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期
既是“天灾”,也是“人祸”

特大暴雨,确系天灾。但实事求是地讲,这次灾难之所以如此巨大,是跟“人祸”密不可分的,而之所以有因公殉职者,是跟其富有仁爱之中华传统美德密不可分的。

诚然,正像财新网《暴雨再袭 北京需要反思》一文所指,“此次,官方的努力显而易见。例如,去年发生行人在暴雨中被冲入窖井事件,此次暴雨中,则有环卫工作人员死守开盖窖井,同类事故没有再出现;此番暴雨早在19日即进行预报,7000多名交警在7月21日晚上街进行交通疏导,各相关政府部门均临危待命,各司其职。”

然而,有关新闻报道也显示,虽有气象部门的暴雨预警,但这种预警显然是不足的。7月20日、21日的京城报纸、电视和网络,并未将这场暴雨提至突出位置,以至于居民感觉这个周末与平时没有任何两样。2011年暴雨后,公众就呼吁政府应在暴雨前向居民手机发出提示短信,但政府此次显然没有这样做。

作为一个亲历这场特大暴雨的“北漂”,笔者深以为然。

可是,2012年7月23日《人民日报》有文章指出,针对人们关心的暴雨预报预警等问题,记者7月22日专访了北京市气象台台长乔林、北京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郭金兰等气象专家。此次强降雨过程中,气象部门向140多万人次发布了手机短信。当暴雨来临时,并不是所有的市民都收到了预警信息。能否提供更细致周到的服务,比如给全体北京市民发送提示短信?对此,乔林表示,手机短信受到发布速率问题的制约,如果向全体在北京地区的人发送,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成。

而同日的《北京晨报》有关新闻报道则表明,在7月22日特大暴雨汛情通报会上,对于媒体关心的能否给每个市民发一条提醒短信,北京市气象局副局长曲晓波回应说,气象部门有短信终端发送渠道,但北京有2000万常住人口,95%以上拥有手机,发送短信的基站却十分有限,而且人口特别集中,很可能都集中在一个基站覆盖范围内。“联通曾经帮气象部门做过测试,一条短信出去之后,一秒钟最快能发出去400条,按照这个速度,全市市民都收到短信要很长时间,如果接收到短信的时候灾害天气已经结束了,预警也就没有意义了。”

显而易见,官方把有关责任“推给”了技术障碍。

但是,据2012年7月24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7月23日,三大运营商齐声对外否认了气象局的说法。北京移动表示,北京移动全网发送短信没有技术障碍,此前已与市政府合作多次。而且,北京气象局并未和其有合作;对于短信发送时间还需要技术部门确认。北京联通也作出回应表示全网发送短信没有技术障碍。中国电信集团政企客户事业部高级顾问张明天也坦率地表示:“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在防灾、抗灾、救灾通信技术保障方面从来没有‘做不到’这个词。”一位电信运营商内部人士23日称,一般而言,公益短信、应急短信的发布内容、发布时间、发布对象均应由政府权威机构授权电信运营商发布,不存在技术障碍。中国移动一位内部人士表示,技术不是问题,现在中国一秒在能审核的情况下,能发送10000条短信,按此计算,不到一个小时就能把北京2000万常住居民都通知到了。

那么,究竟是官方说了假话,还是三大运营商所言不虚呢?

笔者认为,三大运营商所言不虚。首先,以前在诸如春节等重大节日来临之前,官方往往都会发送公益短信之类的,而笔者作为一个身在北京多年的人,也常常会收到这样的短信。也就是说,事实证明,所谓的技术障碍,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其次,三大运营商也都否认了技术障碍之说。再者,在这次特大暴雨来临之前,笔者的北京电信、北京联通和北京移动的手机号码,都没有收到气象预警短信。另外,笔者的很多北京朋友也没有收到气象预警短信。

官方的这种推卸责任,就一定意义来讲,事实上就是“缺德”,而其“缺德”,客观上导致这次北京特大暴雨造就的灾难更大。也就是说,北京这次的灾难,既是“天灾”,又是“人祸”。详细

城市不能变成“水立方”

