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期
“限牌令”的降生何以如此“突兀”

平心而论,机动车“限牌令”,广州其实远不算第一个吃螃蟹的,在此之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早已推出过类似的政策,甚至已执行多年,相形之下,广州版“限牌令”要说并无太多新意。事实上,同为一线城市的广州,自然也饱受机动车拥堵的痛苦,既然并没有更有效的应对治理之策,“限牌令”这个头痛医头的办法被最终祭出,要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更何况,既然已有其他城市实施在先,要说也可规避很多政策风险与不确定性,不必有太多顾虑与担忧的广州“限牌令”,要说的确可以大胆公布,果断实施。

至于广州“限牌令”为何公布得如此令人“措手不及”,从公布到付诸实施,仅3个小时的时间,不仅市民闻讯连夜挑车,就连4S店的员工都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卖车。不过,政策公布出其不意,似乎也是惯例。否则的话,如果政策留下太多的回旋余地和时间差,政策的效率和效果难免会打上折扣,在这一点上,广州“限牌令”甚至要比人民银行的利率调整在“出其不意”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限牌令”是不是真的能控制机动车增量,恐怕还很难说,但是,可以肯定的却是,“限牌令”毕竟对当地的经济尤其是百姓民生产生重大的影响。毕竟,机动车保有量过多,交通过于拥堵,固然是城市难以承受之重,但是,既然机动车已然成为顺应城市生产与生活的重要交通工具,对于一些市民及企业而言,更是必需品,这一需求显然并不能也不可能被随意的压制。而使用中小客车作为一项重要的民生权利,这一权利的调整与变动,权利人本身何以措手不及的成为最后时刻的知情者,恐怕并不能全拿政策出台需“出其不意”来说事儿。

事实上,既然“限牌令”攸关公民权益与利益,甚至直接关系到公众的用车成本。按理来说,这样一项攸关民生的公共政策调整,有关“限牌令”的任何讨论与议程,更应对公众保持公开透明,并确保公众在第一时间的知情权才是。那么,何以如此事关重大的政策调整,公众居然是在最后时刻才仓促获知消息,“限牌令”政策的决策与公布过程的隐讳与不透明,恐怕要比这一政策本身更需质疑。

无论如何,任何攸关民众利益的公共政策调整,都必须确保完全的透明度,在政策调整与决策的过程中,更应保证权利相关人的充分参与其中的博弈。从这个意义上说,广州“限牌令”的降生的确显得有些突兀,其身世与身份的不明,更难免要影响其后续的执行。【详细

治堵不能仅仅停留在“限牌令”上

何以新闻媒体在报道此事时用了“突袭”两字?大概原因在于从“新闻发布”到“实施之时”只相隔3个小时。

平心而论,现在的舆论对于类似的“限牌令”是颇有啧言的。近年来,汽车进入家庭呈加速度增长,导致各大城市不堪重负。广州也是如此。但“限牌令”又非广州独创,以车牌拍卖为治堵手段的上海,一块“沪”字头小铁皮就相当于一辆微型轿车的价钱;北京的摇号政策也导致车牌奇货可居。目下的情况是,一方面各地都在不断地推出各种“限令”,另一方面在一片抱怨声中各大城市的“小车需求”依然在上升,并由此加剧了城市道路的拥堵。“限”与“不限”之争由此而产生。

解决“城市交通拥堵日趋明显”问题,除了“限车”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比如,有人提出要发展公共交通。如此果真能奏效?以上海为例,今天的公共交通难道还不发达?有一句俗语“到了上海只要你进入地铁,就没有到不了地方”——十几条地铁,地面上的公共交通更是连网成片,市民出行相当便利。可就在这样的公共交通条件下,如今的私车牌照竟然会超出6万元。这是为什么?

其实,在“限”与“不限”这个争论上,是没有赢家的。从政府角度而论,“限”是不得而已的。比如,广州目前中小客车保有量和出行量持续快速增长,城市交通拥堵日趋明显,机动车排放对大气环境质量的影响日趋增大,为此广州政府推出中小客车总量调控政策——“限牌令”。在广州市政府交通主管部门看来,出台“限牌令”似乎有足够的理由。问题是,事实证明一“限”了之的简单方式,既不能从根本上“缓堵”,又不能得到市民广泛拥护。但“不限”,又怎么办?

