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期
延迟退休对社保亏空只是杯水车薪

很显然,延迟退休已经成为社保部门火烧眉毛的一件大事,因为历史形成的社保账户亏空黑洞,已经使他们如坐针毡。延迟退休年龄无疑是一个立竿见影的缓解办法。

可惜仅仅延迟退休年龄,对于巨大的社保亏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且副作用明显。假设我国平均退休年龄延长5年,每年可能会涉及上千万人,并由此导致年轻人无法进入这些岗位的问题。

由已经缴纳社保的人群不断增加缴纳年限而减少领养年限来填补无底洞似的社保亏空,也事关严重的社会不公正问题。今日社保巨额亏空问题,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主要是两个原因导致:一是早期国有企业普遍以低工资无社保为代价,国家承诺的政府养老没有兑现,现在一股脑儿要社保基金承担养老支付,显然独木难支;二是大量党政机关乃至事业单位员工无需缴纳社保,却领取比企业退休职工高得多的退休金。

很显然,面对未富先老的中国,仅仅在社保内部螺蛳壳里做道场远远不够。更严峻的问题不在社保内部,而在于更宽广的外部环境。国际上主要有两种社会养老保障模式——现收现付制和个人积累制。无论哪种制度,都是基于有效社会生产人口的稳定乃至增长。有人认为个人积累制可以实现自己给自己养老,这其实是一个天大的误解。没有有效的当期社会生产人口,再多的货币也会贬值,再多的房屋等财富积累也会变得空置而没有价值可言。

一份有关中国人口问题的研究报告表明,到本世纪20年代末,中国人口将转为负增长。即使现在开始,采取最富有远见和力度的措施,也已经有点来不及;如果现在还不及时采取坚决有力的果断措施,现在四五十岁的一代人,到老时都将面临退休年龄延迟、到很老了还在交养老金而不是领退休金的尴尬局面。【详细

延长退休年龄是“构陷”国家失信

延长退休年龄的实质是什么,不只是与民争利,不只是赤裸裸地抢人民的钱,并且是政府承诺失信,中国人均寿命约74岁。60岁退休,你可以拿14年退休工资。如果改成65岁退休,你就还要工作5年,且理论上只能拿到9年退休工资。按平均2000元月计算,每个老头子要被算计掉12万元人民币。

养老的压力大,完全出于60年各种决策失误、耽误,完全出于社会财富分配失衡,完全出于吃皇粮的人占有和耗糜财政过度。眼看拖不下去了,不是痛改前非,却是轻轻松松提出延长退休年龄,缓解养老压力的妙计,凸显这些贪官污吏和御用专家的无赖和无耻。

按照现在这种财富分配机制,按照现在这种公款消费人员结构,按照现在这条妙计执行下去,如果还是解决不了养老问题,怎么办,是不是要再延迟退休年龄,75岁才退休?让人辛苦一生,退休后立马就去见马克思诉苦?

60岁退休是国家承诺。它不只是一个年龄线,而是利益线,是安享老年的保证线。动这个年龄线,就是动人奶酪。或许,那些公务员,那些钱多多的专家,那些无忧无虑的资本家,无所谓,反正可以轻轻松松来钱,退休越迟越好玩越享受。但是,对于那些苦命的普通工人,那些重体力搬运工,那些今天下岗明天被辞退后天又遇工厂倒闭的不幸的中老年人,你叫他们如何捱过这平空多出来的延长的5年?你叫他们怎么活?

有多少社会主义的红心工人,正盼望着明年退休了,就可以进“保险箱”了,安度晚年了。结果一个延迟,他就得再干5年。周扒皮也没有这么残忍吧。

国家承诺,政府信誉,已经流失了不少。还有没有底线?

当我们从20岁开始工作时,就得到承诺,60岁退休。难道我们做牛做马40年,交齐15年养老保险后,却要摆我们一道?【详细

“公务员不占用养老金”是天大谎言

事实证明,讨论延迟退休的各种“好处”其实都是虚伪的;延迟退休的真正目的只有一个:弥补养老金缺口。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曾公开表示,我国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养老统筹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减缓基金缺口200亿元。如果延迟五年,那么这个数字就是1000亿元。说白了,让劳动者多干五年,目的就是要为国家节省千亿资金。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延迟退休政策的制定者们,本身并不缴纳一分钱养老金,退休待遇却是普通劳动者三四倍;一群自己不缴费的人反过来决定缴费的人要延迟几年才能拿到退休金,这合适吗?