被称为“61年一遇”的特大暴雨,造成北京境内共37人死亡,7人失踪,约190万人受灾。500多个航班延误,8万多旅客滞留。这场暴雨让北京“汗流满面”:排水管道肠梗阻,京城变成了“游泳池”,处处呈现“水立方”……

最悲催的事件,是一个杂志社的社长丁志健被水围困在车里无法逃脱,惨遭不幸。丁志健是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有妻子和女儿。他驾车经过广渠门桥下时,因路面严重积水,汽车熄火,和其他车辆一起困在水中。由于桥下地势低洼,积水迅速上涨到3米多,并将他的越野车淹没,外头水的压力太大,丁志健怎么都打不开车门,甚至用头去撞玻璃,脑壳都撞破了,也没能撞开,而打电话报警总是占线……等到众人将车子从水里拖出来,人已经没救了。

堂堂首善之区,下点雨都挡不住,还有什么话好说。中国特色的城市建设,就是不重视看不见的“地底下”。一个没有排水系统的城市,一个道路淌成河流的城市,一个处处变成“水立方”的城市,如此模样如果最能彰显所谓“北京精神”,那么,高尔基那句名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要是变成现实,看你怎么办!我们宁可没有出现因抗击强降雨而牺牲的“最美北京人”,也不要有雨洪如此肆虐。

特别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次处于暴雨中心的北海团城,却没有积水,靠的竟然是明朝所建的排水工程。这就是“地底下”的今不如昔啊!

城市是不能变成“水立方”的。痛定思痛,解决城市雨洪的治本之法,就是彻底改建排水系统。不把现在毛细血管般的地下排水系统改造成大动脉,那注定是会一遇到大雨就会内涝的。

在地下建地铁的难度要大得多吧,地铁都能建得四通八达,明朝那点水平的给排水系统总可以建得起来吧?这显然不是技术问题,更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想不想下决心去建的问题。“三公”的开销少一点,让大吃大喝的“下水道”缩小一点,就可以省出钱来把城市的下水道建得宽敞点。你看看,2011年中央行政单位行政经费合计高达899.7亿元,已经公开了“三公”经费的98个中央部门,财政拨款决算,为“三公”经费支出了93.64亿元。还有北京市级的、区级的、基层的,累计要靡费多少“三公”经费?总不能让我们的机关都变成“出境旅游部”“营养摄入委”“小车运输局”吧?南水北调办公室的人均每次出国费用高达5.63万元,我看完全可以省点下来,为“上水下调”做点贡献。详细

北京遭暴雨袭击,广州该汲取哪些教训

北京遭遇特大暴雨,一时间,网络上有关城市水浸的话题迅速发散。全国各地众多网友翻起所在城市也曾经出现街道变河流、车库成水塘的记忆,纷纷发问:我们的城市如何回答暴雨的拷问?广州网友也不例外。

当城市遭遇内涝灾害的窘境,很多人立刻会想起一句名言:“验证一个国家和城市是否发达,一场雨足矣。”暴雨无情,而它正好考验和暴露摩天大楼鳞次栉比、面容富丽堂皇的城市的“良心”与真正的“发达”层次。

正如此次北京罕见水患,“城市基础设施还比较薄弱”已得到承认,广州在近年的多次严重水浸街的分析中,也摸到了命门,包括:广州城市雨岛效应加剧,暴雨强度大、频率快;城市硬底化导致水全部涌入了市政排水系统,不堪重负;老城区排水设施陈旧,新城区排水系统设计标准低等等。

尚不知是否因为暴雨强度罕见而令北京措手不及,但是,暴雨、特大暴雨对于广州则不是稀客。正因如此,广州近年来不吝投入数十亿巨资治水浸街,使石牌岗顶、天河立交等一批水浸黑点得到基本消除,暨大的“威尼斯分校”等令城市排水系统蒙羞的景观也暂时消失。如此等等,让人看到城市治水的初步成效与希望。

但广州治理水浸街依然任重而道远。市政府在日前答复省政协提案中提到,按照规划,广州排水管总长应达到11385公里,而目前仍欠账2922公里,此外402条街道低于城建标高,这是造成广州频繁水浸街的主要原因。如何及时补上排水管的短板,破解城区、尤其是老中心城区的水浸“老大难”问题,已经不容一拖再拖。