要回答“怎么办”,当查明我们城市道路交通因车辆的增多而拥堵加剧的“病因”在哪。我认为,这首先是这几十年来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不科学因素”所产生的后果。比如,城市建设缺少长远规划,建到那里算那里,建成什么样多任“地方官”的个人喜好(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城市“重建设,轻管理”。再比如,过度地依赖汽车经济为发展的“重中之重”,盲目追求“造车速度”,汽车企业无序竞争。今天,当回首一下城市发展走过的路。何曾有政府想到过会有今天这样的“限牌令”之痛?但何以没有“想到过”?

“限牌令”之类背后折射出的是在推进经济社会发展中我们的“领导能力”不足。这种“不足”,其中有主观的因素,也有客观的因素所造成。三十多年前开始的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没有现成的模式,没有经验可学,大家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以至到了几十年后才发现当初的某些“不完善”“不成熟”,给我们今天带来了沉痛。比如“城市拥堵”问题,于是现在不得不“限”。

这是一个教训。这个教训告诉我们,当辩证地认识各地的种种“限牌令”之举。当务之急,一定程度之“限”是必要的,可行的,不应当对“限”之举全盘地否认。至少在现阶段,“限牌令”会产生一定的积极效果。但同时,政府不应当仅仅停留在“限”上,而是要真正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有那种“壮士断腕”的勇气,再来一次“城市改造”,让城市交通重新畅通起来。【详细

机动车限牌,难治标更不治本

质疑“限牌”的声音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法理依据,认为广州市在事先未召开听证会的情况下出台此政策,有违程序;二是公平原则,城市道路为公共资源,理应公平使用,但“限牌”保护了有车族等既得利益群体的利益,损害了无车者的购买权;三是管理失责,认为有关部门对交通拥堵管理无方的情况下,将责任转嫁给社会公众,属于懒政;四是行业怨言,广州是中国三大汽车生产基地,号称“东方底特律”,在今年车市不好的大背景下,广州的“限牌”无疑让包括当地车企在内的中国汽车行业雪上加霜,自主品牌更为举步维艰。

支持者也有自己的逻辑。按照广州方面的说法,限牌是综合城市交通治理手段“建、增、管、限”中的一个方面,是在汽车保有量激增情况下的临时性措施;在伦敦、新加坡等国际大都市,也采取了限牌、限行等限制措施。

大城市该不该“限牌”,这样的讨论早已不是第一次,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在上海、贵阳、北京“限牌”时,反对的声音也一度高涨,就连国家发改委也曾表态,此举不符汽车产业政策,不主张采取限购。但是,“限”风依然盛行。根据目前情况来推测,广州之后,将会有更多城市采取类似措施。

衡量一项政策好坏的核心要素有二:合法性与有效性。目前在限牌措施上,广州、北京采取的是“暂行规定”、“试行”等形式的地方行政命令,虽不违法,但有损公平。如同房地产限购等各类地方限制性政策一样,政府权力扩大,就存在滋生权力寻租的可能,因此,执行过程中的公正性必须要接受公众监督。

而在有效性上,限牌并不能根本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问题。北京市副市长刘敬民曾明言,限牌并不能真正解决北京交通问题。事实上,在过去一年半里,实行了“尾号限行”、“摇号限牌”、“核心区停车费大幅涨价”、“严罚路边停车”、“错峰上下班”等多项限制性规定的北京,交通拥堵情况并没能明显好转,仅仅是减缓了恶化的速度而已。另外,限牌还导致汽车消费转移至周边城市,外地车牌大量涌入。因此,很难起到“治标”的效果。

而在“治本”措施上,兴建地铁等公共交通设施并不会一蹴而就。“限牌”会导致汽车使用率上升,常常是老公开车送完孩子送老婆,汽车保有率虽不显著增长,但是马路上跑的车却没有减少。

大城市交通是个复杂的体系工程,要用缜密的规划和先进的管理手段,不能一方面把写字楼大公司集中起来大建CBD,人为增加拥堵点,另一方面又要求公众“限行”、“限牌”。毕竟考验有关部门的是施政能力和效果,而不是一纸强硬的行政命令。【详细

“限牌令”向我们吹来什么风?

