除,如果原桥面在施工前存在不容易清除干净的油迹等情况时,也会影响黏结力,封面料脱落的可能性就极大。

    其二,桥面封面料的受力环境比较严峻。首先,桥梁一直处于微震动状态,容易诱发封面料开裂;其次,车辆在桥面上的反复启动和制动,引起较大的纵向剪切力,容易引起封面料疲劳;还有桥梁弯位较多,车辆的离心力,引起较大的横向剪切力,容易造成封面料的剥落。

    其三,施工养护不足。对一些交通车流量较大的桥梁,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交通的影响,桥面封面料摊铺都是在夜间实施的,凌晨就开放交通,存在养护龄期不足的情况,确实降低了材料的黏结力。

    其四,雨水浸泡冲刷。5月上、中旬广州连降大雨到暴雨,雨水通过微裂缝和刻槽位渗入封面料。车辆驶过湿润的桥面,裂缝和槽位的水被车轮挤压,形成巨大的动水力,封面料被动水力反复冲刷,也会造成松脱剥落。

    除了以上原因,也不排除个别施工队和施工人员责任心不强,不按操作规范施工。工程尚在保质保修期,市建委将责成相关单位按时完成整改。详细

  • 招投标未完 多条路桥已被黑

    招投标公示期未过,路桥已被涂黑?羊城晚报记者6月1日查阅“黑漆路”招投标信息时发现,早在工程招投标公示期未完成时,广州已经有路桥被刷上了“黑漆”。

    在去年(2010年)10月22日中标单位未产生以及10月27日中标公示期未完成之前,广州的多条路桥实际上已经开展了该项施工。比如,去年10月19日,就有媒体报道东濠涌高架被发现涂黑,10月20日又有媒体报道黄村立交也被涂黑。根据广州市建委于2010年10月16日对外通报,东濠涌高架路的桥面改造为2010年10月15日、16日和17日,盘福立交于10月22日进行施工;仓边立交和机场立交都在10月23日进行施工。这些立交最终在中标单位没有产生之前或中标公示期未过时,就已经进行“黑漆”作业。详细

“面子工程”嘛,“面子”有过了,丑也丢大了,老百姓愤怒再愤怒了,舆论抨击再抨击了,扰攘多时,审丑疲劳。该是揭开真相、进行问责的时候了。“该你脱了”。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