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期
“垃圾实名制收费”应过民意关

应该说,向市民征收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费,并非什么新鲜事,北京等许多城市已经实施了多年。然而,广州将试行垃圾袋实名制,垃圾费“按袋计量征收”,无疑是一项创新之举,如得以顺利实施,将会从根本上解决垃圾分类资金严重不足、分类正确率不高、分类链条不畅通等问题。

据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600多个城市中,近三分之二的城市被垃圾问题所困扰,垃圾对大气、地下水造成的污染和大量滋生的蚊蝇传播的疾病,已成为社会的一大公害。长期以来,全国多数城市的垃圾处理系统,全凭政府投入资金来运转,投入渠道单一,处理经费短缺等问题,已严重影响到垃圾处理工作的正常开展。本着“谁产出,谁付费”的原则,广州市试行“垃圾实名制收费”,值得期待。

可以预料,实行“垃圾实名制收费”制度后,市民维护城市环境的意识将会明显增强。对一般市民来讲,以前扔垃圾从来没有想到它会如何处理,现在要缴费了,至少会产生“自己污染,自己负责”的意识,从而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倒逼”市民对城市的环境保护尽到责任。

再者,实行“垃圾实名制收费”,将改变政府单一投入的模式,在政府牵头、全民参与的前提下,逐步满足城市垃圾无害化处理的要求,使城市垃圾处理逐步走上市场化、产业化道路,步入“投入,产出;再投入,再产出”的良性发展轨道。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广州试行“垃圾实名制收费”,首先要广征民意,听从市民的意见和建议。比如,召开听证会,邀请各行各业代表对垃圾袋实名制的可行性及居民信息保护、垃圾计量收费的依据及标准等进行听证,经过充分讨论,确定一个合理的实施方案,做到工作既稳步推进,又不损害市民的基本利益。【详细

“垃圾袋实名制”不能只有观感美

确切说,在制度设计上有着某种善意。但问题在于,制度的执行到位却较为困难。一方面,无论是“垃圾分类模式”,还是实名制的实现,都是建在市民的素质之上。在时下连垃圾分类都还没有得到很好执行的情况下,推行“垃圾不落地政策”,以及实施“垃圾袋实名制”就很难成功。

首先,这种方式目前太过激进,还没有实施的基础。台北市从1997年正式开始实行“垃圾不落地”和“三合一资源回收计划”。十几年来,从宣传普及知识到不断完善制度,有一个相对长的过程。而广州市目前还没这样的民意基础,以及市民素质作为保障。

其次,“垃圾袋实名制”的表现是收费而不是方便群众。如果没有其他相应的措施为保障,原本为了体现“据量而收”的公平性,很容易因为难以做到考评,或者缺乏应有的管理办法,而导致新的不公平,未能体现出应有的政策善意,招致市民的抵触。

最后,以政府为主还是以企业为主是决定其能否得到顺利实施的关键。广东省建委原主任陈之泉认为,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全广州市的垃圾处理利益很大。近年来垃圾处理,无论是垃圾分类管理,还是废弃油脂回收,都未能得到很好的实施,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政府部门直接介入,想做却不能做好,于是便只好不断打政策补丁来进行弥补,最后导致了垃圾处理和管理的低效。

垃圾本身也是资源,必须发挥其利益杠杆的作用,积极引导社会资本的参与。以新加坡为例,新加坡每天产生的垃圾近1.7万吨,只比广州少了一点,但新加坡的垃圾回收率现已接近60%。之所以能产生这样的成效,关键在于企业化运作,使民生工程更好地贴近了市场体系,从而获得了多赢的效果。详细

垃圾费随袋征收,没必要实名制

垃圾费随袋征收虽然是台北市垃圾减量成功的政策,但在广州落地时必须考虑广州的实际情况:

一是如何防止假冒特制垃圾袋,特制垃圾袋含了垃圾处理费,所以比一般的塑料袋贵,如何遏制不法商贩仿制垃圾袋牟取暴利,需要城管委事前考虑周全。

二是广州市民现在已经以多种形式交纳垃圾处理费,有些是街道向市民收取每户每月15元的垃圾费,在开发商小区是垃圾费含在物业管理费里,由物业提供社区清扫和垃圾清运的工作。如果要实行垃圾费随袋征收,就必须取消原来形式的垃圾费,那街道和物业公司是否还应该提供保洁服务,如果不取消原来的垃圾费,就有垃圾费重复征求的问题。

三是如果有人不愿购买垃圾袋,为了省钱偷扔垃圾,怎么办?

