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期
幼儿园何以成人生第一道大闸

放眼全国大城市,无处不是爷爷奶奶昼夜苦排队的景象。 如果排队能获得学位,抽签能被录取,那算是天下第一公平了。更多的潜规则是:你想认捐赞助费,没有门路一切免谈;你以为孩子天真无邪可塑性强,可幼儿园统统在面试;你以为名额不少,却都给幼儿园早教班提前一年占了位。

在局外人来看, 会认为是家长望子成龙才让资源这么紧张,让幼儿园奇货可居。不就是个幼儿园——让孩子吃喝玩睡的地方,为什么在市场经济的今天,还公开上演那种凭票买猪肉的计划经济呢?

然而残酷的现实昭示出一个贫富对立的演化规律, 这就是从幼儿园开始,人群就要走向“高下贵贱”之分。 能进入名牌幼儿园的, 家长背景必须够好。 相应的,公办名园的资源要比普通园强势。 这样“出品”的幼儿园学生,必然有更多优渥的条件和资格继续升学。

每一步都要跑到前面去,既是孩子努力形成的,也是由背后的名校推动的。 学校名牌,进而孩子也跟着名牌。

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对孩子教育如同儒家文化一样深厚, 步步讲等级,处处要达标。 那种自由自在、不拘一格、不求攀比、不认权威的教育理念,根本就无处生根。“读书第一”的教育传统、工业社会的指标生存、市场规律的嫌贫爱富,三大力量合一,裹挟了所有当代中国人。 幼儿园当然就顺应这种历史与潮流,担当人生的第一道拦河大坝了。

这就是当今工业化社会 “指标文明”——不断创造指标和满足指标,好学校和好学生由此而来。 如此教育生产流程会杜绝白痴,会充实人生,当然也会消灭一些特殊的天才。 但全社会要的就是一种万无一失的“人生输送带”,并确信这是成才唯一途径。 无论是幼儿园还是小学中学,都是如此制造。 人应有的内涵式教化,化为投入产出的计分教育, 就像许多地方政府为追求 GDP 数值高而争抢大项目一样毫无区别。

“入学难”不是“就业难”,后者市场可以解决,而如果政府把读书问题也放给市场调节,必然乱象丛生。【详细

“名校”是教育畸形的“胎儿”

望女成凤,望子成龙。每一位家长都有这样的初衷,这个无可厚非。面对众多家长对于“名校”的追逐,以及所引发的诸多社会问题,教育部门要深刻反省。有的学校成了百姓心中的“名校”;有的学校成了社会的“烂摊子”。“名校”可以成就孩子的未来,家长想着法把孩子往里送;“烂摊子”自然也就成了“误人子弟”的学校,家长多“绕道”而行。虽然会有不菲的“赞助费”,家长嘴里叫着苦、心里喊着怨,还是在焦虑中趋之若鹜。不能不说,教育质量好与不好的差异;学校“名校”与否的差异,对于家长的心态;对于孩子的心态;对于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已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名校”的教育质量值得推崇。教书育人,为国家、为社会培养人才,是为首要任务。但是,从近几年“名校”在社会上的影响看,一种教育的功利问题,真的不应该忽视。谁的孩子在某某“名校”读书,谁就有高人一等的感觉。包括在“名校”里的孩子,也好像鹤立鸡群,不一般反响。而不能进入“名校”的家长和孩子,心里的感受上,也就自然落差很大,甚者还有可能抱怨社会的不公。就广州义务教育阶段而言,择校比例控制在10%以内。可想而知,一般百姓想进入这10%的“名校”份额之中,结果肯定是天方夜谭了。

“名校”的产生和存在,还有一个现实弊端,就是会产生教育乱收费,甚至滋生一些权钱交易的腐败现象。 今年2月,国家教育部等部门出台“八条措施”明确提出,要制止跨区域招生和收费的行为。但实际操作中的捐资助学费,时常冠以“自愿”的虚头。从几千到几万,再到十几万的捐助费,在我国北京、广州等多地已经司空见惯。周瑜打黄盖式的捐助费,应该是国家令行难止另类尴尬。作为校方,用自己的实力搞点额外收入,又可以多培养一些学生,当然两全其美;作为家长,能让孩子进入“名校”,当然在所不惜。投资孩子,就是投资未来。有这种甲方乙方的心态,国家法令不被架空才怪。【详细

择校生“增生”,只有利益没有公平

近两年来,广州的中考,不少学校的择校分数线远远超过公费生分数线,这种“倒挂”越来越严重,去年 26 所示范性高中,就有22 所出现“倒挂”,令人吃惊。当时笔者已一再呼吁立即取消高中招生的“公办择校”。

但现实却是,今年的择校生招生计划反而增加了!据称,这是希望缓解分数“倒挂”现象,而且“多一些择校生名额,外地户籍的孩子就会多一些机会”云云。用增加择校生来缓解“择校线远超公费线”的现象,完全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说辞!