广州的拥堵早为人所诟病,限牌只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如此“突如其来”。这股风,源起广州,但其实不能不旁及珠三角,甚至更远。吹来些什么,值得深思。

限牌令最根本的起因还是交通的拥堵以及空气的污染。再不限制,“堵城”广州就成了一锅粥,开车能如蜗牛爬行就该庆幸;而PM2.5的监测点你就是全放在白云山、越秀公园恐怕也不管用。限牌是必须的。其实看看欧美的城市早就说干就干了。在欧洲的许多城市,不但收拥堵费、进城费,甚至许多繁华的街道压根就不让机动车行驶,禁行!而停车费也是惊人。取而代之的是,步行道、自行车道突飞猛进,似乎见到走路和骑单车的人,人们都肃然起敬,恨不得鞠躬额首。还有报道称,过去,美国人是注重开车人的权益,对商住楼规定必须配套多少多少的停车场,确保“下限”,到如今,却逆风而行,规定的是最多只能建多少多少停车场,封死“上限”。说到底,就是想方设法找开车人的麻烦。

你以为,那是国外,咱是中国特色,还在发展。可是我们更没资本可以“随意挥霍”。美国的人均GDP是中国的十几倍,人均收入更是三十几倍,而我们的城市人口密度却比人家多了好几倍。如果说美国人、欧洲人都在限车了,我们还敢说我们还大有空间吗?

限牌令对本来冷风频吹的汽车产业肯定会带来“雨夹雪”的影响。这是信产部操心的事,咱管不着。但如果广州居民绕道珠三角购车,珠三角车商可能偷笑,但居民就不一定笑得起来。限牌令后,广州对外来车辆的限制、限行肯定会是如影随形,对珠三角居民的出行的影响也随之而来;再者,水涨船高,外地购车者也可能推高车市,增加道路拥堵,带来停车更难等等多米诺骨牌效应。

风水轮流转,过去开车趾高气扬,不知再过多少时日,开车人就只能成为“受气包”。这不,买车,烦死你,摇号、拍卖或者配额,还平白多花了不少“冤枉钱”;开车,一路下来,还不如单车跑的快;停车,不说费用惊人,就怕您想给钱,还没地方呢。前段时间,江门某楼盘,接近20万元一个车位,居民很大意见,不过我想,在买车停车问题上,酱油贵过鸡是迟早的事。你要是难以承受,对了,还是走路、打车或者骑车吧。详细

  • 限牌细则:一半摇号一半竞拍

    广州市交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通报了《广州市中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试行办法》及其实施细则的“征求意见稿”, 在试行期内, 采取“有偿竞拍+无偿摇号” 模式分配中小客车增量配额指标,并用20 天时间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正式方案预计不会超过8月份出台。

    竞拍收入专项用于公交

    按照“征求意见稿”,广州行政区域范围内中小客车试行总量调控。中小客车取得配置指标后方可在广州办理注册、转移及转入广州的变更登记。办法有效期内,全市中小客车增量配额为12 万辆,各占50%的比例通过无偿摇号和有价竞拍方式分配。竞拍所得收入由广州财政专户储存,实行收支两条线,专项用于城市公共交通事业支出。

    单位和个人申请增量指标按照以下程序进行:一、提出申请,获取申请编码;二、经审核合格后,确认申请编码为有效编码,参加摇号或竞拍;三、通过摇号或竞拍方式获得指标编码。

    非广州户口须住满三年

    住所地在广州的个人, 名下没有广州登记的中小客车,持有效的机动车驾驶证,可以办理增量指标申请登记。住所地在广州的个人包括:广州(含增城市、从化市)户籍人员;驻穗部队(含武装警察部队)现役军人; 持有效身份证件并在广州连续居住三年以上, 且每年累计9 个月以上的港澳台人员、华侨和外籍人员;持有效居住证满三年以上, 并在广州连续交纳养老保险和个人所得税三年以上的非广州户籍人员。