在近日的一个研究论证会上,有专家从更高的层面上支出,我国大部分城市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城市内涝防御工程体系,这也是大部分城市深受城市内涝灾害困扰的根本原因。为了保障城市的安全运行和可持续发展的基本条件,建设城市内涝防御工程体系这一宏观的视野,应该成为广州彻底解决水浸街问题的一个探索突破的方向。

水浸街频发已成市民挥之不去的痛感,也是政府多番誓言要完成的民心工程。据称,广州水务局初步拟定在老城区建100公里的“深隧”(埋在地下深处的排水隧道),解决内涝的同时还可以利用雨水,大约需要60亿元到80亿元。应该说,想法足够大胆魄,但是,工程的可行性及如此巨大投资的功效如何,必须充分论证。如何治理水浸,也应尽可能吸纳公众意见。

毋庸置疑,建设城市内涝防御工程体系,解决城市内涝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并非一两个点子就可毕其功于一役,必须多途径、多层面综合推进。比如:要避免城市过度硬底化的恶化,应展开全面调查,能恢复的绿地、应恢复,并从规划源头将治理水浸街纳入城市建设用地、建筑物审批等必要程序,以免继续给城市不堪重负的排水系统雪上加霜。【详细

公布遇难者名单应成为一种国家习惯

7月21日,北京遭遇特大暴雨袭击,据媒体报道,已经有37人遇难。中国发生天灾前一天,美国发生了一起震惊世界的枪击事件:7月20日,美国丹佛市《蝙蝠侠前传3》首映场发生枪击事件,造成12人死亡。

然,这12名遇难者的身份已全部公布,美国警方从发生枪击到公布遇难者名单,用了不到2天。如此速度让人欣慰,这不仅仅说明警方的效率,更体现出对遇难者的尊重,以及对遇难者家属的抚慰。我们也希望北京相关部门,能够尽快完成对遇难者身份的确认,尽早公布他们的名字。

20日晚,四川发生了强降雨,威远县连界镇发生山体滑坡,灾害已致6人死亡。这6位遇难者的身份是很好确认的,可当地至今都没有公布遇难者名单。中国是一个各种灾害频发的国家,每年都有一些人死于天灾人祸。有些天灾可能不可预测,有些人祸可能难以阻止,但这丝毫不能阻挡我们对死难者的尊重和哀悼。

而对他们最好的缅怀,最好的悼念,就是公布他们的名字,甚至读出他们的名字。2010年4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副总统拜登来到西弗吉尼亚州,参加在矿难中死亡的29名矿工悼念仪式,并一一念出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

2002年在“9·11”一周年追悼仪式中,2800余名遇难者的名字足足念了2小时28分钟。公布遇难者名单成为美国的一种习惯和传统,诵读遇难者名字亦尝尝出现在悼念仪式上。中国最近一次公布遇难者名单是7月6日。天津蓟县公布了“6·30”火灾事故中10名遇难者的身份和名字。

可这次是被迫的“灭火”之举。火灾发生,当地政府部门没有第一时间确认遇难者身份,并公布遇难者名单。直接导致了各类谣言满天飞,为了粉碎谣言,当地逮捕了谣言制造者,并在6天后公布了遇难者名单。可惜的是,在中国公布遇难者名单至今都是“特殊行为”,远未成为理所当然的习惯。

公布遇难者名单,能够体现出政府信息公开透明,能够提振政府公信,能够阻止谣言的产生和危害。准确地说,公布遇难者名单不应是一种选择性的行为,而是必须要做的事。于公来讲,是政府的责任和义务;于人来讲,是人类所应秉持的基本人性。

每一个名字都曾经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每一个名字都能触动他或她的亲人,每一个名字都有着生命的重量。公布每一个遇难者的名字,理应成为一种深厚的人文传统;理应成为以人为本的实践典范;理应成为我们这个国家的习惯。详细

北京急需摆脱“半城市化”