这些示范性高中都是公立学校,是用纳税人的钱来建设和运作的,对于考试录取的学生而言,应把公平体现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上。如果公办高中的学位也另列“公办择校”的名堂,在考试录取的同时附加“缴交择校费”的条件,这对成绩处于相同水平的贫穷家庭考生是不公平的。就算工薪家庭的子弟愿支付昂贵的择校费也不公平,因为许多考生是第一志愿报公费生,若考不上,再以下一档学校的择校生作为保底,结果往往是拿着超过下一档学校公费线的成绩,却被其录为择校生,“增加择校生名额”可能让人产生“公费生更少”的预期、更加误导他们“以择校生为保底”,何来公平?

其实,解决“倒挂”的最好办法,是按批次和考生志愿,实行平行志愿“顺序录取”!而不是倒过来增加择校生的名额,用“最后一名择校生的成绩低于最后一名公费生的成绩”,来掩盖大部分择校生成绩高于公费线的事实!

当然,增加择校生,作为职能部门可筹得一笔不菲的办学费用,作为学校可在计划的公费生之外,揽到更多的“第一志愿落榜”但成绩优秀的考生。这才是如此多公办高中增加择校生名额的真正原因:既敛财,又拢人,让那些想博一博(而以择校保底)的考生去做“冤大头”!

至于增加择校生可以让“外地户籍的孩子会多一些机会”,你只要查一查择校生里的最后几名,就知道他们多数是本地户籍的孩子!

再说了,若真想给外地孩子多一点机会,教育部门就应列明条件,外地孩子若符合条件,就让他们和本地学生一样参加考试,而不是将他们列为“择校生”,成绩再好也要多出钱才能入读。

择校生这个“怪物”,这个教育部门也承诺要逐步减少直至取消的怪物,却藉着“缓解分数倒挂”之名,得以在公办高中的招生计划里再度“增生”,这是否说明某些制定计划的人眼里只有利益、没有公平?详细

追根溯源:是谁将户籍逼进公厕?

有关系的找门路,没关系的找出路,排队、报名、面试、投“简历”挤得满头大汗——这不仅是广州市中小学招生的火爆场面,也几乎是全国大中城市家长在“招生季”的一场辛酸比拼。我们无意指责欲罢不能的家长,因为名校的起跑线就在那里。当然,譬如将户籍挂靠在公厕上,也会存在户籍部门的权力滥用,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点在于:择校已经变成了学校与家长之间“猫和老鼠”的游戏,而倡导教育均衡发展的政策,却总在作振臂喊口号的围观者。

今年2月,教育部等部门出台“八条措施”明确提出,要制止义务教育阶段跨区域招生和收费的行为,确保就近入学的新生占绝大多数,非正常跨区域招生比例高于10%的要制订专项计划,3年内减少到10%以内。在义务教育阶段就近入学的政策之下,学生家长几乎绞尽脑汁寻找政策的漏洞,名校为甄别报名学生身份也可谓“机关算尽”——双方之间的较量,结果是让学校充当了堵住择校的“先锋官”。

择校之所以热,当然缘于教育发展的不均衡。于是,从国家层面到地方,均不乏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实施方案。以广东省为例,2009年即出台了《关于推进广东省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实施意见》。就此,我们想追问的是,是不是出台了相关实施意见就算万事大吉?从今年广州市火爆的择校潮来看,实施意见虽出台三年有余,却不过是“海市蜃楼”,未见实效。是以,需要进一步追问的是,面对无可阻挡的择校热,相关疏导方案是否在频繁调整?

这或许就是当前诸多大中城市的现实:择校热的诱因找得很准,相关调整方案恢弘气度,落到现实却力不从心,但又不做必要的细化和调整,只描摹了一番愿景图在远处绚丽展开。为择校热降温,需要的绝非名校千方百计地“堵”,而是政策千思万量地“疏”。一定程度上,只有政策像学生家长一般绞尽脑汁去均衡教育资源,择校热才不会愈演愈烈。

任何一座城市的名校,都会有其历史渊源,归根结底,是曾经举全市之力重点打造的结果。既然如此,现在一刀切要求其在地段内招生,对地段外的学生也是不公平的。这种不公,既需要对名校优质资源进行部分转移交流,也需要在更高一层的升学考试中,通过分配给普通学校更多的招生名额来平衡。详细

  • 为查"空挂户"抽查三年水电费单

    12 日开始,广州市各小学开始一年级新生报名。早上8 时不到,市内多间小学门口都出现等候报名的长队。记者了解到,由于小学择校比例今年严控在10%,公校择校生名额收紧,择校费传言有涨。