数据显示,全国事业单位和机关单位退休人员占比为7.74%,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却占10.85%;普通职工养老金替代率(养老金领取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水平的比率)只有30%左右,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金替代率却高达80%。两相对比,不难发现养老金缺口是如何形成的,谁又应该为养老金缺口承担责任――非常不公、世界罕见的养老金双轨制迟迟不见改革动静,延迟退休反倒已经成了“必然趋势”,这显然没有道理。

可是,偏有一些所谓专家,非但意识不到养老金双轨制的严重不公,反而自作聪明地将之当做了回应质疑的挡箭牌。所谓“公务员不占用养老金”,意思是公务员的养老金不从养老保险盘子里出,而是由国家财政另开小灶专门拨款。这看似颇有道理,实则是美丽的谎言。试问,由国家财政支付的公务员养老金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国家财政既有义务给公务员支付养老金,就同样有义务弥补养老金缺口;只要养老金并轨,就能从支付给公务员的养老金里省出一大笔钱来弥补养老金缺口,这是其一。

其二,所谓养老金缺口,问题并不出在今天缴费的人身上,而是他们缴的钱都拿去支付现在退休的人了;如果所有人都像公务员一样,单位缴纳和个人缴纳的部分全部留下来,不给现在退休的人支付,就根本不存在缺口。反过来,现在的养老金缺口,很大部分原因就是,普通职工的养老金都拿去“统筹”了,公务员的部分却从来不拿去“统筹”。换言之,如果公务员必须自行缴费,政府为其缴纳的部分也像普通雇主一样全额计入社会统筹,养老金缺口必然减小。

还是那句话,先谈并轨养老金,再谈延迟退休。政策的制定者本身又是养老金双轨制的既得利益者,如果不肯“革自己的命”,反要普通公众割肉,谁说不是要公众多干几年为公务员养老?【详细

养老金“双轨制”制造严重社会不公

养老金替代率是评价养老福利的重要指标,是指劳动者退休时的养老金领取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之间的比率。根据世界银行组织建议,要基本维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不下降,养老替代率需不低于70%。国际劳工组织建议养老金替代率最低标准为55%,我国社保养老金目标替代率为58.5%。但实际上,我国普通城镇职工的养老金替代率仅为30%左右,而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并不参加养老保险,由财政单独保障,其养老金替代率却高达80%。这就是所谓的养老“双轨制”。假若再算上各种名目的补贴,部分机关、事业单位职工的退休金替代率可以达到90%以上。

“在职时候要讲效率,二次分配就要讲公平”,但公务员退休金是职工的3倍,甚至更多,试问公平何在?

公务员的养老金高于普通职工不新鲜,在许多西方国家也是如此。例如,美国的平均养老金替代率51%,公务员也在70%―80%左右。但是,人家公务员却不是“吃白食”的,他们在职时同样要缴纳养老保险。美国公务员的养老保险,三分之一由企业和个人缴纳,三分之一由政府补助,三分之一靠投资收益。但在我国,公务员在职,却是不交一分钱的。这种“超国民待遇”,堪称世界独一无二。

一方面,企业职工养老金替代率远远低于国际标准,另一方面,我国养老缴费比例处于世界最高水平,个人与企业的负担很重。据媒体报道,中国社会保险缴费在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约为金砖四国其他三国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欧五国的3倍,是G7国家的2.8倍,是东亚邻国和邻近地区(中国香港和台湾)的4.6倍。中国五项社会保险法定缴费之和相当于工资水平的4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这一比例超过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

企业职工对养老金“双轨制”腹诽已久、反响强烈。然而,民意的多寡,似乎并不能左右政策的走向。及早实行养老“并轨”,不仅仅事关社会公平与正义问题,而且还是一个严峻的现实问题。据报道,2012年全国公务员及参公管理单位工作人员总规模已接近一千万,今后,公务员退休后所需要的养老金当然是一个不菲的数目,届时如何化解,恐怕无法回避。

为了填补社保资金巨额缺口,我们一味地强调延迟退休年龄,恐怕无益于保障资金的平衡,甚至误导社会忽视养老保险制度自身的缺陷,例如双轨制的改革等。【详细

延迟退休,现需更规范的博弈和诉求机制

退休制度事关广泛,牵涉利益复杂,不同的制度安排对不同社会群体会产生完全不同的影响。譬如,如果实行延迟退休政策,则对尚未进入职场的年轻人,及年龄偏长的体力劳动者或企业职工相对不利;反之,对脑力劳动者、公务员及事业单位职工,乃至已经入职的年轻人,则相对比较有利。在这里,既有不同阶层、不同职业之间的不同诉求,也有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群体之间的矛盾。作为一项重要的公共决策,需要为各个不同利益群体,提供更为规范有效,且具有合法性权威的利益诉求和博弈机制。

人社部就弹性退休制度再次“改口”,固然也可以视为现行制度下舆论参与博弈的结果,但随着人口预期年龄不断增加,延迟退休年龄乃是大势所趋,人社部及其他相关部门的一再试探、退缩,终究有退无可退的时候,退休制度的改革迟早会作为一项重要的公共事项,进入公共决策程序。到那时,究竟以何种程序平衡反映、兼顾各方利益,同时获得不同群体的认同、接受,将是对我国公共决策水平的巨大考验。

其实,类似的考验早已在各种不同领域的决策过程中出现。譬如,近年来有关水、电、气等公共产品的价格调整,大多采取了听证会制度。理论上,作为决策程序的重要参考,听证会将充分翔实地反映各方利益诉求,以作决策的依据。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决策者先天地希望听证会“可控”,而公众则敏感地对“可控”的听证会失去信任。近年来不断出现围绕听证会而出现的批评之声,正是公众无法通过制度渠道参与公共决策而表现出的焦虑和不满。详细