北京的“7·21”大暴雨导致37人死亡。一时间成为舆论焦点。龙应台曾说:检验一座城市或一个国家是不是够现代化,一场大雨足矣。一场大暴雨,暴露出北京的内在缺陷。

北京地下排水系统都如此不堪一击,其他城市可想而知。其实不仅是排水系统的问题,它还暴露出北京应急系统等管理系统的严重滞后。可以说,中国所谓的城市化,很大程度上仍处于“半城市化”的状态,没有实现真正的城市化。

据统计,2010年中国城市化率已达46.59%,用30年时间走过了西方200年的城市化过程,显然是城市化的“大跃进”。但地方政府对随之而来的公共设施配套、制度建设、产业配套及生活成本增长、文化不适等问题,少有应对方案,所隐藏的社会风险不容轻视。

大陆城市综合竞争力排名最前的北京,超级拥堵、空气污染、排水不畅等,让市民感受到的却是城市生活的烦恼。当下这种“半城市化”是一种残缺的生活状态,不仅意味着经济、政治、文化权利的不完整,也意味人们享受城市文明成果的不平等。此外,快速城市化带来的公共设施不足、社保薄弱、文化贫乏、社会治理与制度滞后、环境污染、户籍隔离等一系列“半城市化”问题。这些问题若听之任之,可能让整个社会落入城市化所带来的陷阱。

作家爱伦堡在赞美巴黎时说过,巴黎不是按计划兴建起来的,而是像树林那样自然成长起来的,往昔和现在融为一体,这使它成为一座奇妙的城市。这样的城市观值得国人反思,城市也像植物一样,不能拔苗助长。在现代社会,城市不仅意味着摩天大厦和繁华市场,更被看作是社会权利、管理、文化和各种应急系统最大限度的集中,它已成为文明的推手,将人类的文明经验不断演变为真实可感的符号。

这场大暴雨导致的狼狈,让人更应反省的是城市治理模式。美国城市治理模式经过市长暨议会制、城市委员会制、城市经理制等不同的模式。城市经理制在上世纪初诞生,为美国大多数城市所采纳。它由市民按区域选举一个小型市议会,再由市议会聘用一位专家担任市经理,全权负责城市行政管理事务。在这种治理模式中,城市被看作一个大企业,市民为股东,市议会如同董事会,市经理如同总经理,这样市政机构成为一种高效的企业化组织。由于市政问题常涉及不同阶层和社区的利益,市政的决策过程应有广泛的市民参与。市民可普选议会,还可旁听市议会会议,在关系民众的重大利益问题的决策上,参与投票表决。市经理定期介绍重大的市政项目,鼓励市民参与城市管理。这种制度推动了美国城市的现代化。

对中国城市来说,比大兴土木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实现城市治理模式的创新。只有创新城市管理制度,城市各种系统的协调运转才有可能。详细

  • 郭金龙:抢险救灾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今天(22日)上午十一点,市委书记、市长郭金龙来到市防汛指挥部,听取本次强降雨灾情和本市应对情况的汇报,下午一点再次来到应急指挥中心,了解房山等区县的抢险救灾情况,部署抢险救灾和善后工作。他强调,当前工作重心已从抢险转入救灾善后,要迅速恢复城市正常运行,警惕次生灾害发生,全力做好受灾群众生活安置工作。……

    郭金龙说,在全市人民日夜奋战共同努力下,我们经受住了特大强降雨和山洪暴发的考验,抢险救灾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我向奋战在抗洪救灾一线的干部群众表示诚挚的慰问。

    与暴雨山洪搏斗的15小时,为我们积累了应对自然灾害的成功经验。郭金龙说,面对灾害我们首先做好预报、加强预警、制定预案;其次注重抓落实,党员干部身先士卒,城市运行各部门协同作战;最后全市广大市民大力弘扬北京精神,团结奋战,众志成城,所以赢得了胜利。其中也有一些教训需要吸取,他说,城市尤其核心城区的基础设施还很薄弱,要站在更高层次上考虑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交通的发展。(据7月22日北京卫视报道)

  • 专家总结:预警发布不够及时全面

    7月21日,北京市遭遇暴雨到大暴雨天气,全市平均降水量达170毫米,为“自1951年以来有完整气象记录最大降水量”。这场暴雨已经成为北京的一次沉痛记忆:截至目前,北京共发现因灾死亡37人;据初步统计,全市经济损失近百亿元。

