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报价查询

顽抗还是起义南宁护商大队面临艰难抉择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 2009-07-20 15:47:17 

白崇禧20万部队南撤,国民党军政要员云集南宁企图固守;解放军乘胜追击进入广西,一路势如破竹

《南宁晚报》记者 陈蕾

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经过近三年的鏖战,先后取得了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胜利

,迎来突破长江千里防线,解放全中国的绝佳时机。迫于战局,国民党将武汉作为“隔江而治”战略防线的重要据点,由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禧亲自坐镇指挥。

1949年4月下旬,解放军先锋部队在孝感、花园、大悟等地重创国民党部队。面对形势的重大变化,国民党国防部作出所有兵力都撤出长江以北的决定,令白崇禧撤出武汉。随后,白崇禧制定撤退计划,命令20多万人的部队沿粤汉铁路和武(昌)长(沙)公路南撤。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陈建昭对于父亲陈培元的印象始终是模糊而生疏的,唯独记得父亲总是很忙很忙,常常早出晚归。直到44岁那年,陈建昭进入南宁市工商联合会工作,他才渐渐意识到父亲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还是一个令人尊敬的爱国民主人士。

新旧变革形势紧张

内心矛盾巨商外迁

陈培元生于福建省永定县上洋村,17岁那年从广州统计学校毕业后便与同乡来到广西南宁创业。1949年春,刚过而立之年的陈培元已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且被推选为南宁商会常务理事和百货业公会理事长。

然而身处解放前夕的南宁,陈培元始终觉得不踏实。和所有的工商业者一样,一方面对国民党当局的腐败无能失去信心,渴望解放军的到来能够改变现状,另一方面因为国民党的反动宣传,而对共产党存有忧虑,害怕因为自己是有产者而遭到严厉的处罚。

1949年8月,国民党节节败退,当时的南宁社会混乱。南宁商会筹集资金组建了一支200余人的武装护商大队,各工商户运输货物时可以付费雇请护商队派兵护送。

全副武装的护商大队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至少能够保障商人们的财产安全。可惜这种安全仅仅是表面现象,人心不稳才是最大的威胁。1949年10月底,广西省府、桂林绥靖公署、广西保安司令部等部门相继撤到南宁,国民党的军政要员云集此地,企图固守顽抗。眼见局势紧张,部分巨商大户携带家产前往香港和海外,而一些规模较大的工商企业,纷纷采取疏散财产的办法,关门休业或是缩减资金。

“大盐商洽谈生意”

商会理事消疑虑

1949年11月,解放军南下进入广西,势如破竹。国民党要员相继逃亡香港,他们的残兵败将也跟着撤离南宁。陈培元决心举家迁移,但是一位盐商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

身着英国呢子大衣,说话彬彬有礼,广东盐商阮洪川的出场颇有派头,很容易让人相信他只是一个来南宁洽谈生意的富商。实际上,阮洪川的身份并不简单。

早在1949年9月下旬,中共粤桂边区党委为加强对南宁地下党组织的领导,委派几名共产党员前往南宁与当地党组织一起发动群众,共同做好护城迎军的工作,避免南宁市在解放前夕和解放时陷入混乱状态。伪装成盐商的阮洪川正是中共十万山区地委特派员、中共南宁市工委书记。

阮洪川向陈培元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宣传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作为南宁商会常务理事和百货业公会理事长的陈培元心中的戒备和疑虑渐渐被欣喜和振奋代替,最终彻底打消了离市赴港的计划,同意留下参加解放南宁的护城迎军工作。

传单警告信撒全市

城内残敌自乱阵脚

1949年11月22日,南下大军解放桂林,24日,白崇禧飞抵南宁布置部队南撤,命令华中军政长官公署直属部队及南宁附近一带的主力部队火速从钦州、北海逃到海南岛。

当时,南宁城内除了国民党330师、内政部警察总队和白崇禧的华中长官公署工兵团及其他溃败逃到南宁的国民党正规军约万余人外,南宁本地还有警察局、护商大队、民团等地方武装和遍及全城的青洪帮等黑社会组织。其中,护商大队长杨震伟即是集官、商和黑社会背景于一身的人物。他的头衔除了护商大队队长之外,还包括南宁警察局刑侦队长、邕宁县自卫队队长……而他最有权利也是最响亮的名号便是青帮帮主和洪帮忠义堂帮主。

此后的5天,一万多份《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向全国进军的命令》等传单悄然出现在南宁市的大街小巷。有的夹进公文、放进商品中寄出;有的趁黑夜张贴到街头、从高层建筑撒下;有的用小弹弓夹上传单,打进有关人员家里。

同时,300多封以“中共十万山区邕扶绥灵特派员兼南宁市工委书记阮洪川”的名义发给特务和反动军头目的警告信,以及向各界民主人士发出的统战信仿佛无声的炸弹引爆。各种传言开始四处流散,老百姓们纷纷猜测共产党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国民党也开始自乱阵脚。

地下党组织掌局面

我军和平解放南宁

1949年12月2日,在地下党的布置下,已经接受投诚或起义的护商大队和警察局等武装人员开始日夜分批乘车在市区内巡逻,维持治安。护商大队表面上是由南宁商会筹资组建的保护商人的队伍,但是这支武装只听令一个核心人物———队长杨震伟。假如杨震伟含有二心,后果肯定不堪设想。虽然陈培元对此重重顾虑,但还是主动加入了护商大队,警戒商业中心路口,并张贴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标语,随时准备迎接解放军进城。

1949年12月4日上午,南宁机场最后撤退的几架敌机用机关炮轰击汽油库,机场上一片火海。等候渡江逃跑的数百辆装满物资的大卡车,一辆接着一辆从凌铁村渡口沿着桃源路、中山路一直摆到兴宁路,更有从邕宾公路溃退下来的散兵游勇络绎不绝地涌进南宁,紧张气氛到达顶点。

下午6时,驻扎在南宁的国民党46军330师仓皇南逃,而留在南宁市区的国民党军警,基本上已经处在地下党组织控制之下。护商大队队长杨震伟也被地下党领导人阮洪川说服,答应率领护商大队全队武装人员起义,陈培元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晚上10时许,解放军顺利进入南宁,没有发生战斗,没有发生骚乱。

  

(编辑:左左)

> 相关阅读