四是腐败问题,之前城管委官员借购买分类垃圾桶收受贿赂大发横财,如何保证特制垃圾袋不会再次成为官员腐败敛财的机会?

垃圾袋实名制更受到市民的普遍质疑。首先,垃圾实名制只在韩国首尔部分区实行过,而且是针对商户的政策。而杭州在2010年试行垃圾袋实名制后分类效果也不尽理想。推行强制垃圾分类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城管委为何独独对垃圾实名制情有独钟?

为什么要垃圾实名制?据介绍,在政府特制的分类垃圾袋上,印上居民的住宅地段号和房号,以此作为识别垃圾袋出自哪家哪户的标志,根据该标志,可以追查垃圾投放的源头。如果居民没有按照规定对垃圾分类,将根据标记信息追查到居民个人。

为什么我们不在之前垃圾收运环节就进行监管呢?中外有很多值得借鉴的经验,台北市实行垃圾不落地,扔垃圾必须定时定点地交给市政垃圾清运车,当面交接垃圾时,市政清运工会拒收没有分类的垃圾。北京市2011年在1200个小区推行垃圾分类时,在社区聘请了垃圾分类指导员,会对没有垃圾分类的业主进行教育和督促。德国的高层住宅,一个楼道的住户公用一个上锁的分类垃圾房,如果垃圾分类很差,垃圾清运工会对整个单元的住户提高垃圾费处以罚款,这样的措施也使原本自扫门前雪的居民也开始相互监督。在垃圾投放环节进行监管是强制垃圾分类成功的关键。【详细

垃圾袋实名与收费,多弊丛生

但是,正如这世界上很多事情一样,理论上的“利”在实践中往往就会变成“弊”。

先讲收费问题。有官员说已经考虑过可能出现部分市民为了省钱不买垃圾袋,或偷偷把垃圾扔到其他地方的情况,但他认为“为了省5毛钱,提着一个垃圾袋走出自己小区,现实中的可能性比较小”。我不知道该官员所说的“现实”是指何处、何种人群的“现实”,我只知道以广州之大,还有太多的人群没有什么“自己的小区”,陋室门外就是垃圾桶的家庭倒是很多;另外,对于那些收入不高或者是以散步为乐的市民来说,多走几步路就能省5毛钱,又何乐而不为呢?

还有,广州原来一直就实施生活垃圾收费制,每月15元,包括10元的卫生清运费和垃圾处理费5元。那么现在的垃圾袋每月收费15元(30×0.5元)是否就是新增加的收费呢?目前官方的说法语焉不详,因此有环保人士认为,若要实行垃圾费随袋征收,就必须取消原来形式的垃圾费,否则就有垃圾费重复征收的问题。但是如果取消了,原来的卫生清运工作谁来做呢?

为了反对每天这“5毛”,很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就是:一、垃圾尽量不入自家门,那些没用的包装袋就可以在公共场所就地解决,于是公共场所垃圾大增;二、刚才说的,从小区拿到街上扔掉,于是街上乱仍垃圾的情况会大增;三、更极端的情况可能是高空扔垃圾的案件会增加;四、通过下水道、厕所“酌情”处理垃圾的心态可能会油然而生。

其实,以收费作为垃圾减量的激励,理论上很美,实践中就不一定那么美。而对政府部门来说,如果患上了“收费万能症”,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再说实名制,这是更严重的问题。官员说,先把社区各家各户进行编号,袋子上没有具体的名字、地址,避免了隐私的泄露。这真是笑话,个人隐私被官方掌握,这还不是隐私的泄露吗?谁能保证这些隐私不被滥用?官员们还说为了防止有人偷排垃圾,要在小区内遍布摄像头,那就麻烦大了,难道要市民每时每刻都生活在监控之下吗?

其实,说到实名呀、监控呀这类事情,在一个真正的公民社会中,最需要监控的是官员,包括他们的私生活中的某些部分。详细

  • 实验垃圾分类投放 垃圾费按袋计算

    A 垃圾费按袋计算,越少越平

    B 厨余垃圾用专袋,错放要罚

    上周,广州市城管委主任李廷贵透露,广州年内要试点开展垃圾费按袋计量收费和厨余垃圾专袋收集。有市民疑问道:以后倒垃圾必须要掏钱先买专用垃圾袋?政府是要借此机会加收垃圾费么?对于标有个人信息的垃圾袋如何确保信息不泄露?