  • 人社部:退休年龄近期不会调整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有关负责人表示,的确在对“延迟退休年龄”展开研究以为国家提出相关建议,但进行政策研究不代表现行退休年龄规定即将更改。事实上,早在2005年,当时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就进行过此类研究。

    当前法定的退休年龄是男职工年满60周岁,女干部年满55周岁,女工人年满50周岁。从事井下、高空、高温、繁重体力劳动和其他有害健康工种并在这类岗位工作达到规定年限的职工,男性年满55周岁、女性年满45周岁退休。近期仍按此标准执行。

    这位负责同志表示,从国际上看,一些国家已经延长了退休年龄,主要是适应人口结构的变化和老龄化程度的提高。我国目前既面临着老龄化加快的挑战,又面临着就业压力巨大的挑战,对这样的一个政策要非常慎重。

    目前,我国实际退休年龄在53岁左右,很多地方面临大量提前退休的情况。虽然不少地方近年出现“用工荒”,但我国作为世界上第一劳动力大国,劳动力资源总量高达10亿多,就业形势在今后一段时期仍将十分严峻,而不是如欧洲一些延迟退休年龄的国家那样已面临劳动力短缺。因此,像一些媒体所说的“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甚至更晚”,不会在近期立刻实施。

    远期,如15、20年后,退休年龄的调整的确是大势所趋,但究竟怎么调、调整到多少,会考虑经济社会的总体变化。【详细

  • 养老金缺口:各种数字乱“飞”

    中国银行等机构最新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预测,到2013年,中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 18.3 万亿元。报告指出,人口老龄化冲击下我国养老金的统筹账户将给财政造成巨大负担。建议实施延迟退休年龄,国有股划拨,机关事业单位改革等多种措施以缓解压力。(6月14日《经济参考报》)

    近年来,社会各界对养老金缺口的关注越来越多,然而,有关养老金缺口的数字满天飞,让人难辨真假。2006年,人保部负责人称当时的养老金缺口是 2.5万亿元;社科院学者估算,截至 2010 年底我国养老金缺口为1.7万亿元。这是过去已经形成缺口的数字。

    还有很多预测数字。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项怀诚引用世界银行报告指出,2001年到2075年间养老金收支缺口将高达9.15万亿元。人民大学研究表明,1997年到2033年期间产生约8万亿元的养老金债务总额。

    这些矛盾的数字让人一头雾水。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多年前人保部负责人披露的缺口就高达2.5万亿元,而如今却统计显示,截至2011年年末结余 1.9万亿元。难道说,这几年养老基金进账大增而支出大减?

    在各种研究机构放大养老金缺口的同时,人保部的数据却显示,不仅没有缺口反而还有结余。那么,究竟该相信2010年底缺口为1.7万亿元、2013年缺口为18.3万亿元,还是该相信人保部的结余数字?换言之,公众是该为中国的养老问题操心,还是相信人保部所说的“不存在养老金缺口”——不用去操心?【详细

  • 近八成网民反对延迟领取养老金

    据人民网报道:6月5日,人社部“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的表态引起社会普遍关注,2012年6月6日,人民网推出《人社部拟适时建议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您怎么看?》的调查。一日内22053人参与,其中78.5%网友表示反对。

    目前,体力劳动者普遍认为提高退休年龄会使自己延迟享受退休金而利益受损,尤其是年轻人担心提高退休年龄会加剧本已严峻的就业形势。调查中仅有10.6%人支持提高退休年龄,这部分人主要是知识分子及女干部,他们认为平均寿命延长,养老金缺口大,此举将保障两性公平视角下自身的权益。另有8.6%持中立态度,认为应该根据自愿来选择是否延长。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张车伟副所长指出,延迟退休会加剧劳动力供过于求的矛盾。目前中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数超过1.1亿人,每年大约有300万左右的人退休,占城镇单位就业人员的3%。但每年新增就业机会只有1000万左右,如果提高退休年龄,就占去机会的30%。【详细

  • 人社部称拟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

    6月5日,人社部就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集中答复网友时明确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该部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

    人社部称,退休年龄的调整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经济政策,涉及人口结构、人力资源供求、代际关系、社会保障基金平衡等多方面因素。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以及人均寿命的不断延长,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应该说是一种必然趋势。

    人社部提出,对于延长企业职工退休年龄问题,还存在不同看法和意见。有观点认为,延长退休年龄利于进一步开发人力资源,增加退休后收入;也有利于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基金的收支平衡。也有观点认为,当前我国就业形势总体仍供大于求,延长退休年龄,可能会挤压岗位供给,进一步加剧就业紧张形势。

    目前,人社部正在对退休及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问题进行深入研究,将在总结国内外一些做法和经验的基础上,立足于中国国情,结合养老保险制度的不断完善和就业形势的发展变化科学论证,随着社会共识逐步增多,在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基础上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详细

“延迟退休”争议表明,改革如没有公正公平,引发口水、板砖乱飞,实属正常和必然。当下而言,确保公平比改革本身更重要。“延迟退休”也正是如此。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