    今年越秀区小学招生特别强调“空挂户”不属于地段生。原因是尽管近几年人口出生率下降,但不少名校在接受新生报名后,发现“摸底”与真正地段内户籍适龄儿童数有差距,学位数远远不能满足地段需要。例如去年某省一级小学发现,前来报名的一个孩子户籍的门牌号,竟然是公共厕所的位置。

    12 日记者看到, 家长陈女士愁眉苦脸地走出某省一级小学。上前打听,才知道原来学校要她提供这三年内家里的水电费单(每年任选一月即可), “估计学校就想查查我们是不是这里的常住户,但这也太刁钻了吧,明明有房产证可以证明是地段生,为什么要拿这些无关紧要的单据来证明? ”陈女士很头疼,因为她不知怎么才能找到这些水电费单,之前没想过水电费单会跟小孩入学联系起来。

    据介绍,对于报名时冒出来的“地段生”,学校会逐个甄别身份,比如在晚上家访,看看户籍地址内是不是有孩子常住的痕迹。学籍由区统一管理,小学在上报拟录取名单后,区教育行政部门还会进行审核,把不符合地段生条件的名单刷下来,进行统筹。

    择校比例降到10%想择校将更难

    按照广州在2010 年初已由市教育局与各区教育局以及市属中小学签订“军令状”,利用三年时间逐步降低择校生比例, 今年是降到10%以内,多间名校校长也表示将严控这个比例,由此可见今年择校更难了。

    12 日在某名校门口, 有家长悄悄告诉记者:“我听说,择校的都不是在这两天报名,他们提前已经拿过号了。”

    有家长反映,今年有的名校的择校费已经比去年涨了2 万元。省一级小学的捐资助学费起码要6 万元左右,且未必所有愿意交这笔钱的家长都能让孩子入读心仪学校。不过关于择校费的说法并未得到相关学校证实。

    甚至有学校表示今年不收择校生了。12 日,在小北路小学校门前的公示上,记者发现该校今年招收8 个班,比去年少2 个班。记者碰到一位咨询完毕的家长谢女士, 她的孩子是非地段生。

    她告诉记者,她家就住在附近,所以希望能够在小北路小学入学。“但是学校说不要择校生,”这让该家长手足无措。详细

  • 为上名校户口挂公厕

    昨天是全市小学统一报名的第一天。不少心急的家长扎堆在上午带孩子报名,至少一些小学门口出现了家长报名的“人龙”,一些热门学校更是有家长提早两天开始守候。有家长认为,学校的安排应该更加人性化,如给排队的家长发预约号,到正式开始报名时到学校面试即可。

    今年,广州义务教育阶段择校比例要控制在10%以内,择校比往年会更加困难,有的家长带着孩子一上午奔波三间公办学校,希望能增加录取机会。还有名校严查以择校为目的的“空挂户”,在报名的家长中抽查过去三年内的水电费单,以了解该住宅是否常住。

    广东省政府督学、广州市教研室综合部主任李伟成介绍,只要是真正的符合人户一致等条件的地段生,就不需担心,不一定非得挤在报名第一天的上午排队。因为学校每年在招生前,会从派出所拿到户籍在附近地段的适龄儿童名单,对照地段内适龄儿童人数与学位数,也就是俗称的“摸底”,并且以此为依据看是否需要划分、调整地段。“每年一些学校都有人排队,可能是有‘黄牛’放出学位‘先到先得’的消息,趁机赚取‘排队费’。”

    李伟成透露,尽管近几年人口出生率下降,但不少名校在接受新生报名后,发现“摸底”与真正地段内户籍适龄儿童数有差距,学位数远远不能满足地段需要,如去年东风路上某省一级小学就多出了100多人。而这100多人其实都是有“水分”的。“水分”就是指人户分离、空挂户等人户不一致的情况,某省一级小学有一年甚至发现,前来报名的一个孩子户籍的门牌号原来是一个公厕。

    “这些其实是一些关系户通过户籍部门,把户口空挂到名校地段内,达到择校的目的。”详细

  • 广州学位房“凶猛”

    随着5 月12 日至14 日2012 年小学新生开始报名,关于“学位房”的传言正在坊间发酵。今年广州小学择校生比例降为10%,更有传言称,广州未来将取消择校生。这似乎意味着本已“疯狂”的天价学位房还没有退烧的迹象。而对于一年又一年“家有学童初长成”的70 后新生代家长来说,当他们终于通过自己的奋斗在城市买房扎根、结婚生子后,为了孩子,他们不得不在城市经历又一次“漂泊”。为了孩子,他们不得不再次站在个人有形财富与无形财富较量的竞技场。详细

入园难、上学难、择校等现象,根本原因是教育投入不足、资源配置不均衡,久而久之,导致优质学位稀缺、难以满足需求,教育发展严重失衡。但如今的教育政策依然未能纠正之。如此,真不知道:教育均衡、公平上学的梦想何时才能照进现实!?

更多>>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