    沉重的数据引发公众反思:巨大损失的形成,在“61年一遇”这一客观原因之外,是否存在制度漏洞?预警信息发布和应急处置制度的执行有没有需要完善之处?城市建设、管理还需要补上哪些“日常功课”?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预警发布:要准、快、全覆盖,更要见效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及时有效的预警信息,对于减小损失无疑是极其重要的。在此次暴雨来临前,气象部门其实已经预测到大雨来势汹汹,并将预警级别由蓝色预警上调到黄色预警,直至橙色预警,但预警信息发布渠道并没有相应扩大,未能通过发送覆盖面更广的手机短信等形式让广大市民及时知晓。事后,气象部门称存在技术难题。

    “事实上,在春节、元宵节期间,大家都曾经收到过市政府关于燃放烟花爆竹的安全提示短信,并且在深圳等地,遇到台风等气象灾害时,已经实现通过短信平台发出预警。”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对于“技术困难”的说法并不完全认同,他同时认为,社区、街道、居委会、村委会及各企事业单位也有义务在气象灾害、地质灾害到来前,将预警信息进行广泛传播,并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将损失降到最低。

    “预警信息的发出,首先在渠道上应当保证让广大市民及时了解和知悉,进而调整其个人的出行计划”,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田思源表示,在一些发达国家或地区,暴雨、台风等预警信息在地铁口、公交车站等人流集中的地点都有提示牌循环播放,市民可以随时随地掌握预警的内容和级别。另外,有关部门在将预警信息及时传达到市民手中的同时,还应及时通知相关政府部门和企事业单位,让他们及时调整工作。“值得庆幸的是,这次大雨发生在周末,而不是工作日,否则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交通拥堵和损失。”

    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也认为,此次北京暴雨导致重大损失,教训之一就是气象预警信息发布不够及时、全面。“类似气象灾害的预警信息,不仅要尽可能让广大市民及时知晓,还应及时通报给相关部门,以便及早防范,迅速启动应急预案。”

    预警的效果如何,相关预警知识的日常教育也非常重要。田思源介绍说,在一些预警制度执行相对成功的国家,何种预警将导致何种行为效果,这些知识在平时的公民教育中就做得相当到位了,一旦接到相关预警信息,市民就可以自行调整其行为,而不用等待单位或有关部门的通知,而我国在这些方面做得还很不足。

    应急制度:关键在于如何高效执行

    为应对这场暴雨,北京市专门召开应对“7·21”强降雨专题会议,另据统计,全市参加本次强降雨抗灾抢险人数为16万余人——应急力度不可谓不大。然而,此次北京暴雨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是否反映出北京市在应急预案的制定和执行环节还存在的一些问题?当前我国在应急方面的不足,关键在于制度存在瑕疵还是制度不能有效执行?

    “我认为主要问题还是出在了执行环节。”中国人民大学宪政与行政法治研究中心教授莫于川认为,经过多次修订,北京市的应急预案制度,从总体预案到部门预案制度都已经比较完备,“但是仍存在宣传力度不够、具体执行不力等实际问题。”

    他指出,一般来说,在预警应急预案及时启动之后,如果执行得力,这场大雨不应该造成如此大的损失。在发出预警和启动应急预案之后,有关部门应当及时进行一些具体而妥善的安排,如通过多种方式通知或提醒市民尽量不要出行;又如对于一些集会或者比赛等公共活动,最好是提前通知其取消活动,如果来不及取消,也可通知活动主办方让参与人群暂时留在现场而不要立刻上路,以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对于一些容易积水的路段和桥梁、涵洞等“脆弱”部位,应及时加强排水工作,排水有困难的可以采取临时措施,禁止车辆人员通行。

    田思源也认为,经过总结前些年一些自然灾害的经验教训,目前北京市的应急制度建设还是比较完善的,“在这方面我们有较为完备的体制机制,也更加有章可循了。但问题在于,这些机制与普通市民和有关单位之间的联系还显得不够紧密,更多地表现为一种政府部门内部的工作,而社会参与度不足。如应急机制的启动,应当更多地调动有关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力量,及时向这些单位发出通知,好让其早作安排,或者利用公共车辆等公共资源参与救助等工作。而由市民自愿发起的救助行为,因为在救助车辆类型、工具、组织性等方面存在不足,相对容易发生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而且还可能出现抢劫盗窃等刑事案件,一旦出现上述问题,相关法律纠纷的解决也将是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摘自正义网—《检察日报》)