    每月26日组织摇号

    申请指标的单位和个人,可以直接在指定网站上提出申请,也可以到指定办公窗口提出申请。

    指标管理机构开始受理指标申请后,每月26 日组织摇号,当日为非工作日则相应顺延。摇号结果在指定网站上公布。个人未取得配置指标的有效编码保留3 个月,在保留期内自动转入下一次摇号基数。【详细讨论

  • 广州7月起试行中小客车限牌

    6月30日晚,市交委在市政府召开了“关于系统改善城市交通及试行中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的新闻发布会,发布了广州市系统改善城市交通状况的工作思路和《关于广州市试行中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的通告》(试行一年)。

    据悉,目前,广州实际人口超过1600万人,面临机动车高速增长的严峻形势。至今年5月,全市机动车保有量240.5万辆,其中中小客车167.4万辆,是5年前的2.5倍,年均增长率达19.0%。基于目前全市机动车保有量240.5万辆、中小客车167.4万辆、年均增长率达19.0%、为了系统改善交通和大气环境,广州市将于2012年7月1日零时起,对全市中小客车试行总量调控管理。

    进一步发展公共交通设施

    坚持“公交优先”,增强公共交通的吸引力,增强区域交通基础设施供给。到2015年预计现有地铁线路增购车辆约90列共540节车厢,投入与需求匹配的公交出租车新运力,建设公交候车亭420座,增购船舶规划开行新一轮的水上巴士线路;利用各种资源,有计划增建一批停车场,缓解“停车难”;研究试行可变车道;加快推进主干道交通可变情报板的建设,到2015年交通信息屏达160块。

    7月起实施中小客车限量管控

    自2012年7月1日零时起,将对市行政区域范围内中小客车试行增量配额指标管理。包括国家机动车类型分类规定所列中型、小型、微型载客汽车。

    在试行期内,全市中小客车增量配额为12万辆。为做好各项工作衔接,在2012年7月1日零时起一个月内全市暂停办理中小客车的注册及转移登记,后续各个月度平均分配增量配额。

    单位和个人新购置中小客车、购置二手中小客车、非本市中小客车转入本市、中小客车过户,在申请办理中小客车注册、转移及转入本市的变更登记前,应依照有关规定申请取得本市中小客车配置指标。详细

  • 突然限购,市民质疑未进行听证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广州市交委昨晚发布《试行中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的通告》,决定从今天起对中小客车试行一年的总量调控管理,增量配额为12万辆。广州成为继北京、上海、贵阳之后第四座对中小客车限制上牌的城市。

    市民:未听证就直接发布 让人措手不及

    部分二手车的卖家则对限牌后的二手车市持乐观态度。曾先生手头有辆车正待价而沽:

    曾先生:政策出来,二手车的价格可能会上去。

    没有买车需求的市民对限牌的反应也许是最小的。有市民说,限牌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广州交通压力,但更重要的还是希望政府加大对公共交通的投入和配套。不过也有市民质疑,如此重大的举动,是否应该有相关听证会:

    市民:觉得挺惊讶挺难理解,这么和老百姓息息相关的重大决策不用经过听证就直接发布,而且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好,让我们普通市民感觉挺难接受,让很多人措手不及。(据中国广播网)

  • 韩志鹏:广州限牌对治堵肯定有效

    广州的限牌政策对于治堵,效果肯定会有的,但是谈不上立竿见影。至于时机,晚不晚很难说,应该算是亡羊补牢。广州一路攀升的汽车保有量是很可怕的,每天增加1000辆新车,这种情况下,限牌政策势在必行。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

限购大局已定,所谓征求民意也只是实施细则上的计较、完善了。虽然面对日益拥堵的城市,“限牌”似也是不得已之举。然而此前上至市领导下至职能部门官员均表示,广州“绝不限购私家车”。但话音尚在,限购令已到。公共政策的制订如同玩过山车,前后如此截然不同,并最终搞得形同“突袭”,让人多少有些困惑不解。如此而已。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