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工作师:不是只要有同情心 就能做好这份工作

来源:新快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4-12-17 17:04

  ■本报记者廖琼(左一)跟随社工危更平(左二)在宝汉直街走访,调研非裔人士在小北的生存状况。

  记者朋友圈

微言大道·倾听基层的声音③

记者眼

相比其他行业,社工算是一份理想大于现实的工作:工资不算高,晋升空间当然有,但能带来的经济层面的提升还无法与其他行业相提并论。在我们这里,社工是一份不折不扣的新生工种。也正因为如此,这份本身实践占比就很高的工作几乎是用脚走出来的。他们行走在基层,比一般人更接近底层人士。在某种程度上,社工是政府和民众沟通的平台之一。他们也擅长整合手头上的社会资源,为所服务社区的公众的利益奔走——这看起来像是一种无私奉献,但社工危更平说:“社工不是雷锋,也不是救世主,而是专业人士。”

■策划:林波 陈琦钿

■采写:新快报记者 廖琼

■摄影:新快报记者 孙毅

为移居外国人服务,让他们与原住民和谐相处也是社工工作

地铁小北站D出口,一名带孩子的非洲裔妇女被卡在了地铁出口处,她怀里的孩子约莫两岁大,另外一个大孩子约八九岁,已经快她一步走出了闸机。从这个情况看,显然是因为这位母亲并不知道大孩子已经需要买票,母子三人只买了一张地铁票。做母亲的有点惊慌失措,不停和儿子用母语交流着。

危更平下意识地停下来,用英文向这名非洲裔妇女询问情况,并用手指着不远处的工作人员,示意她去寻求帮助。不过,这位女子应该也听不懂英文。突然,她的大儿子冒出一句流利标准的普通话:“是找哪位工作人员?”我们哑然失笑。

得到危更平的确认之后,小男孩又用母语告诉了母亲,顺利补票之后,母子三人一起离开了。

这样的“路见不平”,尤其对方是外国人的话,危更平几乎是出自本能会“拔刀相助”。因为她的本职工作就是干这个。危更平,新家园社会服务中心社工,从业四年多,最近一年负责非裔人士聚居的宝汉直街的移居人士(外国人)服务项目。

外展工作就是闲聊?了解他们的处境,拉近彼此的距离

沿路都有不少人尤其是非裔面孔和危更平打招呼,她也一路不断停下来与对方交谈。“这是有技巧的,拉家常的过程中了解他们的处境,拉近彼此的距离,最终目的是寻找出他们的‘首领’,这是我们在日常外展工作的核心任务。”危更平解释。

卖衣服的何姐和危更平招呼了一声。何姐为人热心,由于做生意和非裔人士打的交道也多,还是来中心学英文的积极分子。危更平说,何姐算是她的“线人”,可以帮忙传达一些需要帮助的非裔人口的讯息。何姐的参与让危更平也很高兴,毕竟,让本土居民如何和外来移居人士和谐共处也是她的服务内容之一。

负责宝汉直街的工作以来,危更平接到过的外裔人士最常见求助是:护照丢了,不知道怎么办。

危更平回忆,曾经有一个几内亚人加了她的微信,告知自己护照丢了,已经逾期逗留一个月。“我能做的,首先是告知在中国遇到护照丢失常见的处理流程,再说明依据目前中国的法律,逾期滞留可能产生的后果。”这些后果包括缴纳罚款或遣送回国。

危更平最终与这名几内亚人失联了。这种事常有,危更平说,有时候也会充满无力感。

急需高素质人才加入,却给不起高薪的“尴尬工种”——

“如果只是奔着钱,这是一份不太容易坚持的工作”

从危更平的日常工作上看,第一印象必然是“好人好事”,但危更平严肃地说,并不是只有同情心就可以做好这份工作。

“我们不谈同情心,而是同理心。社工的工作就是要搭建一个政府和社区居民沟通交流的平台,从居民的利益出发,做一些可以引导政策方向的报告。那种认为社工是雷锋的想法,是不对的,也不利于社工的健康发展。总体而言,社工是专业人士,为弱势群体和社区用专业知识做专业的事,就是我们的工作内容。”危更平说。

据危更平介绍,做社工的基本要求很简单,性格开朗、懂得倾听等,但实打实的专业素养才是“硬件”:懂得如何链接社会资源帮助有需要的弱势群体。这是一项急需高素质人才加入的工作,但目前的教育以及薪酬水平和这个工种的实际需求距离甚远。

危更平是大学本科社工专业出身,她坦言,毕业首年,她在老家湖南并没有找到对口的工作,“当年在校读书的时候,即便是大学社工专业的老师,真正有实践经验的也并没有几个。”

一般情况下,本科毕业、取得助理社会工作师职业资格证的社工起步薪酬在3500元左右,但后期的工资提升空间并不大。做到主任级别,税前工资基本为6000多元。“如果纯粹只是奔着钱,这似乎是一份不太容易坚持的工作。”危更平说,大学同班同学38人,毕业四年来从事社工行业至今的,包括她在内只有5人,大多以女性为主。

“相比男性,女性更较容易对别人产生同理心,亦容易取得别人的信任,而且可能养家的责任没那么重。”她无奈地说。

廖琼

入职新快报五年,《Hi广州》记者

记者来到西村的新家园社会服务中心,跟随危姑娘体验社工生活。

10:00

整个上午,危姑娘都在处理“国际移民日”的“微笑行动”活动志愿者的档案工作,此外还有回复各种邮件,相当枯燥乏味。现在终于可以到宝汉直街去做外展工作了!

13:00

在小北地铁D出口偶遇不懂买票规则被拦住的非裔母子三人。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后,危姑娘给了会说中文的小朋友自己的名片,希望以后可以保持联系。

13:15

在宝汉直街一家餐厅吃午饭,很多非裔人士在此聚餐。吃完后,危姑娘坚持AA,说这也是社工的职业操守之一。

13:30

结束在宝汉直街的外展工作,返回中心。

16:30

他们的时代

直至五年前,社工才拥有职业资格

2009年,社会工作师成为新的职业资格,《全国助理社会工作师、社会工作师职业水平考试大纲》获国家人事部审定通过,这意味着社会工作者首次被纳入国家专业技术人员范畴。目前,社工资格认证有国家助理社会工作师、社会工作师以及高级社会工作师的三个等级的国家资格认证。据广州社工协会官方网站的统计信息显示,广州目前登记在册的社工有5033名。

我们去宝汉直街做外展的时候,正好遇上相关部门在严打“三非”人员,街头增派了巡逻的特警。“他们做了他们该做的事,很好!”一位在宝汉直街采购的非裔人士这样告诉危更平。

工作时间越长,危更平自觉身份颇有点敏感,“我们听居民的声音,也同时听政府的声音,度在哪里,这需要把握得很好。”

编辑:何平
对《社会工作师:不是只要有同情心 就能做好这份工作》表态
对《社会工作师:不是只要有同情心 就能做好这份工作》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