  • 北京紧急呼吁向灾区捐款

    北京市委、市政府昨天决定紧急安排救灾资金1亿元,专项用于受灾区县对紧急转移安置的群众、因灾遇难人员家属、受灾导致基本生活临时困难的群众和因灾倒损房屋的农村困难家庭开展应急救助等工作。

    此次特大暴雨中,本市普遍遭受灾害。其中,房山、门头沟、丰台、通州、密云、平谷及石景山等区县受灾严重。截至昨天18时30分,全市受灾人数190万人,紧急转移安置77325人,倒塌房屋10660间,农作物受灾238688公顷。

    灾害发生后,市民政局紧急向通州、房山、门头沟、丰台区灾情严重地区调拨物资帐篷2700顶、床18300张、桌凳2700套、棉被15000床、应急灯2200个,蜡烛30000支,专项用于转移安置受灾群众。……

    截止到昨天,京郊多地的灾民已经住进了帐篷,但帐篷内仅有行军床等设施,十分简陋,帐篷内温度高达37℃至38℃,没有电风扇,生活仍然非常困难,亟须各方伸手救援。为此,本市向全社会发出紧急呼吁,积极捐款,向190万灾区人民奉献爱心。(据北京晚报)

    接受捐赠账户信息

    单位名称:北京市接受救灾捐赠事务管理中心

    开户银行:建设银行北京呼家楼支行

    账号:11001018600053006049

  • 强降雨致全国95人死亡 45人失踪

    20日以来,四川盆地至华北地区出现强降雨过程,截至目前已造成全国95人死亡,45人失踪。京津冀暴雨刚停,今年第8号台风“韦森特”又将登陆华南沿海,长江入汛以来最大洪峰也即将进入三峡水库。针对目前防汛形势,国家防总于23日傍晚启动防汛Ⅱ级应急响应。

    据民政部23日下午发布的最新灾情,20日以来强降雨目前致全国95人死亡,45人失踪。

    7月20日以来,四川盆地至华北地区出现强降雨过程,其中,北京、天津、河北北部及山西北部等地出现区域性大暴雨到特大暴雨,所引发的风雹、洪涝、滑坡、泥石流等灾害造成严重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据民政部、国家减灾办初步统计,截至7月23日12时,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山东、河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新疆等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78市(自治州、盟)264个县(区、市、旗)623万人受灾,95人死亡,45人失踪,56.7万人紧急转移安置或其他需紧急生活救助,2.9万间房屋倒塌,5.5万间房屋不同程度受损。

    其中:北京37人死亡;河北17人死亡,21人失踪;山西4人死亡,1人失踪;内蒙古3人死亡;河南2人死亡,1人失踪;重庆5人死亡;四川8人死亡,2人失踪;贵州5人死亡;云南6人死亡,4人失踪;陕西3人死亡,14人失踪;甘肃1人死亡,2人失踪;新疆4人死亡。(据中新网7月24日电)

堂堂首善之区,禁不起一场暴雨的侵袭。或许,这于急速城市化的过程而言有其必然性。对此,只有正视不足,然后弥补之。如此,付出的代价才有其价值和意义。最怕的是,拒绝反思,讳疾忌医,甚至还要忽悠公众、文过饰非。日前,北京防汛抗旱指挥部的一位专家在跟电视台连线时称,此次北京暴雨“预报非常准确、预警非常及时、预案和抢险非常到位”;此外,还有官员急不及待地表功……然而,事实胜于雄辩,再冠冕堂皇的言辞,也掩盖不了灾难、人祸的本质。至于此次暴雨灾害的死亡人数,虽然官方已有通报,但不可否认坊间仍存强烈质疑。且拭目以待吧。此次暴雨灾难,再次见证了北京市民守望相助、身体力行的公共精神,街头“双闪”让人倍感温暖。这是真正的“正能量”,也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所系。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