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称中国中产阶级趋于年轻化 缺乏安全感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时间: 2009-11-27 08:20:22 

中新网11月26日电香港大公报26日刊发评论文章指出,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被世界赋予了填补美国内需空白、拯救世界经济的厚望,甚至还被视为决定中国未来发展路线“最重要的力量”。但事实表明,西方的感觉是错的。

文章说,正当金融危机让全球中产阶级的含金量急速下降的时候,中国却加速向“世界

大奢侈品市场”称号靠拢。虽然“中产阶级”这个词目前在全球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和界定指标,但无论如何中国的中产阶层与美国中产阶级的富裕生活不可同日而语。

“热议”突然多起来

进入10月以来,西方有关对中国中产阶级的议论突然多了起来。10月20日,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在做出“最庞大群体”的预测时说,新兴市场投资者对中国的个人消费寄予期望。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网站也刊登了布鲁金斯学会学者的题为“奥巴马的中国之行:与中产阶级结成关系”的文章,认为从长期来看,决定中国发展路线的各种力量中,没有任何一支力量会比中国中产阶级的兴起更重要。中国正从较贫困的发展中国家转变为一个中产阶级国家,这可能会对中国生活的方方面面产生广泛影响。在所有美中之间存在的问题中,一个越来越多样性和多元化的中国中产阶级,可能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不仅如此,美国的布鲁金斯学会、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等智库和机构都在长期关注和跟踪中国中产阶级群体的发展。他们认为,尽管对中国中产阶级的定义有许多不同的看法,但共识是中国中产阶级的确存在,而且以非常快的速度发展。近年来,西方一些机构出版了许多关于中国中产阶级的预测性报告,如美国麦肯锡公司在2006年推出的报告就预言,中国2009年将有1亿中产阶级,占中国城市人口的45%,而2025年,这一数字将达到5.2亿至6.12亿,超过中国城市人口的76%。此外,其它西方公司,包括美林、汇丰、万事达、德意志银行等的研究团队,也都做过类似乐观的预测。

“年轻化”是个特点

有西方研究机构认为,一个典型的中国中产家庭是人均可支配年收入在2400到1.6万美元之间,目前约有7500万至8000万中国家庭符合这一标准。以一家三口计,则中国中产阶级在2亿到2.5亿人之间。中国中产阶级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年轻化,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年轻,人们往往在三四十岁就成了中产阶级,80%的中国中产有自己的房子,1/3的中产阶级家庭有车,其余人都想买车。他们重视教育,特别是人文社会教育。他们热爱国内国际旅游。他们有股票,但股票只占他们财富的10%,其余财富则是他们的房子和现金储蓄。中国中产阶级以饮红酒为时尚,消费追求品牌,就连400美元一双的皮鞋也很好卖。

然而,“美国之音”网站曾撰文说,中国的所谓中产阶层其实并不确定。被视为消费中坚的中产阶层正面临尴尬,在房贷和通胀压力以及经济下行造成的心理压力下,中国的中产阶级更多抱持观望保守的消费态度。

文章认为,事实上,西方用自身的价值观来套用中国的情况本身就是非常片面的。尽管西方瞄准中国中等收入者在拉动经济增长和消费提升方面的巨大潜力,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但中国的现实情况是并没有一个西方特定的所谓中产阶级,只能说中国是存在着中等收入者或者中等收入阶层。处于萌芽期的中国中产阶级之所以正在被寄予厚望,随着美国失业率的上升和储蓄率的上升,全世界都希望中国消费者能填补美国留下的需求真空,促进经济复苏。

这个阶层很脆弱

在美国,有人将年收入在10万到20万美元的家庭归入中产阶级行列。在2008年的总统大选中,奥巴马承诺不向年收入25万美元以下的美国中产阶级增税。按这个标准,美国中产阶级至少占人口的95%以上。譬如,有一栋位于郊外的独立屋,两三个孩子,一条狗,一年至少有两到三星期的带薪假期在国内国外旅游,是很多美国中产阶级共有的特点。

文章说,在英国媒体和中学的教学文案中,中产阶级除了财富,还要具备两个主要特征──优雅、休闲。相比之下,中国的中产阶级有些粗放、有些辛劳,还有些张扬并缺乏安全感,对社会进步和道德建设方面的推动力不足。考虑到美国中产阶级生活方式在环境方面所付出的巨大代价,中国应该实施有力的政策,确保其中产阶级形成更具可持续性的生活方式。随着中等收入者规模的扩大,财富的增加,对这一群体的引导也要提高。如果财富增加只是意味着占有的社会资源和公共权力的增长,那么这些中等收入者很有可能成为社会新的不稳定因素。

文章指出,正如美国国务院曾希望俄罗斯的中产阶级能在俄罗斯的政治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一样,中国的中产阶级也曾被美国寄予厚望。事实上,西方对中国所谓的中产阶级抱有政治上的期望是非常不靠谱的。过去一百多年,在西方社会发生的几次民主化浪潮中,根本看不到中产阶级的影子。况且中国的中等收入者不是一个独立存在的阶层,而是渗透、分散在各个阶层与行业之中,如知识化的工人、办企业的农民等,他们所拥有的价值体系是西方很难理解的。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姚国会)

(编辑:剑明)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