    昨日,市城管委作出澄清,实验按袋计量收费是鼓励居民分类后垃圾减量,少用的垃圾袋会获得政府奖励减免垃圾费。厨余垃圾专袋上只印有一个数字编号,并不出现居民姓名、地址,只有环卫站掌握编号对应的具体住户,以方便上门教育、处罚不分类者。广州市城管委打算用半年时间开展这两项新的垃圾分类投放模式,再评估哪种模式更能有效推动市民参与垃圾分类。通过听证、立法,最终选出更符合广州实际情况的垃圾分类投放模式。

    每季90个垃圾袋用剩奖励

    垃圾费按袋计量收费制度参照的是台北模式。在台北,投放分类后的厨余垃圾是免费的,其他垃圾必须装在有专利防伪的垃圾袋里才能丢弃,不同型号的垃圾袋价钱不一。市民买垃圾袋的钱代替了交垃圾处理费。因此,越少垃圾的市民交的垃圾费越少。任何伪造垃圾袋、不使用专用垃圾袋的人都会受到高额罚款。

    目前,每户居民每月需缴纳15元的环卫费,包括10元的卫生清运费和垃圾处理费5元,相当于每天5毛钱。有的居民是交给街道环卫站,有的是交给物业公司。广州市城管委拟在各区各选1-2个封闭小区,给居民免费发放够用3个月的90多个特制、能装不超过3公斤垃圾的垃圾袋。居民分类后的其他垃圾都必须装在这些垃圾袋里才能投放。3个月后,当地环卫所根据居民家所剩下的垃圾袋收取下一季度的垃圾费。假设居民只用了46个垃圾袋,下季度的垃圾费就不用交足45元,只要交一半费用就可以,等于政府变相奖励了该季度一半的垃圾费给居民。如此以来,在少扔垃圾少给垃圾费的刺激下,居民就有动力进行垃圾分类减量。详细

  • 广州试点垃圾袋实名按袋收费

    “学习台北垃圾分类模式”要全面铺开,部分小区试行垃圾费“按袋计量征收”,厨余垃圾专袋收运……这是记者昨日从广州市城管委庆祝建党91周年暨争先创优表彰大会上获悉的。

    据广州市城管委主任李廷贵透露,7月10日将召开垃圾分类全市动员大会,并推出一系列政策。

    在昨日的大会上,针对垃圾围城难题,李廷贵透露,广州市委、市政府已经形成决议,初步决定在7月10日,在中山纪念堂召开动员大会,进行全面部署,全面动员,正式启动垃圾分类,并将形成一整套法律法规和规范文件、配套实施方案。

    李廷贵提到,要采取5种垃圾分类技术路线,其中包括按袋计量。据介绍,广州将于今年年底前选择1-2个生活小区试点“垃圾费按袋计量收费”模式,厨余垃圾排放免费,其他垃圾排放计量收费。

    至于“垃圾费按袋计量收费”政策,将以专用垃圾袋作为收费的工具,市民丢弃垃圾,必须购买政府制作、在指定地点发售的专用垃圾袋盛装,再交垃圾车收运。产生多少垃圾付多少钱,垃圾越少,缴费就越少。

    除台北“垃圾不落地”模式将在广州进一步推广外,“垃圾袋实名制、垃圾费随袋征收”政策也将在广州试点运行。详细

  • 小市长建议垃圾袋实名制 万庆良赞赏

    2012年02月08日,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邀请第七届第八届羊城“小市长”座谈,有“小市长”建议向前一步:垃圾袋实名制,万庆良表示“挺好的,有创意”。

    据羊城晚报报道,“广州推行垃圾分类有一段时间了,要再向前一步,继续加强市民的环保意识,我们来搞垃圾袋实名制,以家庭为单位落实环保行动。”8日,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邀请15位第七届、第八届的羊城“小市长”座谈,热议“我眼中的幸福广州”,畅谈如何建设“幸福广州”。在读越秀区中星小学六年级的羊城“小市长”冷若萌向万庆良提出了上述建议,万庆良边仔细听边琢磨,在他看来,这个点子“挺好的,有创意。”详细

“垃圾围城”之下,进行垃圾分类,以期垃圾减量,实乃城市垃圾处理之必由之路。然而涉及千家万户的公共政策,其制定必须深思熟虑、考虑周全,而具体到对广大市民提出的要求、义务,在操作上则要简单实用,以易推广。垃圾实名收费既要论证其必要性,更要实践其可行性。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