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报价查询

如何看待美对华定位调整 不宜简单以 捧杀 视之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表时间: 2009-11-23 08:28:06 

对于美国对华定位的这种调整,我们不宜简单以“捧杀”视之。

奥巴马走了,关于他的对华政策的讨论却远未停息。

从年初美国战略界提出“两国集团”,到奥巴马上任后两国政府定调的“致力于建设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再到9月底美国副国务卿斯坦伯格“战略保障”的新说法以及此次奥
巴马访华期间两国公布的洋洋洒洒六千余字的《中美联合声明》,一路看下来,奥巴马政府对华政策的思路、脉络已经显示得比较清楚:即美国承认并愿意接纳中国崛起,中国需要在全球和地区问题上配合美国,至少不要跟美国对着干。奥巴马政府把中国定位在一个新高度上:中美关系的重心,从两国的双边层次移动到了地区和全球层次。

读一读《中美联合声明》,五部分的声明里有一个谈双边问题、一个谈战略互信,三个谈全球和地区问题。这种趋势当然并非始自今日,布什政府也非常重视中美关系中的地区和全球意义。但是,由于奥巴马的民主党政府对全球议程——例如气候、能源、核裁军——的强调远远超过布什的共和党政府,因此,美国在这些问题上对中国的需求也远高过共和党政府,对中国在这些问题上可能不配合美国的焦虑感也远高过共和党政府。顺理成章地,中国在这些问题上面临的来自美方的压力也将远高于过去。

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何《中美联合声明》对中美关系的定位又有了新的发展。《联合声明》首先重复了年初两国就定位所达成的共识:“双方重申致力于建设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紧接着《联合声明》又提出了新的说法:“并将采取切实行动稳步建立应对共同挑战的伙伴关系。”

“应对共同挑战的伙伴关系”,呼应着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今年的亚洲政策讲话——“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应对世界上的挑战”。这一提法也呼应着副国务卿斯坦伯格有关“战略保障”的讲话——“考虑到中国的实力与影响力日益增强,我们尤为迫切地需要与中国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声明》强调要“采取切实行动”,意在显示奥巴马政府也许并非像看上去那样耐心。

毫无疑问,中国在奥巴马政府对外政策中定位的提高,反映了中国崛起这一现实。重振中国的国际地位、为世界作出更多的贡献,本来也是近代以来一代代中国人的梦想。从这个意义上说,中美关系的这一新的高度给我们带来的首先是新的机遇。对于美国对华定位的这种调整,我们不宜简单以“捧杀”视之。美国对新兴国家采取一种相对比较包容、开放的战略,既符合美国自己的长远发展利益,也是美国作为霸权国与过去传统霸权国的一个重要区别,符合美国的战略特性。如果美国不接纳中国崛起,我们说“遏制”;美国接纳中国崛起,我们又说“捧杀”,那实际上反映的只是我们自己的受害者心态。

但是,新高度又确确实实给中美关系带来了新的难度。

这种难度一方面在于,美国给中国开列的责任清单,是美国单方面开出的。中国要承担国际责任,但不是为美国承担责任,更不是配合美国。这个道理容易讲,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果美国的期待是不切实际、不合理的,我们怎样表述自己。我们的立场不仅需要符合我们自己的利益,而且要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所接受。例如在伊朗核问题上,就需要考虑国际不扩散机制的严肃性、伊朗的正当权利、中国的能源利益、美欧国家和阿拉伯国家的态度等等。在这个方面,有前瞻性、战略性、全局性的研究工作就非常重要。片面强调某部分利益、某些国家的观点,终将造成战略短视。

另一方面,中美关系的重心在向全球和地区层次“上移”,可是与此同时,中美两国在双边领域又存在严重的不信任。中国担心美国利用台湾、西藏、人权等问题,反对美国对我内政的干涉;美国担心中国国家政权的性质、军事现代化的目标等等。这就构成了中美关系独一无二的特殊性:两国的合作是如此重要、如此密切,但两国又缺乏足够稳固的战略互信基础。这正是《中美联合声明》会有一个第二部分——“建立和深化双边战略互信”的原因所在。战略互信的不足,实际上也是中美在全球和地区事务层面上很多问题的源头之一。建立战略互信绝非一朝一夕可以达成,因此,谨慎地管理这个根基有欠牢固的关系就十分重要。 (达巍)

(编辑:紫颢)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